• 第94章 还知道疼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20本章字数:3020字

    她猜,如果这时候靳亦霆提出让她当几个月的情人,怕也一口答应了。

    就在温心犹豫着该不该伸手的时候,车停了。

    她长吁一口气。

    靳BOSS则表示,一路上没吃到豆腐,灰常的不满。

    到了警局,顾队长亲自给靳亦霆做笔录,可他又恢复到高冷沉默状态,不急急,不配合,不说话。

    女警花差点没敢说,他嗓子挺好的,中气十足。

    司翰作为靳亦霆的律师,全权负责他的发言代表。

    称述如下:

    “警官,我和我的当事人是来救我们的朋友温小姐,她和她的儿子被人绑架了,之前我的妻子已经报了警。刚才这里发生了一场殊死搏斗。”司翰脸不红心不跳的,信誓旦旦的道,“我当事人接受过良好教育,当然不会知法犯法,这把枪是从另一名歹徒手里抢来的。至于打在匪徒身上的两枪,我当事人的行为纯粹属于正当防卫。”

    听了司翰的解释,温心竟无言以对。

    顾队长的脸色不大好,厉色道:“司律师,恐怕你当事人是防卫过当吧。”

    “是不是防卫过当,顾队长可不能妄下结论,法官那边会宣判的。”

    “……”

    二人唇枪舌剑,争锋相对,靳亦霆这个当事人完全不在状态。

    温心含含糊糊地做了笔录,因为怕牵扯到靳亦霆杀人的事,推脱于当时太混乱,受到惊吓,没看清楚。

    所以警察的调查结果基本和司翰呈现给大家的情况一致。

    “走吧。”

    “哎,等等……我们去哪?”

    靳亦霆一把拽起温心,旁若无人的拉着走。

    “先生,我,我们还没做完笔录——”女警花很是无奈的道,前辈的忠告言犹在耳,她没敢大声。

    顾队长阴沉着一张俊脸,怒吼道:“太嚣张了!赶快拦住他!”

    他已经忍了靳亦霆很一路了!

    他咬牙切齿的道:“我才不管你在E市是什么身份,到了警局,你就是嫌疑人,就该听我的!”

    队长发火了!

    威力丝毫不亚于台风过境。

    所有大厅里的警员为之一振。

    说实话,温心有被吓到。

    客观分析,靳亦霆确实有过分的地方,最起码应该协助配合调查吧。她停下脚步,很是厚道的扯了扯他的衣角。

    靳亦霆侧眸,不以为然的道:“没事,跟我走。”

    “拦住他!”顾队长咆哮的声音从后面呼啸而来,整个大厅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氛围。

    两名就近的警员犹豫了一下,拔枪相向,拦住二人的去路。

    这事可闹大发了!温心不禁蹙眉,露出几分忧色。

    “谁敢拦我?”靳亦霆眸光犀利地扫过去,加之原本身材高大,气势夺人,二警员不约而同的瑟缩了一下。

    顾队长听到这几个挑衅的字眼,腾地火气就勾上来,气势汹汹地靠近靳亦霆,一边走,一边把腰间的配枪拔了出来。

    “住手!”

    一声大喝,打破了原本紧张的气氛,更添几分悬疑。

    “副局长。”有人恭恭敬敬地喊道。

    副局长来了?看见一张熟悉的脸孔,司翰松了一口气,刚刚他的心可是跳得很快哪,亦霆和顾队长的脾气都是吓屎人的,万一不小心擦枪走火,在警察局闹了事,可真要为难死他了。

    “你们一个个的都把枪给放下,成何体统!怎么能如此无礼的对待靳总裁呢!”

    副局长非常严肃地指着警员们,几个人在他的训斥下,惭愧地收好了枪,只有顾队长一个,架着手枪,纹丝不动。

    温心悄悄的瞥了一眼,差点没笑出声来,副局长的形象真的是……用一个形容词来形容,应该是平易近人吧。

    脸颊肉墩墩,脑门高高,发型俗称地中海,肚子与小腹也是也极有肉感。他训斥下属的时候,非但不严肃,还颇具喜感。

    从副局长刚才的态度中,温心就知道靳亦霆的靠山非他莫属。而且,人家分明是上赶着巴结。

    “副局长,他是嫌疑犯。”顾队长据理力争的道。

    “顾非凡,我命令你马上把枪放下,立刻回去写五百字的检讨给我。”副局长再度拔高了音量,厉色斥道。

    在众人听来,有点不分青红皂白。

    副局长要的是什么,他要的是绝对的下级服从上级的命令,顾非凡如果敢违抗他的命令,那将是对他身为副局长权威的挑衅。

    “是,副局长。”

    良久,顾非凡收回了枪,只见他全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脸上的表情臭臭的,拉得比驴还长,最后,还朝靳亦霆深深地瞪了一眼。

    那什么眼神?

    怀恨在心?

    人民警察应该不至于吧。

    可靳亦霆,丝毫的不以为然,连余光都懒得搭理。

    这人真是心宽体胖,无所畏惧。

    “靳总裁怎么可能会是嫌疑犯呢,这个案子,你们一定要好好的查,仔细的查!”副局长见一个个伸长了脖子,训斥道,“还围着做什么,干活去!”

    这么一来,众人迅速的各就各位,装作十分忙碌的样子。

    “靳总裁,您受惊了。”

    副局长的前后态度,可真叫派若两人,泾渭分明。

    这一刻温心只想说,靳亦霆没受惊,她受惊了。

    “副局长,谢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慢走。”

    ……

    副局长恭恭敬敬地将二人送走,面上笑容尽散,重新换上了严厉的表情。

    底下几个小警员悄悄议论。

    “什么情况,这个靳总裁什么来头,连副局长见了他都点头哈腰的?”

    “你不知道吧,就连顾队也不知道,过来,我悄悄跟你说,如果靳亦霆单单是个举足轻重的商人,还不至于,最关键的,他上面有人。”

    “哪个上面?”

    “……”

    警局外,司翰匆匆追了上来,“你们去哪?”

    “医院。”简单明了。

    “去医院干嘛?”温心心里嘀咕,难不成因为我小小的膝盖的一点伤?她忙补充道,“不用了,我随便去药店买点药水就成。”

    靳亦霆眸光幽深地望着她,“朗朗在医院。”

    什么?

    十分钟之后,温心焦急的赶到医院。

    差点把朗朗给忘了,她直想敲自己的脑袋!

    她在护士站询问了情况后,迫不及待地找到病房,喘得极快的呼吸轻轻地舒缓了下,才推门进入。

    焦躁的心忽然安定了,她发现朗朗已经睡着了,包括陪在病床旁的冯媛也呼呼大睡,嘴角还挂着可疑的液体。

    幸好,他没事。

    小家伙睡的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长长的睫毛安好的垂着。

    他当时就昏迷了,所以那些可怕的绑架画面,狰狞的劫匪,……,所有的一切,都没有看到。

    那样最好,小孩子不该有那种可怕的经历。

    “朗朗,妈妈以后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视线。”她柔柔地抓住朗朗的小手,说话带着几分哽噎,眼眶里也湿湿的。

    温心这边窸窸窣窣的,冯媛愣是没醒。

    靳亦霆举步走到病房,黑眸在温心的膝盖上一扫,原本深色的裤子上隐约露出了里面泛着血迹的嫩肉,眼神立即变得浓黑起来,辨不清息怒。

    温心本来好端端的陪着朗朗,身体突然腾空了,她正要惊叫,发现抱住自己的人是靳亦霆。

    于是,她压低了嗓门,小声的道:“你干什么?”

    靳亦霆不语,一副别人欠他几百万的表情,两道眉毛绷得紧紧的,漂亮的唇瓣亦是紧抿着。

    他在生气?

    温心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在警局的时候,他明明好好的,这男人,变脸比翻书还快!

    出了病房,靳亦霆依旧横抱着她,没放下。

    周围有不少的护士和医生,以及过路的病人,总之走廊上都是人,大家都看着呢。

    温心窘,挣扎着道:“快把我放下来。”

    真素的,能不能别老这么挑逗我,动不动的又是公主抱,强吻,暧昧贴身,……

    她承认,她实在是禁不住这种诱惑,红果果的勾引。

    靳亦霆却充耳不闻,依旧大步走着,深色自如地穿梭走廊之间。

    然后,温心就更没勇气说了,只得涨红着脸,埋入靳亦霆的胸膛里。

    “哇,那个男的好帅啊!”

    “不知道女的长得怎么样?”

    “……”

    她就知道,有靳亦霆经过的地方,一丈之内必现花痴。

    温心森森地觉得,没有看见我的脸就成。

    最后,靳亦霆把她抱到了一张床上坐下,她的脚刚要落地,就被对方以一种长辈般的语句警告道:“别动!”

    别说,她还真听话的没动了。

    温心啊温心,你到底是怎么了,你原来不是挺能说会道的,对他叽叽喳喳,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么,怎么现在反而变成了乖顺的小白兔了。

    不行,这个节奏绝对是错误的。

    可回过神来的时候,温心发现靳亦霆拿着剪刀,正小心翼翼地把她右裤脚给剪开。

    原来他要给她上药啊!

    温心恍然大悟,可是,上药就上药,为毛板着脸,对她生气啊!

    “疼……”

    靳亦霆突然用酒精擦拭伤口,温心没忍住,皱着眉,不小心就喊出来了。

    他抬头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沉声道:“还知道疼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