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9章 算破坏婚礼吗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20本章字数:3026字

    男人转过视线,眸光复杂,重复了一遍:“启昊是我的妹夫,温心妹妹,你真的不记得我吗?”

    “是你……”

    温心像是被电触到了似的,猛地脖子一缩,记忆中一张男孩的脸孔有些模糊,却是真真切切存在的,他是王美琴和前夫的儿子,是温瑶同母异父的哥哥,叫什么她真的忘了。

    她和他见过,很小的时候,那时,看上去挺斯文腼腆的,话也少,王美琴是个狠得下心的,怕她爸爸心里有疙瘩,没过几天就把他送到了国外念书,再后来,她就没有见过了,从初中起,高中,大学都是寄宿学校,即便对方回来过,她遇到的可能性很小,如果不是今天温瑶的婚礼,她绝对把这号人给忘了。

    比起温心,心情最复杂的莫过于凌启昊,他涨着一张铁青的脸,铆着一股劲,进退不得,寸步难安。

    “启昊,你怎么还不去?”他压低了声音,刚才两人的对话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虽然对温瑶这个同母异父的妹妹谈不上感情,但怎么地回国了总要给亲妈奉上一点见面礼。

    “大哥,我不能跟瑶瑶结婚,我想通了,我真正爱的人是——”凌启昊鼓足了勇气,他不想继续懦弱下去,他要向全世界宣布,他受够责任与义务的束缚,他要跟着自己的心走。

    但是,他的话说了一半就被人半是嘲讽半是粗暴的打断掉。

    “今天有许多媒体朋友在场,最近凌天的股票不大稳定,几个股东嚷嚷着撤资,这个节骨眼上要是出了负面的丑闻……或者你想让温心站在大众舆论的风口浪尖上,破坏妹妹的婚礼,勾引自己的妹夫……啧啧,凌启昊,难道你想看到的是这个结果?”

    他始终像是一个局外人一般,分析着整个大盘的局面与行事,侃侃而谈,“最关键的是,你在一厢情愿,她有说过,愿意为了你所谓的伟大无私的爱而蒙受罪名吗?”

    男人允自按上凌启昊的肩膀,隐约感觉到份量极重,是肩上的力量,更是因为那番话,将他刚刚萌发上来的一丝希翼与幻想,打击得支离破碎。

    凌启昊的脸色在一瞬间苍白到了极点,身体的力量抽空了似的,他此刻有多么痛恨自己,大哥说的没错,他真是一个小丑般的存在,对待感情,拿不起,放不下。他没有能力魄力,无法像靳亦霆或者季允臣那样任性地自作主张。

    为什么?

    为什么要逼他做出选择?

    他真的能抛弃凌天集团么,没有凌天,没有继承人的身份,他什么都不是。

    看着凌启昊痛苦的模样,温心不好再苛责什么,竟觉得他有些悲哀,可怜。

    但是,事先申明,她并不赞同凌启昊疯狂的行为,也不会因为同情而心生怜悯,只是单纯得还顾念着大学时代的情谊。

    “启昊,继续你的婚礼吧,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至少给彼此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温心自觉自己仁至义尽,回国后,凌启昊多次纠缠,她给过他很多机会。

    若他要一意孤行,她真的只有破罐子破摔,先下手为强额,彻底撇清关系了。

    凌启昊深深地望了温心一眼,仿佛要将她刻进记忆深处似的,最后,他转过身,身子不知何时,变得无比僵硬,一寸一寸的仿佛抽空了血液,从此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他做出选择了。

    从前的迷茫与不舍,只是因为他的心不够狠。

    凌启昊离开后,温心也准备离开了。

    如果可以,她真想把朗朗揣上,直接离开。

    可面前王美琴的前夫儿子却是直挺挺地挡住她的脚步,她走哪,他挡哪,一个大男人居然无聊到这种程度,也是够够了。

    “你想干什么?”接二连三的,温心抬起头,瞪着一双不耐的眼睛。

    “我帮了你,难道温心小姐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恩人?”

    “谢谢。”有那么点不情不愿,温心不是是非不分的人,可是刚才他说话真的忒难听了,什么破坏婚礼,勾引妹夫?她从头到脚都是受害者的形象好不好,被人莫须有的诽谤,太不好受了。

    “太见外了吧,我们毕竟是一家人。”

    温心默默的后悔:谁跟你丫是一家人,别装得那么熟好么。

    一家人?她绝对有理由相信,此人居心不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一个肚子里出来的,心理能好的哪里去。

    温心不予置否,转身就走。

    “记住,我叫王洋。”

    他在远处不轻不重的说道,温心却听得很清楚。王洋?一个和韩国欧巴的外表没有半点相像感觉的名字,却朗朗上口。

    微微调整了心态,温心重新走回了现场。

    谁都可以任性,今天的她不可以,她必须等到婚礼结束后,最起码等到朗朗小花童的任务完成了。

    宾客差不多到齐了,婚礼现场响起了特有的优美抒情音乐,绿色的草坪只之上,宾客们自发地或站或坐地分成两边,留出一条绿色的康庄大道,正前方是鲜花铺就的高台,高台上除了司仪,还有偌大的投影屏幕,正放映着男女主角温馨浪漫的婚纱照。

    凌启昊就站在高台下,木然地站立着。

    为了预防万一,温心杵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凌启昊的背影绷得直直的,想来王洋的话确实说到了点子上,所以他才会放弃。

    这个时候,婚礼进行曲响起,将气氛推向了隆重的最高潮。

    “请新娘入场。”司仪甜美的嗓音不失大声。

    紧接着温瑶出现了,今天的她无疑是美丽的,洁白的婚纱,熠熠生光的钻石将她装点得如童话里的公主,她的表情是满足的,羞涩的,充满期待的,等了那么多年,温瑶终于得偿所愿了。

    她由着温锦涛的搀扶一步步走向自己所爱的男人身边。

    温心直勾勾地看着,她竟不由自主地心生嫉妒,没错,她是嫉妒温瑶的。温瑶可以光明正大的在所有人面前,接受大家的祝福,嫁给自己喜欢深爱的男人,即便凌启昊出了点状况。

    可她呢,如此盛大隆重的婚礼,对她而言是一种奢望。

    朗朗和另一个小女孩在一边托着婚纱长长的尾端,一边撒花。

    只是,小家伙脸上写明了不情愿,别别扭扭的,还真是拿他没办法。

    小孩子无法伪装内心真实的感觉,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

    一到达目的地,大功告成,朗朗便探头探脑地四处搜索温心的人影。

    婚礼么,大家懂得,司仪总喜欢废话连篇,当然那是对宾客而言的,对男女主角而言,肯定觉得挺优美动听的。

    “下面,我为大家播放一组新娘特别制作的,与新郎相恋五周年的特辑照片。”司仪一边说,一边在电脑里插U盘。

    事实上,没有几个人会把视线挪到那种无聊的照片之上。

    直到底下发出一阵阵倒抽凉气的声音,本场的主人公温瑶和凌启昊才意识到什么不对劲。

    “这照片上的人不对啊,跟新娘子不像么!”

    “怎么回事?”

    “跟凌公子穿着情侣装的,不是温家的大小姐,温心吗?前一阵子,和季家公子传绯闻的那个,样子都没怎么变!”

    “……”

    底下窸窸窣窣的一下子议论开了,尤其是某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比如唐丽莎,直接就嚷嚷:“哟,在妹妹的婚礼上,放姐姐和新郎的亲密照,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温家人和凌家人的脸色变得极度难看。

    温心睁圆了眼睛,差点没把眼珠子给瞪出来。这些照片——不是她和启昊大学里谈恋爱的时候的么,卧槽,不知道是谁偷拍的,各种角度,各种姿势,最后又出现一张拥吻的压轴照片,那真是要亮瞎人眼,精彩纷呈,劲爆至极哪!

    她是不是该庆幸,除了拥吻之外,和凌启昊再没有其他亲密的动作了,否则,岂不是死的很难看。

    “温心姐,你说你这是何苦呢,左右你身边已经有不少出色的男人围着转了,何必一定要来破坏自己妹妹的婚礼呢,我真是为瑶瑶有你这种恶毒的姐姐感到悲哀呢!”

    唐丽莎阴魂不散地拔高了音量,并且准确无误地走向了温心所在的方向,本来躲在人群中的温心彻底暴露了。

    这个女人是不是有千里眼啊,否则那么多宾客,怎么一下子找到了她,挑衅地盯着她看。

    不得不佩服她胡编乱造的功力,成功将人们的吸引力带到了她身上,温心感觉身体发热,面皮子也聒噪的慌,那一双双眼睛,虎视眈眈的,大有将她生吞活剥了之势。

    “温心,你这做姐姐的就太过分了,瑶瑶大喜的日子,你不要脸,我们还要面子呢!”王美琴毫不犹豫地指责道。

    温瑶更是噙着一双美丽的泫然欲泣的眸子,质问道:“姐姐,我没想到你竟如此恶毒,见不得我和启昊得到幸福!”

    “没想到她是这种女人!”

    “……”

    记者们则咔咔的拍照,议论纷纷的也很大声,生怕温心听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