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跟我回家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36本章字数:1028字

    靳睿并没有回答她的话,他还在气闷着她的不告而别,在他到医院扑空的时候,那股深深的失落感让他有些害怕,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

    因为身边的人并没有回答沫芸的问题,她只能沉默的靠在椅背上,警惕的看着前方。

    沫芸是一个曾经掌握了整个堂口的女人,若不是因为初到这个地方有些慌乱,断然也不会如同一个话唠一般去与一个陌生男人找话说,如今,他既然都不搭理自己,沫芸也就沉默了下去。

    “下车。”靳睿将车听到自己在外购买的小屋的停车场,对着身边的女人说道。转过头去,就看见已经一脸冷色,低着头在解着自己身上安全带的女人。

    “这样解的。”靳睿叹气,探过身去,将安全带解开,下车,走到她的那边,为她打开了车门。

    靳睿看着下车,穿着一身病号服的女人站在自己身边,那冷冷的脸上带着戒备的神色。

    “走吧,跟我回家。”靳睿转身向着电梯走去,还好这个女人跟在自己身后走来,虽然脸色有些冷。

    靳睿从包中掏出车钥匙来,在沫芸面前一甩,按上了电梯的按键。

    “这个东西是哪里来的?”沫芸只觉得眼前一到红光划过,自己常用的剑的剑穗居然在那钥匙上挂着,她到这个世界看到了许多奇奇怪怪的挂在身上或者包上的挂件,可是,那是自己亲手做的东西,断然不会认错。

    一个箭步上去,沫芸抓住靳睿抓着钥匙的手,将剑穗抓在手中,有些颤抖的看着剑穗尾端上那被硬拽下来的痕迹,轻轻的抚摸着,这样的剑穗她一共做了两个,她一个,他也有一个,自己这个常年挂在宝剑之上,只是不知道他的……

    想着,沫芸就有些黯然,如今他大概也已经进入轮回,自己还祈求着下辈子做她的唯一,如今看来,自己与他已经不知道相隔几凡,如何再续前缘。

    心中一阵悲戚,原本这就是为自己多造杀孽的惩罚,只是老天还未自己留有他,低下头,抚上还未见起伏的小腹。

    “捡的。”靳睿揉着疼痛的手腕,这个女人是怪力女么,这么大的力气,靳睿猛然想起刚刚那股子他无法掌控的巨力,让他差点反身摔地上了。

    揉着手腕嘟哝着要说什么,却在看着女人突然变得悲伤,靳睿变有些手足无措。

    “喂,你这是怎么了…….”靳睿才想问什么,沫芸却突然收起了悲伤,转身走进打开的电梯。

    靳睿摇了摇头走进电梯,电梯在几秒等待之后,关上了门。

    沫芸看着突然关起来的门,紧张的贴近了电梯壁,看着那光洁的电梯内映出的自己。

    “你定然是王侯将相之后,如此奢侈的铜镜居然能放在这个地方。”沫芸敲了敲电梯壁,电梯却在一顿之间停了下来,靳睿走出电梯,沫芸身在身后。

    她还想要搭理一下自己,这般回去,定然会见到他家中的长辈亦或者是家丁,如此的自己如何能登大雅之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