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你带过的东西,脏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45本章字数:3354字

    宋瑜成的话,让陆君颜倒吸一口中凉气,看着一副理所当然驾式的宋瑜成,陆君颜想都没想,扣起他的手腕,强行将他从沙发上拉起来,用力的将他推向门口。

    “女人,我是不会走的。”

    宋瑜成低沉的嗓音,在陆君颜的耳边响起,触及到他那双幽暗黑亮的鹰眸,陆君颜有一瞬间受到了迷惑,就如同三年前一样,痴迷的目光与宋瑜成的鹰眸对视。

    长达一分钟的时间里,两人没有开口说话,弥漫在彼此周围的,是一股已经很久不曾感受到的暧昧。

    “当……”

    敲门的声音让陆君颜发出了一声低咒。

    该死,自己竟然看呆了,陆君颜,你真是一个花痴女人。

    “滚开,我要开门了。”

    没有办法让宋瑜成离开的陆君颜,只好将他推向一边,打开了房门。

    “妈咪……”

    宝贝儿子清脆的声音,让陆君颜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开心的笑容,她不顾肚子的不适,直接将陆轩抱在怀里。

    “君颜,你的儿子就是一个放荡小王子,见到美女就四处的放电。”

    将儿子送回来的曾晓丽,一脸无奈的说道。

    “我的儿子当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帅气,最漂亮,最吸引女孩子的帅气小王子。”陆君颜毫不掩饰自己对宝贝儿子的自豪与骄傲,直接抱着他,走了进来。

    “漂亮叔叔,你怎么在这儿?”看到站在一边的宋瑜成,陆轩是一脸的惊诧,那双圆滚滚的大眼睛,不时的扫向宋瑜成,又不停的扫在自己妈妈的身上。

    难道妈妈背着我,知道为自己找好男人了?妈妈开窍了?

    “打消你心中的那个想法,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你的妈妈,是不会看上一只花蝴蝶的。”

    陆君颜轻轻的在宝贝儿子的额头上敲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说道。

    花蝴蝶?听到这三个字,宋瑜成顿时有一种风中凌乱的感觉。

    “曾小姐,你看我像一只花蝴蝶吗?”

    突然被点到名字,而且还是堂堂大公司的总裁,曾晓丽是真的惊呆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

    “真的没有想到,宋总裁竟然光临君颜这个小小的寒舍,不过您不觉的您的出现,会破坏了所有的美好吗?”

    知道陆君颜与宋瑜成之间所有恩怨的曾晓丽,在想到自己的好朋友为他所受到的痛苦和侮辱时,便不禁出言嘲讽道。

    敌意,也浓的敌意?

    这是宋瑜成在曾晓丽身上感受到的,他不禁在回忆,自己有得罪过这个女人吗?

    “晓丽,今晚留在这里陪我和小轩吧,我不想一个人面对。”

    陆君颜开口央求着曾晓丽。

    “OK,没问题,我从来没有试过,晚上打蝴蝶,或许今天我会有一次不同寻常的体验。”曾晓丽丝毫没有理会宋瑜成身上散发的那股危险的气息,径自的说道。

    陆轩明显的感觉到,妈妈和晓丽阿姨的眼神儿里,充满了对宋瑜成的愤怒,难不成他们有什么过节?

    “漂亮叔叔,和我去房间吧,我带你去参观参观我的房间,怎么样?”

    陆轩走到宋瑜成的面前,一脸甜笑的看着他。

    “好啊,我也想知道,小帅哥的房间,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

    宋瑜成别有用意的看了一眼陆君颜,然后便牵着陆轩的小手,向他的房间走去。

    宋瑜成刚刚离开,曾晓丽便将陆君颜拉回房间。

    “君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为什么在你家?”

    陆君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晓丽,他是一个大公司的总裁,想要调查到我的消息,应该不费吹灰之力的,而且他还有一个在警局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好兄弟,我的一切,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便会知道的。”

    陆君颜的眸底闪过流光溢彩,清澈的仿佛找不到半点的杂质。

    曾晓丽原本决定陪在陆君颜的身体,可是却接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看到曾晓丽激动的表情,陆君颜便知道,电话一定是她心目中的男神,李杰打来的。

    “去吧,机会难得,争取一举拿下。”知道曾晓丽对李杰这个高中学长情有独衷,陆君颜不禁笑着鼓励她。

    “可是他要怎么办?如果他硬要留下来怎么办?”

    虽然很想与自己的男神去见面,可是曾晓丽却不放心陆君颜母子。

    “放心吧,我会处理的,而且你不要忘记了,我已经不是三年前被宋家人随意揉捏的软柿子了。”

    听到陆君颜充满自信的字眼儿,曾晓丽才放心的离开了公寓。

    陆君颜真的很不想去准备晚餐,可是她知道,自己可以不去理会宋瑜成的死活,可是儿子的肚子,她却不能不管。

    刚刚走进厨房,便感觉到身后传来了一股再熟悉不过的气息。

    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宋瑜成,陆君颜挑起秀眉。

    “宋总是来向我告别的吗?如果是告别的话,我就不送了。”

    陆君颜优雅清冷的嗓音,在宋瑜成的耳边响起。

    “女人,你就这么希望我离开?”宋瑜成向前靠近了一步,那双犹如夜空璀璨星辰般的黑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我当然希望你离开,我可不希望我的老公回来以后,会因为看到你而误会我。”

    陆君颜淡淡的说道,天知道陆韦德会出现。

    “放心吧,陆韦德年纪那么大了,他会理解自己的小娇妻在生理以及身体上的需要的,既然他力不足心,我倒不介意替他完成任务。”

    宋瑜成暧昧十足的露骨字眼儿,带着炽热的气息,喷洒在陆君颜的耳边。

    该死的臭男人,什么叫他可以代劳?你想代劳?抱歉,姑奶奶还真的是很嫌弃?

    陆君颜微微上扬的红唇,划过一抹嫣然的浅笑。

    “宋总大可不必费心,这件事情,我们夫妻之间定会有商量,不过就算我找人代劳,也轮不到宋总你这只花蝴蝶。”

    陆君颜扬起小巧的下巴,毫无畏惧的说道。

    “你想找其他的男人?”宋瑜成的眼底立刻划过一抹不悦的味道。

    “有何不可?”美丽绝伦的杏眸中,闪烁的是让男人为之疯狂的妩媚,可是看在宋瑜成的眼中,却透着几分让他崩溃的热情。

    “宋瑜成,你疯了?我可是一个有夫之妇。”突然被宋瑜成压在灶台上,陆君颜不免有些惊慌。尤其是宋瑜成抬起的大手,在落向她粉嫩的脸颊时,陆君颜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开始加速。

    “我不会给其他男人这个机会的。”霸道的话语脱口而出。

    陆君颜刚想说,你没有这个资格,可是宋瑜成却不再给她任何的机会,性感的薄唇,犹如暴风雨般的席卷了她的樱色娇唇,肆意的掠夺着她所有的甜美与芳香。

    “唔……”

    陆君颜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和宋瑜成竟然还会有如此疯狂的热吻,她试过挣扎,试图踢打,可是宋瑜成那敏捷的犹如猎豹一样的身体,却一直牢牢的将她压在身下。

    炽热的气息在热吻的冲击下,更是火速的蔓延到他们的周围。

    感受到陆君颜那具玲珑有致的娇体,宋瑜成无法控制的将手,落在了她的胸口。一点一点的解开她衬衫的扣子。

    身上的凉意,让陆君颜意识到,此时的自己和宋瑜成是多么的疯狂。

    “女人,是你诱惑我的。”

    宋瑜成低沉暗哑的嗓音。缓缓的划出他性感的薄唇,那双沾染了热情之火的黑潭,顺势扫向陆君颜因为呼吸,因为激动而上下起伏的胸口。

    不过在宋瑜成看到陆君颜脖子上的那枚项链时,眼底的炽热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陆君颜,你是故意在诱惑我,对不对?”

    突然感觉到宋瑜成身上散发的冰冷气息,陆君颜皱紧了眉头。

    她赶紧将衣服扣好,一双绝美的杏眸扫过宋瑜成那双充满冰冷的寒潭。

    “宋瑜成,你不要忘记了,是你先主动吻我的,也是你将我压在灶台上的。”

    陆君颜大声的喊道。

    宋瑜成冷哼一声。

    “结婚这么多年,竟然还带着前任男友送的项链,陆君颜,你就不害怕自己的老公吃醋?”

    宋瑜成幽暗如阴森的鬼魅般的黑瞳,闪烁着一抹让陆君颜感到有些不安的残忍。

    “和你……和你有关吗?”

    陆君颜冷声的说道。

    一抹冷笑快速的浮在宋瑜成的俊脸之上。

    “现在看到你带着这枚我亲手设计的项链,实在是太耻辱了,所以……”

    宋瑜成突然扯开陆君颜刚刚扣好的衣服,大手直接拉住了链子。

    “宋瑜成,你要做什么?”看到宋瑜成的举动,陆君颜的心底划过了一抹不安,这条项链,是唯一的一件拥有他们之间美好回忆的东西了,她不能,也不允许宋瑜成带走它。

    “啪……”

    宋瑜成一个用力,直接扯下了链子。在他扯下链子的时候,陆君颜发出了一声痛呼,链子扯落的地方,滑破了她柔嫩的肌肤。

    在看到陆君颜被项链的坠子划破的肌肤,宋瑜成有些后悔自己的粗鲁,他刚想上前安慰,却被陆君颜直接推开。

    “只不过是一条并不值多少钱的链子罢了,宋瑜成,你以为身为陆韦德老婆的我,买不起更值钱的东西吗?”

    想到宋瑜成刚才的粗鲁,陆君颜便无法控制心底的那股愤怒的火焰,甜美的嗓音中夹杂着无法掩饰的清冷。

    “陆韦德可是很有钱的,而且他很疼我,只要我开口说一句话,哪怕是天上的星星,他也会想办法为我摘下来的,所以宋总,请你在滚蛋的时候,带走这条项链。”

    说完这句话,陆君颜直接转过身,背对着宋瑜成,她不想让宋瑜成看到自己眼睛里,此时的那抹伤痛。

    “好,你这样贪慕虚荣,为了钱而出卖自己身体的女人,也不配,也没有资格,带我宋瑜成送出去的项链,不过这条项链已经被你的贪慕虚荣所污染了,太脏的东西,我宋瑜成是不会要的。”

    说完这句话,宋瑜成直接将链子,甩向窗外,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