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靳轩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37本章字数:1092字

    这个时候靳睿也知道了,她所指的人居然是沙发上的三叔,可是三叔可独孤秋又有何种关系呢?

    难道两人长的很像?

    “小芸,我告诉过你了,他是我的三叔,命叫靳轩,我可以带你去公安局看看他的户籍,我绝对没有欺骗与你什么,只是除了你手中的长剑被我放了起来之外。”靳睿向着对面情绪激动的女人说道,想要乘机夺下她手中的长剑,可是他却一点把我也没有。

    “小睿,你们在干什么?”靳轩揉着疼痛的额从沙发上起身,却没想到,他居然看见如此让他心律失常的情节。

    一把明晃晃的长剑只在自己侄儿脖子上,那长剑,他认识,正是半月前小睿带来的长剑,可是现在为何会出现这个女孩子手中,而且,小睿什么时候认识这样的女孩的?

    “三叔,你先去休息,我一会告诉你。”靳睿对着坐在沙发上,作势要打电话的三叔说道,他可不希望因为这是进入局里。

    “刀剑无眼,小姑娘还是先将长剑收起来,这长剑是开过封的,见血封喉。”靳睿说着,准备站起身来,向着书房走去。

    “你站住,这件事情也与你有关,独孤秋,你别装了,就算你化成灰我也认识,你也别想否认,一个人与另外一个人相仿断然不可能连身上的痣都长的一模一样,你那脖子上的黑痣就是你不可磨灭的证据。”沫芸恨这个男人,每次都是,即便是被自己逮到了都要矢口否认,难道自己就真的如同江湖上传言的那般,是个杀人如麻的魔女,可是当初他为什么还要和自己在一起?

    沫芸越想越觉得伤心,原本压抑的悲伤仿佛全部爆发了一般,眼中的泪就那般留了下来。手中的长剑也有些颤抖。

    “小芸,你先将剑拿开,我们好好说,若是三叔真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我靳睿第一个不放过她。”半月的相处让靳睿对这个时而冷漠时而又带着小女人气息的女人所迷惑,早已经将她融入到了自己的生活之中,成为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现在突然听到三叔的‘欺骗’出口维护。

    “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叔侄两都不是好人,我…….”半句话还没说完,因为之前受伤并没有痊愈,再加上没有吃晚饭,有气急,沫芸一翻白眼晕了过去。

    靳睿看着突然翻过去白眼的女人,也不管还在脖子上的长剑,一个箭步上去,将即将倒下的女人楼如怀中以免她摔倒在地,对腹中胎儿产生不好的影响。

    靳轩上前,把了一下晕倒女子的脉搏,将原本想要将她送进医院的靳睿拦住。

    靳睿解下她手中的长剑,将人安置到客卧之后,与自己三叔到了书房之中,现在他们叔侄两有许多事情需要问清楚。

    “说吧,你和那个女人有什么关系,她腹中的孩子是不是你的?为何发生了这样的大事都不告诉家里人?”靳轩坐在茶座上率先开口,他虽然搞不懂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老是要说自己是什么独孤秋,可是刚刚他切脉之后,已经知道她有七个多月的身孕,而自己的侄子居然有这样的大事都没有传回老宅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