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宋欣宜的挑衅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45本章字数:3180字

    感觉到宋瑜成的身体发生变化的陆君颜,不敢再轻易的动弹,生怕擦枪走火。

    我的妈呀,这可是随时会有人出现的海边啊。宋瑜成,你是疯了吗?

    陆君颜那双闪烁着愤怒火焰的黑瞳,狠狠的怒视在宋瑜成的身上。

    “女人,是你挑的火。”

    宋瑜成也是一脸的无奈,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一向自以为傲的自控力,在面对陆君颜的时候,竟然荡然无存。

    “你……你快起来啊,有人来了。”

    眼尖的看到了一对男女向自己的方向走来,陆君颜着急的想要将宋瑜成推开。

    “别动。”

    陆君颜的这个动作,就犹如火上浇油,让宋瑜成差点儿崩溃,低沉的嗓音中已经透出了没有得到释放的沙哑。

    老天,你杀了我吧。

    陆君颜羞涩的想要立刻找到地缝钻进去。

    过了好一会儿,宋瑜成的情绪才得到平静。

    “宋瑜成,你可以滚开了,不要让老娘将你踢飞。”

    陆君颜的耐性因为时间的推移而荡然无存,已经被压在地上有一段时间的她,小辣椒的本性瞬间被激发。

    看着陆君颜那已经抬起的右腿,宋瑜成聪明的从她的身上爬起来,他可不想因为这个小女人的一脚,而断子绝孙。

    “我准备接受陆轩的提议,做他的爸爸。”

    宋瑜成突然的一句话,让陆君颜倒吸一口凉气,一脸震惊的看着脸上挂着邪恶笑容的宋瑜成。

    看到陆君颜脸上震惊的表情,宋瑜成唇边噙着一抹温柔妖娆的笑意。

    “宋总,你想做破坏人家夫妻的感情,我管不着,可是我却没有想过,要背叛自己的丈夫,所以您想体验做情人的滋味儿,还是另找他人吧。”

    说完这句话,陆君颜直接向前面走去。

    “陆君颜,我是认真的。”

    宋瑜成低沉的嗓音,再一次在陆君颜的身后响起。

    一抹与苦涩交织在一起的疼痛,瞬间传遍陆君颜的整个身体,她无法忘记,几年前离开的时候,宋瑜成的妈妈,是如何用钱来羞辱自己的,她不愿意回已,当钱撕向自己脸上的时候,自己的心,仿佛被万箭刺穿了一般的疼痛。

    “宋瑜成,我只是一个灰姑娘,我玩儿不起感情的游戏,你……放了我吧。”陆君颜突然停下脚步,冲着宋瑜成的方向喊道,然后才快速的跑开。

    陆君颜喊话时那充满伤痛的脸颊,让宋瑜成感到了莫名的疼惜。

    不过在想到陆君颜对自己的背叛,想到陆君颜竟然在自己出国的时候,与其他的男人结婚,而且还是一个足可以做她爸爸的男人,宋瑜成的俊脸上,便无法控制的浮起了一抹愤怒的阴霾。

    女人,游戏已经开始了,你……没有宣布结束的资格。

    半个小时以后,陆君颜才搭车回到公司,虽然不想与宋瑜成见面,可是身为他的助手,陆君颜知道,自己没有资本抗拒。

    拿着宋瑜成需要的资料,陆君颜认命的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宋总,这是您要的资料。”

    陆君颜将手中的资料,放在了宋瑜成的面前,转身便要离开。

    “陆助手,怎么这么着急的想要离开啊?”

    一道尖锐的让陆君颜再熟悉不过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看着从休息室走出来的女人,陆君颜的秀眉紧紧的皱在一起。

    “小姐,我们认识吗?”

    陆君颜轻声的问道,她记得很清楚,自己的脑海当中,没有关于这个女人的半点印象,可是为什么这个女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儿里,却带着几分……杀气?

    女人优雅款款的走到了陆君颜的面前,那双画的精致,绝美的杏眸,上下的扫视着陆君颜。

    “你不认识我,可是我却对你的大名早有耳闻,知道你三年前为了钱,而背叛了与堂哥的感情,甚至现在又为了与堂哥在一起,故意来到堂哥的身边。”

    堂哥?听到女人对宋瑜成的称呼,陆君颜有些意外,堂妹而已,至于用这样充满醋意的语气吗?

    “这位小姐,对于我和你的堂哥之间的事情,我相信你这个外人,没有插嘴的资本。”

    “资本?”宋欣宜冷哼一声,“那就请陆小姐告诉我,什么叫资本?你可不要忘记了,你是一个有夫之女,这样肆意的勾引我的堂哥,你不觉的羞愧吗?”

    宋欣宜越说越起劲,尤其在看到宋瑜成的目光落在陆君颜的身上时,她更是决定要狠狠的羞辱陆君颜一番。

    宋欣宜对自己的侮辱,让陆君颜的脸色变的十分的难看,那双清澈的犹如碧波般的大眼睛里,燃起了一层火焰。

    “宋小姐,我真的很想告诉你,什么叫羞愧,不过你已经完全的诠释了这两个字的真正含义,我想我还是给你留些脸面吧。”

    陆君颜的唇边勾起了一抹璀璨的笑容,那双仿若钻石般的星眸,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陆君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君颜微微一笑。

    “身为宋总的堂妹,可是却衣着这样的暴露,宋小姐,如果别人不知道你的身份,或许会将你和当街的站台女联系在一起的,我劝你还是好好的收起你的半球,要是不小心蹦出来,可能会让人清楚的看到,里面的硅胶。”

    陆君颜不紧不慢的说道,目光却充满嘲讽的落在宋欣宜那仿佛随时会撑破内衣的雪球之上。

    硅胶?在堂兄的面前,被陆君颜如此的嘲讽,宋欣宜恨不得吃掉了陆君颜。

    “你……我这可是货真价实的。”

    “货真价实?”

    陆君颜噗呲一笑。

    “宋小姐,您的堂兄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识别女人的好手,或许你应该让他告诉你,什么叫真正的货真价实。”

    笑话,你当老娘是瞎子吗?想当初为了生计,老娘可是在美容界混过一段时间,如果连什么是硅胶,什么是货真价实都分辨不出来,那老娘也可以彻底的滚蛋了。

    “堂兄……”

    宋欣宜一脸委屈的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宋喻成。

    硅胶?亏你说的出口。宋瑜成抬起头,那双锐利的深邃目光,直接落在陆君颜的身上。

    陆君颜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娇艳的红唇。

    我只是实话实说,没有犯法吧?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在一起。

    “堂兄,让她滚蛋吧,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女人,不适合留在你的身边。”宋欣宜来到宋瑜成的面前,有些着急的说道。

    自从从姑姑的口中得知陆君颜又一次回来了,宋欣宜便迫不及待的从国外赶了回来,一心想要将陆君颜一脚踢开。

    说老娘一无是处?陆君颜冷哼一声,缓缓的开启那犹如玫瑰般娇艳的红唇。

    “宋小姐,你完全的再一次诠释了,什么叫胸大无脑这句话。”

    “你……”

    宋欣宜气的差点儿冲到陆君颜的面前。

    “陆助手……”

    宋瑜成开启了薄唇。

    陆君颜嫣然一笑。

    “宋总打算做一个听女人话的无用男人吗?不过如果你真的听她的话,将我赶出去,我也不可惜,毕竟这样的一个上司,也不值得我为他服务。”

    陆君颜抿动红唇,不紧不慢的说道,那双迷人澄亮的大眼睛,充满高傲的与宋瑜成的黑瞳对视,毫无半点的畏惧。

    “不用半个脏字,便让我亲爱的表妹如此的伤心,陆助手,你果然好本事啊?”

    宋瑜成黑瞳微转,别有深意的说道。

    “承让了,可能是宋小姐并没有将我这个小人物放在眼里,所以我才会取得小小的胜利而已。”

    小小的胜利?看着身边宋欣宜那张已经铁青的脸色,女人,你确定这只是小小的胜利。

    “你先出去工作吧。”

    陆君颜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堂兄,为什么不开除她?她这样的女人,有什么资格留在你的身边?你可不要忘记了,当年是她背叛了你们的感情。”

    没有听到开除陆君颜的话语,宋欣宜显的有些激动。

    “欣宜,她现在是陆韦德的老婆,你不要忘记了,陆韦德有股份在公司。”

    宋瑜成冷声的说道,那一双深谙的凤眸,划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那你打算让这个女人一直留在这里?堂兄,你会吃亏的,这个女人就是一个狐狸精,一个只知道勾引男人的下贱女人。”

    “啪……”宋欣宜的话还没有说完,宋瑜成手中的文件,已经用力的摔在了桌子上。

    “欣宜,注意你的措词,不要忘记了,你是宋家的大小姐,你是打算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现在泼妇一样的造型吗?”

    宋瑜成那仿佛从寒潭里捞出来的嗓音,让宋欣宜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愚蠢,她赶紧闭上了嘴巴。

    直到宋瑜成铁青的脸色有所缓解,她才来到他的身边,脸上挂着妩媚的笑容。

    “堂兄,我们中午一起用餐吧?”

    面对宋欣宜充满期待的目光,宋瑜成并没有拒绝,毕竟她可是妈妈一直比较宠爱的小侄女。

    “好。”

    宋瑜成的答应,让宋欣宜一脸的欣慰。

    “陆助手,订一家中式餐厅,三个人的位置。”宋瑜成透过分机,吩咐着陆君颜,在确定陆君颜已经听到,他便挂断了电话。

    “堂兄,为什么三个人?不是我们两个吗?”

    宋欣宜有些失落的问着宋瑜成。

    宋瑜成的唇边划过一抹狐狸一样狡诈的笑容。

    “陆助手要和我们一起用餐。”

    和那个贱女人?宋欣宜妩媚的凤目深处,划过一抹狠辣的光芒,该死的臭女人,又破坏了我和堂兄的二人世界,我一定不会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