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0 要和我解除婚约?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9本章字数:2844字

    果然,车子重新停在了之前和梁宇凡会面的那一家私人俱乐部,顾青城停稳了车,直接拔了车钥匙下车。

    杨拂晓急忙跟下去,小碎步跟上顾青城的大步伐。

    上一次来的时候,只去了前面的健身馆和游泳馆,而这一次顾青城带着杨拂晓直接到了后面的一方开阔的天地,竟然是一个高尔夫球场,乘车到前面的一处坡地,自然看见了在一片翠绿色草坪上独自打球的梁宇凡。

    高尔夫场地车停下来,顾青城说:“看见梁宇凡了么?”

    杨拂晓点头:“看见了。”

    在财经报纸上,大部分的内容她都已经看过了,虽然有一些不知深浅的人漫无边际的推测,确实如大学讲师所说的,多看财经报道和新闻,是会增长一些商战中的经验,初入职场,更多的是要用耳朵听,用眼睛看,管住自己的嘴巴。

    顾青城带着一副墨镜,杨拂晓转头都看不清楚他脸上的神色。

    “你现在过去。”

    “我?”

    杨拂晓难以置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子,“我一个人么?”

    顾青城点头,顺手摘下了墨镜,“对,你一个人。”

    “可是,我跟梁先生根本就不熟啊……”

    顾青城打断杨拂晓的话:“你想要站在制高点上当管理,能保证你接触到的每个人都是你熟悉的朋友么?就算是朋友,人心叵测,你知道她有没有想着要怎么算计你么?你要来给我打工钱说的是要的是实践,我现在给你机会。”

    杨拂晓心头一颤。

    “是,顾先生,我明白了。”

    杨拂晓从车上开了车门下去,顾青城顺便丢给她一个鸭舌帽,说:“我到前面转一圈,回来接你。”

    高尔夫球场的场地车开走,在斜坡下的梁宇凡已经看见了从车上下来的杨拂晓。

    杨拂晓抬手把鸭舌帽戴在头上,调整了一个笑容,向梁宇凡走过去。

    虽然心里打鼓,不过心理素质过硬,脸上的表情应该是没有破绽的吧。

    “梁先生。”

    梁宇凡一笑:“杨小姐,今天的天气不错,你也来陪着顾总出来逛逛?怎么我听说今天顾总的航班,要回去的?”

    远处的球童给梁宇凡捡来了球,梁宇凡接过,在手中抛起,再接住。

    杨拂晓说:“原本是要回去的,但是飞机故障,所以当时的那一趟航班就取消了,索性便回来了。”

    “这一次准备入住到哪里?”梁宇凡把高尔夫球放下,走到一边换了一根白色的球杆,“上一次入住方达的酒店我都没有好好的尽地主之谊,这一次我一定亲自招待。”

    杨拂晓心里没谱了。

    这一次是她亲眼看着顾青城让方树去亚寰的酒店办的入住手续,根本就没有回方达,但是梁宇凡现在问起来,该怎么回答。

    杨拂晓笑了笑,上前一步,“这一次顾总并没有去方达,而是到了我们亚寰酒店。”

    她知道,既然梁宇凡现在这样问,就必定是调查过的,实话实说的好。

    梁宇凡正在调整着挥杆的角度,目光落在地面上的高尔夫球上,而余光却落在身侧站着的杨拂晓身上。

    “哦?这么说是对我的服务不满意的?”

    “当然不是对您的服务不满意,是对方达不满意,”一边的球童递过来水杯,杨拂晓上前一步帮忙拿了,复又走到梁宇凡身边,“您是梁宇凡,是在商业圈内标杆性的人物,您根本就不需要依托别人的产业,您本身就是一杆帆。”

    “哈哈哈。”

    梁宇凡爽朗地大笑,挥杆,高尔夫球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度,一只手接过杨拂晓手中的水杯,“小姑娘,那依你这么说,我既不需要在方达,自然也就不需要去顾总的MSC了。”

    “不,”杨拂晓说,“您是可以乘风的帆,但是也要有风,想要乘风破浪,就要有可以承载的船,这就和古代不得志的才子命中遇贵人是一样的,有抱负,也要有人赏识。”

    梁宇凡侧首看了杨拂晓一眼,杨拂晓坦然一笑。

    其实,杨拂晓这么说,也就是照搬了财经报道上的一句话,原本想要再加上一句方达董事会内部腐朽拒绝新生力量,但是转念一想,同在商业圈子里,这种话还是不要明面上说,更何况梁宇凡是敌是友还分不清楚。

    “杨小姐会打高尔夫么?”

    “会一点,但是不精。”

    对外,杨拂晓也算是杨家名门出身的千金,用餐礼仪、华尔兹和高尔夫,也都是和杨素素一样培养出来的,虽然她很不喜欢。

    杨拂晓又和梁宇凡说了一会儿话,打了一会儿球,心里已经祈盼了好几次顾青城快点来,听见后面有车子驶过的声音,杨拂晓急忙转脸。

    顾青城摘了墨镜,单手撑着车门从车上跳下来。

    杨拂晓松了一口气,迎上去,“顾先生。”

    顾青城捏了一下杨拂晓的手,无疑是触碰到她手掌心的汗,单手扣住她的腰,向前倾身虚虚的抱了她一下,脸颊相贴,做了一个吻面礼。

    杨拂晓一下子僵住了。

    彻彻底底的僵住了。

    刚刚被顾青城丢下一个人去应付梁宇凡都没有这么紧张,现在因为顾青城的一个吻,心跳加快,急促。

    她对于顾青城的感觉,在这一周相处下来,越发的强烈,强烈到她想要直接揪着他的衣领去质问他。

    杨拂晓转过脸去看顾青城,已经挑了一根球杆,和梁宇凡寒暄,仿佛刚才的吻面礼,也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礼节一样。

    她抿着发白的嘴唇,握了握手掌心,手心的汗已经被风干了,有些冷。

    …………

    从高尔夫球场回去,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杨拂晓觉得小腹有点坠痛,便到前面的茶餐厅叫了一杯热的红枣牛奶。

    回去的时候依旧是顾青城开车,杨拂晓有些昏昏欲睡,就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窝着。

    电话铃声响了。

    杨拂晓眯起眼睛,从身边的包里摸出手机来,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杨素素”的名字,接通了电话,“姐。”

    “你什么时候回来?”

    杨素素的语气带着莫名其妙的恶意,让杨拂晓听着就觉得不怎么舒服。

    “可能还要几天,我回去之前会给爸妈电话的。”

    “哼,你倒是出去游山玩水了,把担子往这边一撂下,你知道沈家每天都派人来家里催么?”

    杨拂晓这才想起,上一次放话出去“我就是想悔婚了”之后,深夜收拾了东西从杨家出来,第二天就跟着顾青城来了上海,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回去跟杨栋梁解释,现在杨家肯定都心惊胆战地怕她一去不复返。

    她笑了一声:“姐,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做人不要忘恩负义,上一次你说的话,我们都可以当没说过。”

    杨拂晓打断杨素素这样妄自尊大的话:“我就是想悔婚了怎么样?”

    在开车的顾青城直接偏头看了杨拂晓一眼,她转头看着车窗外,自然也就没有看见顾青城这么意味深长的一眼。

    “悔婚?!”杨素素的声音忽然尖利起来,“凭什么?你凭什么?这是小孩子过家家的,你想要悔婚就可以悔的么?那一亿三千万的聘礼谁来偿还?”

    杨拂晓觉得心里郁结,抬手就把电话给挂了。

    她现在唯一缺的就是钱,想要从杨家脱离出去需要钱,想要一个人找到立足之地生活下去也需要钱,想要解除掉和沈家的婚约还是需要钱。

    她把手机丢进包里,揉了揉眉心。

    “你想要和沈家解除婚约?”

    冷不丁听见顾青城的声音,杨拂晓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差点忘了,身边还坐着一只冷面狐狸。

    “呃,不是……”

    又是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杨拂晓的话。

    她从来都没有这样感谢过杨素素能够这样锲而不舍地给她打电话,接通电话直接就说:“姐,我是不是接触婚约的事情我们回去再说好么?”

    可是,电话里许久却都没有声音。

    “喂?”

    她发觉有点问题,将手机拿下来,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才发现是来自C市的一个陌生号码。

    再把手机搁在耳边,周遭很静,杨拂晓正犹豫着是不是要再开口问问是谁,听筒内传来了一个沉沉男音,好像是大提琴一般悠扬。

    “你的意思是,要和我解除婚约?”

    杨拂晓:“……”

    她顿时就明白了。

    这一次,跟她联系当传声筒的不是沈管家,不是杨栋梁,正是堂堂的沈家三少,和杨拂晓有婚约的那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