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找上门的男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45本章字数:3171字

    陆君颜知道,是自己刚才提出的要求,让宋瑜成情绪失控的将车子突然停下,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陆君颜认命的打开了车门。

    “我自己去买。”

    陆君颜刚想下车,却被宋瑜成的大手扣住了手腕,将她直接拉了回来。

    “在这里等着,我……我去买。”

    说完这句话,宋瑜成直接走下车子,向前面不远处的商场走去。

    看着宋瑜成离去的背影,陆君颜顿时有一种风中凌乱的感觉,天啊,这……这是我认识的那个宋瑜成吗?他真的去买了?

    “陆君颜,我有一种想要杀了你的冲动。”宋欣宜充满妒嫉的嗓音,犹如鬼魅般的在陆君颜的耳边响起。

    陆君颜耸了耸肩膀。

    “宋小姐,等你有那个能力的时候,你再来和我说这句话吧?”

    肚子痛的陆君颜,想要睁开眼睛好好的休息一下,可是坐在后面的宋欣宜,却不给她这个机会。

    跳下车子的宋欣宜,直接打开了陆君颜的车门,在她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将她从车上拉了下来。

    “宋欣宜,你是不是疯了?姑奶奶我现在心情不爽,没有时间和你玩儿游戏。”

    肚子痛的要死的陆君颜,冷声的说道。

    “陆君颜,你给我滚,滚的越远越好,你这样为了钱而出卖身体的女人,没有资格坐在我堂兄的车上,你只会污了他的车子,你这个拜金女。”

    拜金女这三个字,刺到了陆君颜一直积压在心底的疼痛,她无法忘记,当自己为了小轩而嫁给陆韦德的时候,他的家人,也曾经无数次的在自己的耳边,说着这三个字。

    “宋欣宜,你成功了。”

    说完这句话,陆君颜直接拿起包包,向前面走去。

    看着陆君颜拦车离开,宋欣宜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开心的笑容。

    陆君颜,想要和我斗?你还不够资格。

    当宋瑜成提着一大袋的女性用品,一脸难看的走回来的时候,却没有看到陆君颜的身影。

    “堂兄,她被一个男人接走了。”

    宋欣宜娇声的说道。

    “被男人接走了?”

    宋瑜成的俊脸上顿时蒙上了一层愤怒的阴霾,陆君颜,你这是在耍我吗?

    想到自己刚才走进商场,要买女性用品时的尴尬,宋瑜成狠狠的将手中的袋子扔在地上。

    “堂兄,等等我。”

    看到宋瑜成上车,宋欣宜刚想上去,却没有想到,宋瑜成启动了油门,宋欣宜眼睁睁的看着车子在自己的面前,以飙车的速度离开。

    回到办公室的宋瑜成,依旧怒气未消。

    欧阳晟走进办公室,看到的就是宋瑜成一脸愤怒,仿佛要杀人一样的表情。

    “瑜成,你这是不欢迎我吗?”欧阳晟一脸调侃的来到宋瑜成的办公桌前。

    “不会是她,把你气的吧?”

    欧阳晟试探性的说道,能够让一向沉稳的商业霸主宋瑜成气成这样,除了陆君颜,欧阳晟还真的是想不到其他人。

    “不要跟我提那个女人。”

    宋瑜成气的脸色铁青,声音冰冷的说道。

    “不提?好,那我先走了。”说完这句话,欧阳晟转身便向门口走去。

    “回来。”

    欧阳晟耸了耸肩膀,一脸戏谑的回到了宋瑜成的面前。

    “调查结果呢?”

    宋瑜成的脸色依旧臭臭的。

    “宋大少,你可是警告我,不要提那个女人的,你确定现在要看她的调查结果?”

    欧阳晟唇边带着笑容,一脸的调侃。

    被欧阳晟取笑,宋瑜成更是皱紧了眉头,他直接抢过了欧阳晟手中的调查报告。

    可是看到一半,宋瑜成的脸上便露出了一抹不可思议的笑容。

    “晟,你确定她和陆韦德没有住在一起?”

    欧阳晟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没错,当我知道这个结果的时候,我也很意外,不过这是千真万确的,自从他们结婚以后,陆君颜便带着孩子,住在这幢小公寓里,甚至连租公寓的钱都是她在付,不过陆韦德每个月的月初,会汇入一笔钱到她的帐户,只是她很少动那些钱。”

    欧阳晟很肯定的说道。

    “陆韦德可是她的男人,为什么他们不住在一起?晟,还有结果吗?”

    欧阳晟摇了摇头。

    “没有了,这已经是我能调查到的所有资料了。”

    宋瑜成挑起剑眉,他的眼前浮现了陆轩的身影,以及他曾经说过的话。

    难道……难道陆君颜和陆韦德之间,有什么交易?这也是陆轩想让我做他爸爸的原因?

    “瑜成,你的设想应该不成立。”身为宋瑜成多年的兄弟,欧阳晟立刻猜到了他的心理想法。

    “陆韦德和陆君颜虽然没有住在一起,可是陆家的家族聚会,陆韦德都会带着他们母子出席的,而且每一次都是很亲密的样子,或许他们只是平时不住在一起。”

    宋瑜成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我早晚会知道的,不过现在,是我去找那个女人的时候了。”想到陆君颜离开的事情,宋瑜成的唇边划过一抹邪魅的笑容。

    有了地址,自己还会找不到她吗?

    看到宋瑜成唇边扬起的那抹狐狸一样的笑容,欧阳晟知道,陆君颜要……倒霉了。

    毕竟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有能力与一只饥饿了多年的大饿狼对峙呢?

    宋瑜成将资料放在抽屉里。

    “晟,谢了,你要的办案经费,我会派人打到你的帐户,不过我现在要去找那个小女人了。”

    说完这句话,宋瑜成直接离开了办公室。

    半个小时以后,宋瑜成按照地址,找到了陆君颜的家。

    看着面前有些破旧的公寓,宋瑜成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陆韦德,你怎么忍心让自己的女人和孩子,住在这样一个毫无安全可言的公寓?你还是男人吗?

    宋瑜成很快的来到了陆君颜所住的楼层。

    “当……”

    刚刚喝过热奶,躺在床上准备休息的陆君颜,却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会是谁?房东?还是陆韦德?

    坐起身的陆君颜,不禁猜测道。

    不,怎么会是陆韦德呢?那个有着洁癖的老男人,是不会迈进这样对他而言是又脏又乱的地方的。

    房东?也不可能,自己不久前刚刚交过房租。

    不是他们两个,会是谁?

    “陆君颜,你立刻给我开门,要不然我就直接撞开。”

    在门外敲了好一会儿门,也没有听到任何动静的宋瑜成,有些失去了耐性,声音冰冷的喊道。

    我的天,竟然是宋瑜成,他怎么找到这里的?自己从来没有告诉过他,自己住在这儿啊?

    陆君颜想都没想,直接选择闭耳不闻。

    “咚……”陆君颜以为,自己不开门,宋瑜成便会主动的离开,可是却没有想到,下一刻传到自己耳边的,虽然不是敲门的声音,可是……可是却是撞门的巨大声音。

    该死的男人,你是打算将我家的门撞坏吗?

    陆君颜生气的冲出房间,一脸愠怒的打开了房门。

    “宋瑜成,你想怎么样?”

    宋瑜成没有说话,而是直接走进了房间。

    房间不是很大,可是却收拾的很整齐,让宋瑜成唯一感到满意的是,房间内的空气中,飘散着一股独属于陆君颜的香气。

    “陆助手,我这个大老板亲自来看你,你难道就不知道礼貌的为我倒杯咖啡吗?”

    宋瑜成反客为主的坐到了沙发上,撬起二朗腿的他,脸上挂着邪魅的笑容。

    看到一副男主人驾式的宋瑜成,陆君颜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宋总,真的很抱歉,我不招待不速之客,所以如果不想我报警的话,就请您立刻从我的家里……滚出去。”

    陆君颜没好气的说道,清冷的嗓音透露着她的不欢迎。

    “滚出去?”听到这三个字,宋瑜成突然站起身,直接来到陆君颜的面前。“或许我可以抱着陆助手,好好的体验一下,什么叫滚。”

    说完这句话,宋瑜成的大手,直接扣在了陆君颜的柳腰上,炽热的的气息,喷洒在陆君颜的俏立小脸儿上。

    “放手,我不想被别人看到,误以为我是一个背着老公乱搞的女人。”

    为了让宋瑜成松开自己,陆君颜狠狠的在他的脚上踩了一脚。

    该死的女人,还是那么狠。

    感觉到脚上的疼痛,宋瑜成的面色十分的难看。

    “宋瑜成,你想怎么样?”陆君颜冷声的问道。

    “为什么要离开?是谁接你走的?那个男人是谁?”

    想到宋欣宜告诉自己,陆君颜是被一个男人接走的,宋瑜成便感觉心底十分的不舒服,他有一种想要撕了那个男人的冲动。

    “男人?”陆君颜一脸的疑惑,不过瞬间过后,她便猜到,一定是宋欣宜在背后陷害自己。

    “宋总,我和哪个男人离开的,我真的是不知道,不过你倒可以好好的问问你的堂妹,看看她要如何的形容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男人。”

    陆君颜红唇划过一抹愉悦的笑容。

    “欣宜竟然敢骗我。”

    宋瑜成没有想到,一向在自己面前以可爱,天真著称的宋欣宜,竟然对自己说谎。这个毫无根据的谎言,竟然让自己愤怒了一个下午。

    “宋总,事情已经清楚了,请问您打算什么时候离开啊?我真的很不舒服,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招待您。”

    宋瑜成挑起剑眉,那双宛如浩瀚无波的大海般的鹰眸,划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反正陆韦德也不会来这里,所以我决定了,今天晚上,我会在这里用餐,如果我的心情不错的话,我会离开,要不然我就睡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