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莫名的妒嫉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44本章字数:3537字

    看着宋瑜成一直紧盯着自己,陆君颜娇艳的唇瓣,划过一抹讽诮的笑容。

    “宋大少,你准备一直这样的看着我吗?抱歉,我……”陆君颜的话还没有说完,口袋里的电话便响了起来。

    “起来,我要接电话。”

    用力的将宋瑜成推开,陆君颜拿起了口袋里的电话,看到上面的电话号码,陆君颜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宋瑜成清楚的看到了她的犹豫。是谁打来的?为什么让她这么的纠结?

    宋瑜成猜测之时,陆君颜已经接起了电话。

    “什么时候回来?”陆韦德冰冷的嗓音,透过电话,传到了陆君颜的耳边。

    听到陆韦德的声音,陆君颜的眉头越皱越紧。

    “下班我会准时回去的。”

    陆君颜淡淡的说道,对于陆韦德,她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觉。老公?怎么可能?一个gay而已,朋友?也不是,没有朋友之间的感情。

    或许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是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上吧。

    “我会去接你,等我。”说完这句话,陆韦德直接挂断了电话,没有多余的话语。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陆君颜收起了电话,当她意识到宋瑜成一直紧盯着自己的时候,那双碧波清澈的大眼睛里,立刻弥漫着一层戒备。

    “为什么要嫁给陆韦德那个老男人?他能够满足你?”想到陆韦德天天可以搂着这具娇体,宋瑜成便无法控制心底的那股愤怒的火焰。

    “为什么嫁给他?”

    陆君颜冷哼一声。

    “宋总,替我好好的谢谢你的妈妈,如果不是她,我怎么可能会嫁给一个可以做我爸爸的好老公呢?你告诉她,有时间,有机会的话,我会亲自去感谢她老人家的。”

    说完这句话,陆君颜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宋瑜成的办公室。

    感谢妈妈?陆君颜的话,让宋瑜成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难道妈妈在他们之间,充当着一个角色?

    看着陆君颜离去的背影,宋瑜成的眼底划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晚上下班,陆君颜准时的来到公司的门口,一眼便看到了陆韦德的车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陆君颜迈着沉重的步伐,向车子走去。

    “陆助手?”

    身后突然传来了宋瑜成低沉而又充满磁性的嗓音。

    “宋总,我已经下班了,我要回家和自己的老公,享受二人世界了。”

    老公?听到这个称呼,宋瑜成那张精致俊逸的脸颊上,立刻罩上了一层千年的寒冰之气。

    “你要做什么?”突然看到宋瑜成的手扣住了自己的手腕,陆君颜脸色大变,下意识的想要将他的手甩开,可是宋瑜成的手却越握越紧。

    “瑜成,她可是我的老婆。”陆韦德冰冷的嗓音,在两人的耳边响起。

    看着头顶微秃,挺着肚子的陆韦德,宋瑜成周身散发着一股寒气。

    “陆叔叔,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你是一个喜欢接收别人的女人的男人。”

    宋瑜成幽森恐怖的碜人的嗓音,冷冷的从他的薄唇中吐出。

    陆韦德的唇边划过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他不紧不慢的走到两人的面前,轻轻的将陆君颜搂在怀里。

    “这样的女人,才有滋味儿,不是吗?”

    陆韦德莞尔一笑,不咸不淡的说道。

    “陆助手,我需要你留下来加班。”

    看到陆韦德抱着陆君颜的亲密画面,宋瑜成恨不得立刻将他们分开。

    陆君颜微微一笑。

    “抱歉,宋总,我已经下班了。”说完,陆君颜侧过头,冲着陆韦德嫣然一笑。

    “老公,我们回家吧。”

    宋瑜成眼睁睁的看着陆韦德搂着陆君颜走向车子。

    该死

    看着两人离去的画面,宋瑜成发出了一声低咒,那张俊美的犹如妖孽的脸颊上,布满了愤怒的阴霾。

    坐上车的陆君颜,唇边划过一抹嘲讽的笑容,看着陆韦德不停的擦试着自己的手,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陆先生,我很确定,我的身体上没有任何的病菌,你确定要这样吗?”看着恨不得将自己的手擦掉一层皮的陆韦德,陆君颜感觉有些好笑。

    “你是女人。”陆韦德只说了这一句话,便立刻开车离开。

    废话,老娘我当然是女人。如果不是为了小轩,你以为老娘会和你这个不男不女的男人在一起?

    想到陆韦德那双对自己充满厌恶的眼神儿,陆君颜气的小脸儿一片愠怒。

    眼睁睁看着陆君颜与陆韦德离开的宋瑜成,一脸愠怒的回到了大宅。

    “瑜成,你可回来了,芸如已经等你好一会儿了。”

    看到儿子走进大厅,柳絮赶紧来到他的面前,直接将他拉到了韩芸如的面前。

    韩芸如在看到宋瑜成的时候,一脸的娇羞,那双妩媚多情的大眼睛,充满痴迷的看着宋瑜成。

    “我有些累,先回房间了。”

    心情郁闷的宋瑜成,并没有理会韩芸如,径自的走向楼上的房间。

    “伯母……”看到宋瑜成丝毫没有要理会自己的意思,韩芸如有些失落,撒娇的拉着柳絮的手臂。

    一直希望韩家和宋家联姻的柳絮,狭长的凤目微转。

    “瑜成有洗澡后喝咖啡的习惯,芸如,你可以送咖啡到他的房间。”

    听到柳絮的这句话,韩芸如羞涩的微垂眼帘。

    佣人很快的煮好了咖啡,韩芸如端着咖啡,来到了宋瑜成的房间。

    “瑜成,你在里面吗?”

    韩芸如轻轻的敲响了房门,可是里面却一直没有任何的回应,由于房门只是虚掩,韩芸如便直接推门走进了房间。

    他在洗澡?听到浴室里传来的水声,韩芸如一脸的兴奋,在将咖啡放到桌子上以后,便情不自禁的向浴室的方向走去。

    该死的女人,一定要在我的面前,和其他的男人亲亲我我吗?

    即使在洗澡,宋瑜成的眼前浮现的,也都是陆君颜与陆韦德搂抱的画面。

    “谁?”突然听到有人转动门把的声音,宋瑜成的黑瞳立刻危险的眯在一起,他快速的扯过旁边的浴巾,围在腰间。

    “瑜成,是……是我。”

    看到宋瑜成只围着一条浴巾,走出浴室,韩芸如吓了一跳,不过在看到他那毫无赘肉的身体时,韩芸如顿时有一种口干舌躁的感觉。

    “谁让你进来的?”

    宋瑜成的声音十分的冰冷,犹如一盆冷水,瞬间浇灭了韩芸如的一腔热情。

    “我……我是来给你送咖啡的。”

    韩芸如一脸的委屈。

    看到桌子上的咖啡,宋瑜成的眉头微皱。

    “出去吧。”

    虽然不甘心,可是为了在宋瑜成的面前留下优雅的形象,韩芸如还是走出了房间,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自己不及于一时。

    知道韩芸如今晚一定会留在大宅里住宿,宋瑜成直接拨打了欧阳晟的电话。

    “在家里等我,半个小时以后到。”

    不等欧阳晟说什么,宋瑜成已经挂断了电话。

    换好衣服的宋瑜成,一路以飞车的速度,赶到了欧阳晟所住的公寓。

    “宋大少,你这是在空虚,来我这里填充的吗?”欧阳晟开玩笑的看着脸色郁闷的宋瑜成。

    “她竟然当着我的面儿,和那个陆韦德搂搂抱抱。”

    宋瑜成冷声的说道。

    “她?”虽然宋瑜成没有提到名字,可是欧阳晟知道,能够让他情绪这么激动的,除了陆君颜,欧阳晟想不出其他的人。

    “瑜成,你不要忘记了,陆韦德是她的老公,难道和自己的老公亲热,需要征求你的同意吗?”

    虽然知道这个事实对于宋瑜成很残忍,可是欧阳晟还是说出了这件事情。

    “呯……”

    宋瑜成用力的将手中的酒杯摔在桌子上。

    “那个为了钱,可以出卖一切的女人,这一次我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看到宋瑜成此时的表情,欧阳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你舍得对一个曾经深爱过,现在又在诱惑你心的女人动手吗?”

    欧阳晟问道,眼前浮现出自己白天与陆君颜见面时的情景。

    “你说呢?”宋瑜成喝干杯里的红酒,挑起剑眉的他,唇边划过一抹邪魅的笑容,对付女人,一定要动手吗?

    为了避开韩芸如,宋瑜成直接留宿在欧阳晟的家里,第二天一早,直接开车去了公司。

    刚刚到公司门口,便看到陆君颜从公车上下来,这让宋瑜成眉头紧皱。

    为什么要做公交?陆家没有车子送她到公司?

    陆君颜,你到底有多少的秘密在隐瞒着我?

    陆君颜也没有想到,自己刚刚走到公司门口,便看到了宋瑜成,昨晚照顾了陆轩一夜的陆君颜,脸色有些憔悴,这样憔悴的脸色,却让宋瑜成误会。

    “陆助手,你和老公恩爱,我管不着,但是如果因为昨天晚上的疯狂,而影响到今天的工作,那么就不要怪我惩罚你。”

    昨晚的疯狂?听到这几个字,陆君颜立刻明白,宋瑜成误会了自己,不过她并没有想过要解释。

    “宋总,我和老公恩爱,是再天经地义的事情,如果你也想寻找夫妻之间的乐趣,你也可以立刻找个女人,娶她回家,至于你所说的工作,请你放心,我陆君颜能够坐在这个位置上,就没有想过,要被你惩罚。”

    说完这句话,陆君颜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公司。

    整个上午,陆君颜一直埋首在工作当中,看着费安妮丢到自己办公桌上的大堆资料,陆君颜便有一种头痛欲裂的感觉。

    “宋助手,你最好在中午用餐之前,将这些资料全部的输入到电脑里,不要让我们认为,你是一个中看不用的废物。”

    看着明显看自己不顺眼的费安妮,陆君颜微挑秀眉。

    “费小姐,这些资料有些已经是三四年前的资料了,你确定要让我全部看完?”

    “当然……”费安妮脸上露出了一抹妩媚的笑容。

    “陆助理,你可是总裁亲自挑选的,想必有过人之处,我也想知道,你的过人之处,表现在男人的床上,还是工作上。”

    费安妮双手环在胸前,唇边挂着冰冷的嘲讽。

    明知道这是费安妮对自己的侮辱,可是这一次,陆君颜却并没有生气,那张俏立粉嫩的小脸儿上,依旧挂着一抹甜美的笑容。

    “费总监交待的事情,我一定会尽快的完成。”

    陆君颜的妥协,让费安妮十分的满意。

    “记住自己的身份,不要做出有失身份的事情,以后离总裁远一点儿,不要用你的狐媚,去勾引总裁。”

    说完这句话,费安妮才转身离开。

    费安妮,姑奶奶和你的梁子,结定了,咱们走着瞧。

    看着费安妮离去的背影,陆君颜撅起的红唇,划过一抹危险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