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寻找唯一的回忆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45本章字数:3267字

    直到耳边传来用力关门的声音,陆君颜才任由一直氤氲在眼底的泪水不滑落。

    宋瑜成,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的残忍?残忍的夺走这唯一的回忆?

    陆君颜痛苦的在心里呐喊着,此时的她,再也没有了以往面对其他女人时的霸气,有的只是一份独自的孤独与痛苦。

    “妈妈,你怎么了?”陆君颜一直在压抑痛苦的蹲在地上,可是听到关门声音的陆轩,还是走出了房间。

    当他在厨房的一角,看到独自抽泣的妈妈时,不禁心疼的走到陆君颜的面前。

    “小轩,你怎么出来了?”听到宝贝儿子的声音,陆君颜赶紧擦干脸上的泪水,一脸笑容的将他拥入怀里。

    “我……我想妈妈了。”

    陆轩懂事的在陆君颜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才将自己埋在陆君颜的怀里。

    一直没有在房间里看到宋瑜成的身影,他知道,妈妈肯定和他发生了一些事情,会是漂亮叔叔让妈咪伤心流泪吗?

    简单的为儿子做了一份晚餐,服侍儿子用过晚餐以后,陆君颜便将他抱回到房间。

    和儿子玩儿了一会儿,直到儿子睡下,陆君颜才拿着手电筒,走出了公寓。

    顺着宋瑜成丢掉项链的方向,陆君颜费力的寻找着。

    她无法忘记,当年宋瑜成将这条项链带在自己脖子上的时候,自己是那么的开心,那么的幸福。

    她无法忘记,宋瑜成在自己耳边说过的每一句深情的表白,第一个充满爱意的字眼儿。

    去哪儿了?为什么没有?

    找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发现链子的身影,这让陆君颜不禁有些着急,她不顾被花刺刺伤的手背,费力的在草丛中,努力的寻找着那条带有两人美好回忆的链子。

    担心陆君颜母子会受到宋瑜成欺负的曾晓丽,匆匆的结束与李杰的约会,火速的赶回到公寓。

    刚走到楼下,便看到陆君颜那抹熟悉的身影,正在草丛中。

    “君颜,你在做什么呢?”

    曾晓丽走到陆君颜的身边,轻声的问道。

    “我……”听到曾晓丽熟悉的声音,陆君颜一脸的委屈,止不住的泪水再一次夺眶而下。

    “那个臭男人欺负你了?是不是?”

    曾晓丽很少看到陆君颜流泪,即使在她受到陆家人嘲讽的时候,陆君颜也不曾流下半滴的眼泪。

    唯一会让她卸下所有心防而伤心痛泪的,除了宋瑜成,曾晓丽想不到其他的人。

    “晓丽,我……我的回忆被他丢掉了。”

    陆君颜扑到曾晓丽的怀里,放声痛哭。

    回忆不见了?曾晓丽一时之间没有弄明白,不过当她在陆君颜的脖子上,没有看到她一直带着的那条项链时,顿时明白了一切。

    “我帮你找。”

    陆君颜点了点头,擦干脸上的泪水,冲着曾晓丽投去了一记感激的笑容。

    两人努力的在大片的草地上,寻找着那条项链,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地方。

    半个小时以后,两人终于在一个墙角,发现了那条让陆君颜放声痛哭的项链。

    “晓丽,我找到了,我真的找到它了。”陆君颜兴奋的抱住曾晓丽,俏立的小脸儿上,终于露出了一抹开心的笑容。

    看到好友如此的开心,曾晓丽才长松一口气,她真的不敢想像,如果没有找到这条项链,他们两人,会不会在这大片的草地上寻找一夜?

    ……

    从陆君颜公寓离开的宋瑜成,心情十分的复杂,当他丢掉那条项链的时候,他便后悔了,可是……可是陆君颜所说的那些话,又让他无法抛弃男人的自尊与高傲。

    该死的女人,为什么你总是要影响我?

    坐在车子里的宋瑜成,狠狠的敲打着方向盘,那张俊美帅气的脸颊上,划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如果不是突然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宋瑜成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在陆君颜家的楼下,呆上一晚。

    半个小时以后,宋瑜成回到了大宅。

    “堂兄……”看到宋瑜成,坐在沙发上的宋欣宜,就像是一只快乐的小鸟,直接朝他飞奔而来。

    宋欣宜身上那与陆君颜毫无异样的清香,让宋瑜成有一瞬间的怔住,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宋欣宜已经扑在了他的怀里。

    “堂兄,我好想你。”

    宋欣宜向以往那样的向宋瑜成表达着自己对他的思念,不过这一次,宋瑜成却没有像以往那样的拉着她坐到沙发上,而是直接将他推开。

    “堂兄,你……”

    宋瑜成的举动,让宋欣宜的脸色瞬间变的苍白。

    “为什么要对我说谎?欣宜,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说谎的女生。”

    宋瑜成的声音有些冰冷,让宋欣宜找不到半点的温度。

    “喻成,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欣宜呢?她可是一个晚上一直在等你,而且还亲自下厨,准备了你喜欢吃的餐点。”

    坐在沙发上的柳絮,在接收到宝贝侄女的求救目光时,不禁开口说道。

    “妈妈,您这么着急叫我回来,有什么事啊?”

    宋瑜成坐到柳絮的对面问道。

    “这是陆家送来的邀请函,明天是陆老的八十大寿,你和我一起去参加吧。”

    柳絮将面前的邀请函放在了宋瑜成的面前。

    陆家?宋瑜成的唇边划过一抹嘲讽的笑容,陆君颜,咱们还真是有缘,身为陆家的长孙媳,相信你也会出席吧。

    “好,我和您一起去。”

    宋瑜成爽快的答应,让宋欣宜眼前一亮。

    “姑姑,也带我去吧,我也想去陆家见见世面。”宋欣宜撒娇的拉着柳絮的手臂,娇嗔的哀求着。

    “不行,这一次你不能去。”

    虽然疼爱这个宝贝侄子,可是另有目的的柳絮,却直接拒绝了她的要求,她不想自己的计划,被宋欣宜所破坏。

    “姑姑……”

    宋欣宜没有想到,柳絮会这么干脆的拒绝自己,这让她不开心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明天晚上我过来接您。”

    说完这句话,宋瑜成直接向楼上的房间走去。

    第二天,宋瑜成准时的来到了公司,不出意料的接到了陆君颜打来的请假的电话。

    想到今晚又要与陆君颜见面,而且是在陆家这样的场所,宋瑜成有一种无法言喻的雀跃。

    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陆韦德,陆君颜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这是金卡,去买件像样的礼服,晚上一定要准时的出现,陆君颜,我不想因为你,而受到大家的议论,明白吗?”

    陆韦德的嗓音中,听不出半点的情绪,即使已经有几天没有见到陆君颜了,在他的脸上,也看不到半点的思念。

    “我可以不去参加吗?或者你找其他的女人陪你一起出席?反正在你们陆家人的眼中,我充其量只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人物,出席与否,应该不会起到什么作用的。”

    陆君颜将金卡推到陆韦德的面前,与其让她面对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陆家亲戚,她宁愿带着宝贝儿子,在公寓里度过一个平静而又温馨的夜晚。

    “陆君颜,不要忘记了我们之间的协议,这一次是爷爷的八十大寿,到时候会有很多的记者,你确认你这个长孙媳妇不出席,不会给我带来别人的议论?”

    陆韦德的语气有些焦急。

    “你应该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身份不适合出现在陆家人的面前,还会轮到你吗?”

    只有在提到‘他’的时候,陆韦德一直冰冷无度的脸上,才会露出一抹浅浅的弧度。

    陆君颜认命的收起陆韦德再一次推到自己面前的金卡。

    “放心,晚上七点,我会准时的出现在陆家的门口,希望你这个老公,到时候亲自出来接我。”

    说完这句话,陆君颜直接走出了咖啡厅。

    果不其然,刚刚走出咖啡厅,陆君颜便看到自己刚才坐过的位置,多了一个唇红齿白的……男人。

    真是恶心,看到两人调戏的画面,陆君颜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想当初如果不是陆韦德和柳絮的算计,自己怎么可能会嫁给陆韦德这个大。。。。。变态?

    虽然不愿意出席,不过陆君颜知道,身为陆韦德抬面上的老婆,她无法拒绝。

    庆幸的是,自己在时尚方面还是有一定的眼光的,所以不到一个小时,陆君颜便挑选到了一件适合自己的晚礼服。

    反正花的也不是自己的钱,陆君颜又为自己挑选了一双同色系的水晶高跟鞋。

    拿着一个下午买回来的战利品,陆君颜回到了公寓。

    “妈妈,我们真的要去陆家吗?他们一直都不喜欢我们母子。”

    曾经有过几次和陆家人接触的陆轩,对于那些所谓的亲戚,十分的不喜欢。

    陆君颜打扮成小王子般的宝贝儿子抱在怀里。

    “儿子,这是我们无法避免的,妈妈答应你,等到你的身体真正的恢复以后,我们就彻底的远离陆家人,好不好?”

    陆轩懂事的点了点头,他知道,陆家人不喜欢自己,没关系,自己只要有妈咪,就足够了。

    或许还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在宴会上,找到一个又帅,又多金,又让妈妈喜欢的好男人。

    对,冲着这个目标,我一定要出席。

    看到儿子眼底那抹算计的光芒。陆君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是自己老了吗?要不然为什么不懂才只有三岁孩子的心?

    为了穿出礼服的优雅与高贵,陆君颜特意为自己画了一层淡妆,那张略施粉黛的俏立小脸儿,顿时洋溢着独有的韵味与风彩。

    “妈妈,你好漂亮,你一定是全场的焦点。”陆轩开口夸道,自己的妈妈真的是太漂亮了,一定可以吸引很多男人的注意,但愿里面,有一个帅气多金的好男人。

    “臭小子,就知道哄妈妈。”

    在儿子尖挺的鼻尖上轻点了一下,陆君颜才牵着他的小手,走出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