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章 温瑶大婚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20本章字数:3022字

    朗朗的幼儿园没着落,现在反正不急了,因为放暑假,母子俩难得进入了米虫的生活。

    基本上是吃穿不愁,衣食无忧,每天早上都有人会送货上门提供一切,事无巨细,导致温心有一种被包了的赶脚。

    自从那天羊肉串摊子分别后,温心没有再见过靳亦霆,倒是徐恒来过几次,她没好意思问,尽管有好几次话到了嘴边仍旧吞了回去,总觉得自己的身份太尴尬,不合适。

    她越来越不理解靳亦霆了,难道他真的大发善心,做纯公益了?因为她明显的态度变化,反而又让他觉得太过无趣?

    原来男人真的是犯贱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得到的就会弃之如敝?

    或者说,她比靳亦霆更犯贱。

    一瞬间,温心变得患得患失,她想让自己清醒点,但感觉思想这东西变了,很难回到最初的心如止水。

    ……

    某天,她接到了温锦涛的电话。

    说起电话,她太佩服徐恒,或者说是靳亦霆,在她连续掉了两部手机后,第三部手机,依旧是原来的号码。

    “后天是你妹妹的结婚典礼,你能不能来参加?”电话里,温锦涛的声音明显停顿了。

    因为温心也停顿住了,自从发生了上次季家别墅里的事,和父亲温锦涛的隔膜更明显了,父女俩心里各自别扭。

    “不来的话也没关系,爸爸不想你为难……”温锦涛欲言又止的,这姐妹俩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就你们两个孩子,不希望你们姐妹俩因为一个男人而老死不相往来……”

    “爸,你难道不怕我搅局吗?”温心想,温瑶大抵是不愿意看到她的,她们两个是话不投机半句多,想看两相厌。

    “心心,我知道你还在怪瑶瑶,她已经知道错了,她很希望你能真心祝福她和启昊。”

    “好,我想想。”

    温心挂了电话,心里则在思考一个问题,她和温瑶绝对不是因为一个男人,一个凌启昊而交恶的好么,也许是骨子里分别留着两个女人的血液,恰恰她们双方都继承了母亲这边的思想观点行为,所以注定没有办法共处。

    她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

    大喜的日子,温瑶总不会特地挖个陷阱陷害她,没有人会愚蠢到这地步!顶多也就是跟她炫耀炫耀吧。

    温心确实将这事放在了心上,因而辗转了两个晚上都耿耿于怀的纠结,她本人就是一个矛盾的大综合体,每天晚上都要为困扰她的事弄得辗转难眠,却在极困之时呼呼大睡,矛盾着矛盾着就睡着了,雷打不动。

    有时候,朗朗得花好长时间把妈妈给叫醒了。

    “妈妈,我们今天要去哪?”温心给小家伙换了一身帅气衬衫牛仔裤,中间还附带一个讨喜可爱的红色蝴蝶结。

    年纪虽小,胜在聪明。

    这熊孩子早就看出来了,平时妈妈喜欢给他理个时下比较流行的蘑菇头,每每重要日子了,她则会把小朋友留得很长的刘海给梳的一丝不苟,全弄在脑后,像个小绅士一样,显得脸有些肉肉的,大眼清澈可爱。

    “我们去参加一个婚礼。”

    “谁要结婚了啊?”

    “是凌叔叔和你温瑶阿姨。”

    小家伙一听名字,就瘪着嘴,不高兴了。那个凌叔叔,分明对妈妈不怀好意,眼睛也瞧着色迷迷的。

    拜托,色迷迷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一般来说,长相猥琐的人看美女,无论你笑或不笑,随便眨个眼睛,都叫色迷迷。而长相帅气好看的男人呢,一笑迷倒一大片,那叫潇洒风流,有亲和力。

    朗朗继续反驳:那个阿姨比叔叔还不如,她嫉妒妈妈比她长得漂亮。

    温心莞尔,热情的在朗朗吹弹可破的小脸蛋亲吻了一口,说道:儿子,妈妈不得不从承认,你的审美观是正确的。

    继续保持!

    “妈妈,我可以不去吗?”朗朗眼底居然露出怯怯的表情。

    “为什么啊?”

    “朗朗不喜欢他们。”

    耿直BOY犹豫着,又担心妈妈会责怪,低着头道。其实温心自个儿的心情和朗朗是一样的,除了温锦涛之外,对其他的人,能避则避吧。

    当真避无可避之时,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朗朗,即便我们再不喜欢一个人,总会有那么些时候是必须面对的。”温心其实是说给自己听的。

    朗朗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麻麻说的好深奥。

    理解不理解啥的,母子俩准备妥当,出发去参加婚礼。

    靳氏大楼。

    靳亦霆一丝不苟地坐在办公桌前,批阅文件。

    “扣扣”敲门声响起。

    “进来。”

    徐恒轻手轻脚的走近,将一张红色的请帖放在了桌子上,“BOSS,凌天集团送来的,上午十点的婚礼,要去吗?”

    凌天集团?

    本在埋头的靳亦霆眸光一滞,依稀可见深邃的眸光下覆着一层淡淡的淤青。

    徐恒跟在他身边多年,一般大事小事公事私事都区分得井井有条,深得他心,凌天集团和靳氏谈不上多少交情,按理说靳氏不必纡尊降贵,所以靳亦霆几乎是下意识地猜到,今天怕是温瑶和凌启昊的婚期。

    他唇角微勾,有意思。

    随即问:“温心呢?”

    “BOSS,我正想和你汇报,温心小姐已经去了。”

    那个女人会去,意料之中,靳亦霆一脸了然。

    “BOSS,十点有个会议……”徐恒欲言又止。

    “半个小时内开完。”靳亦霆略微沉吟了下,道。

    徐恒捏一把汗,BOSS大人您老金口一开,底下各区域各部门的管理人员可得重新规划和删减内容……偌大的一项工程,关键是一会汇报工作的时候,普通话的语速得加快。

    “有问题吗?”靳亦霆见他表情略显异样,声音定定的问,

    “没问题。”

    BOSS就是这种人,明明是难为人的活计,偏生还让人装出欣然的态度来,徐恒有一种内伤的感觉。

    他告诉自己:有些事,习惯了,就好。

    ……

    温瑶和凌启昊的婚礼是典型的草坪婚礼,彩色的气球,鲜花,蕾丝,绿色的草坪,……,有蓝天,白云,金色的阳光微醺,将现场照耀的浪漫,温馨,仿若一个花的海洋。

    不得不说,连温心看了都好心动的赶脚。

    曾几何时,青葱年少,她也曾幻想过,和初恋的婚礼是怎样的画面,随着希望的破灭,现实的摧残,渐渐地失去少女的憧憬与情怀,生命里全剩下孩子与生活。

    “哟,温心姐姐,还有你可爱的儿子也来了。”唐丽莎风姿绰约笑容满面的打招呼,胸口低得现场也没谁了。

    一来就碰到倒胃口的,温心真心懒得理睬,可唐丽莎的脸皮偏偏就是做到了无人能及的地步。

    朗朗的记性很好,一眼就辨认出了这个讨厌的女人。

    “阿姨,我看到有一颗虫子从沟里爬进去了。”小家伙指了指唐丽莎胸口的位置,一本正经的道,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全是天真与清澈。

    唐丽莎闻言,花容失色地低头,往自己的丰满处不断地拨弄,着实有几分好笑。

    温心直接把小家伙个拉走了,这种少儿不宜的画面实在是太污了,只不过丝毫不妨碍男人们贪婪的目光,恨不得一双眼睛贴上去,女人们大都掩嘴嘲笑,忍俊不禁。

    温心:谁让你丫那么丰满的,怕是连虫子都闻到香味了。

    “看什么看,滚开!”唐丽莎恼羞成怒地骂道,该死的,她好端端的淑女形象就这么毁了!

    都是那个死小孩!

    话说,这颗小虫子到底钻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找不到啊……不行,她得马上去洗个澡,太恶心了。

    上流社会的女人大抵一样,养尊处优,娇生惯养,看到一点点小虫子蟑螂的,吓得屁滚尿流,形象全无。

    走远了,小家伙咯咯的笑着,眼中狡黠的道:“嘻嘻,妈妈,其实刚刚我是骗那个阿姨的。”

    “骗她的?”温心哭笑不得,这孩子说谎话可是一点不穿帮,忍俊不禁的教育道,“朗朗,以后可不许胡闹了,下不为例。”

    “我知道了,妈妈。”

    小家伙却没半点被训斥的失落,反而心情非常好,兴致高昂。

    这是调皮捣蛋后的逆反心里么。

    说实话,看着唐丽莎出丑,温心挺解气的。

    温锦涛和王美琴盛装出席,胸前分别两簇鲜花抢眼,笑容满面地迎客。王美琴一看见温心,下巴抬得高高的,之后就正眼不带瞧的。

    宝宝心里那个气啊!

    凭什么一个带着私生子的女人,能够攀上季氏和靳氏,两个年轻钻石王老五围着她团团转,这个继女能不能别老是出来晃她的眼,破坏瑶瑶的婚礼。

    真是想不通,瑶瑶怎么突然改变主意,让温心来参加,本来她和锦涛都已经决定好了……

    “温太,不好了……”

    突然,温瑶的小秘书同时也是她的伴娘,慌慌张张的跑过来。

    “大喜的日子,乌鸦嘴!”王美琴拉下脸来,训斥道。小姑娘心里那个委屈啊,其实吧,她是运气不好,撞到了王美琴的枪口上,当了温心的替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