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得意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46本章字数:3065字

    陆君颜接连做了几个深呼吸,才让自己平静下来,缓缓的打开了房门。

    “陆韦德,你是不是疯了?这么晚敲门?你会吵到邻居和小轩的休息的。”房门打开的那一瞬间,陆君颜不禁大声的冲着陆韦德嚷到,只有这样,她才可以彻底的放松自己心底的那抹不安。

    陆韦德没有说话,而是直接针挡在自己面前的陆君颜推开,径自的走进了房间。

    “陆君颜,这么晚才开门,不会是屋里藏了男人,准备给我陆韦德带绿帽子吧?”陆韦德四处的打量着着。

    即使陆君颜只是他名义上的老婆,可是陆韦德也没有想过,要让绿帽子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陆韦德,你到底有什么事?”

    看到陆韦德的目光,落在了里面的房间,陆君颜不禁有些不安,那双璀璨的大眼睛,带着几分惊恐。

    “陆君颜,你在怕什么?”

    在商场上打滚多年的陆韦德,只消一眼,便察觉到了陆君颜的不安,这让他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几大剑步走到陆君颜的面前,冷声的问道。

    面对陆韦德那双充满质问的眼神儿,陆君颜有些心虚的不敢对视,她的这种反应,让陆韦德更加怀疑自己的猜测。

    他直接走进里面的房间,那双仿若探照灯般的眼神儿,仔细的打量着四周,最后将目光落在了衣柜上。

    看到陆韦德驻停在衣柜上的目眺,陆君颜惊出了一身冷汗,她直觉的想要冲过去,可是在想要迈开双腿的一瞬间,陆君颜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清楚的知道,只要自己露出半点的心虚,陆韦德就有可能会打碎衣柜,到时候……

    天啊,陆君颜不敢再想下去,她无法想像,一旦被陆韦德发现宋瑜成在这里,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看到陆君颜脸上毫无半点的心虚表情,陆韦德点了点头,从房间走出来。

    “收拾一下,明天我会搬过来与你们一起住。”

    听到陆韦德的这句话,陆君颜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陆韦德,我并没有邀请你,你凭什么要住到我的家里?”

    想到要与陆韦德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陆君颜便有一种快要崩溃的感觉。

    老天,与其让我与这个变态男住在一起,不如你杀了我吧,给我一个解脱。

    “就凭我是你的老公,即使只是名义上的,我们夫妻也要住在一起。”陆韦德微微俯下身子,冷声的在陆君颜的耳边说道。

    霸气而又充满命令性的口吻,让陆君颜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你……”

    陆韦德的靠近,让陆君颜下意识的后退了好几步,他身上散发的那股浓浓的古龙水的味道,让陆君颜感觉到阵阵的作恶。

    “这么讨厌我的靠近?”虽然自己喜欢的是男人,可是逢场作戏的时候,陆韦德的身边还是有很多的女人围绕的。

    看到陆君颜那一脸厌恶,恨不得立刻将自己推开的表情,陆韦德十分的不满,大手直接落在了陆君颜的肩膀上。

    虽然没有用力,可是陆君颜还是毫不犹豫,用力的将陆韦德推开。

    那用尽全身力气推出去的动作,因为陆韦德不察,差点儿让他狼狈的摔倒在地上。

    “陆君颜,不要惹怒我。”

    陆韦德脸色变的十分的难看。

    “陆韦德,不要忘记了那股疼痛,如果你再敢胡来,我就……我就让你再品尝一下,那股疼痛的滋味儿,这一次我保证不会脚下留情。”

    陆君颜将目光落在了陆韦德的腿间,威胁的意味彰显的淋漓尽致。

    “你……”陆韦德气的快要崩溃,可是他也知道,陆君颜绝对是一个说到做到的女人。

    “记住,明天我会搬过来。”

    说完这句话,陆韦德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

    耳边传来的,是陆韦德愤怒关上房门的巨大声音,该死的陆韦德,如果不是老娘现在需要你的资金救助,你以为老娘会和你这样的一个阴险狡诈的男人在一起?恶心死了。

    “呯……呯……。”

    陆君颜刚刚将房门锁好,耳边便传来了敲打的声音。

    天啊,我竟然……我竟然将宋瑜成给忘记了,想到衣柜里面潮湿而又不透气,想到他有可能会窒息,陆君颜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赶紧跑回房间。

    “对……对不起,我马上帮你打开衣柜。”

    陆君颜着急的说道,越是着急,她越是忘记刚才将衣柜的钥匙放在了哪儿?

    天啊,到底放在哪儿啊?为什么钥匙不见了?

    被锁在衣柜里,已经濒临窒息的宋瑜成,气的想要活活的掐死陆君颜。

    该死的女人,你一定要这么的愚蠢吗?如果我被憋死在这里,就算是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

    “找到了。”

    陆君颜一脸惊喜的从床的一角,捡起了钥匙。

    坐在衣柜里面的宋瑜成,长松一口气,他真的无法想像,外面的愚蠢女人如果再耽误一段时间,自己会不会已经被……活活的憋死?

    虽然找到了钥匙,可是陆君颜却一直无法将钥匙插入钥匙孔当中,这让里面的宋瑜成,真的很想敲昏自己。

    “女人,你一定要这么的愚蠢吗?”

    自己怎么会爱上这么愚蠢的女人?当年她不是很聪明吗?俗话说一孕傻三年,可是小轩已经快四岁了啊?难道她还没有从这种愚蠢当中清醒?

    “再……再等一下,马上就好了。”

    陆君颜知道里面的宋瑜成不好过,她也在拼命的告诉自己,不要着急,可是……可是钥匙就像是和她在故意作对一样。

    费了好大的力气,陆君颜才将钥匙插入钥匙孔,里面的宋瑜成,在听到啪一声时,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惊喜,比他谈成上亿的合作案还要开心。

    陆君颜打开衣柜的门,当她看到脸上冒汗的宋瑜成时,心里充满了愧疚。

    “你……你没事吧?”

    宋瑜成‘狠狠’的瞪了一眼陆君颜,然后才狼狈的从衣柜里面……爬出来。

    他难以想像,宋氏集团总裁,受到众人拥护的自己,竟然有一天,是从衣柜里狼狈的爬出来的。

    爬出衣柜的宋瑜成,不停的大口呼吸,过了好一会儿,他的脸色才微微有些好转。

    “喝点儿水吧?”看到宋瑜成的脸色不再像刚才那样的难看,陆君颜才端着一杯水,来到他的面前,声音微小的说道。

    宋瑜成挑起剑眉,满脸是汗的他,直接走向了里面的浴室。

    “宋瑜成,你不能……”看到宋瑜成走进浴室,陆君颜赶紧叫住了他,里面……里面可全部都是自己不久前洗好的贴身衣物啊?

    “我不能?”

    走到门口的宋瑜成,停下了脚步,缓缓转过身的他,俊脸上挂着明显的不悦。

    “女人,我被关在里面将近半个小时,没有死在里面,是你的庆幸,现在我全身都是汗,所以我必须洗掉。”

    说完这句话,宋瑜成直接迈进浴室,用力的关上房门。

    看着紧闭的房门,陆君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自从认识宋瑜成的那一天起,陆君颜就知道,宋瑜成是一个有着轻微洁癖的男人,汗水和难闻的味道,是他最不能接受的。

    没有办法,陆君颜只好尴尬的坐在外面,等着他出来。

    足足洗了一个小时,宋瑜成才围着短小的浴室,走出了浴室,清洗后的他,精神明显恢复了很多,那张俊美的脸颊上,也是露出了一抹邪邪的笑容。

    “你……你怎么不穿衣服?”看到宋瑜成只围着一条浴室走出浴室,陆君颜倒吸一口凉气。

    “穿衣服?”宋瑜成挑起剑眉。“女人,里面有衣服吗?”

    “你……你不是有自己的衣服吗?”陆君颜声音颤抖的说道,妩媚的杏眸不敢扫向宋瑜成那毫无赘肉的胸膛。

    该死的臭男人,这么多年过去,竟然……竟然还保持着这么好的身材,简直是暴遣天物。

    “我不喜欢穿着全身都是汗水的衣服,所以如果不想我明天一天就这样的呆在你的房间里,就立刻把我的衣服洗干净吧。”

    宋瑜成大爷似的躺在了陆君颜的床上,一股淡淡的幽香在他的鼻间萦绕,宋瑜成一脸惬意的闭上了眼睛。

    “让我给你洗衣服?凭什么?”看到宋瑜成躺在自己的床上,而且还在命令似的吩咐自己去做事,陆君颜气的小脸儿涨红,直接冲到床前,拿起枕头,便向他的身上打去。

    “女人……”

    刚刚闭上眼睛的宋瑜成,被陆君颜无情的‘打’醒。

    “你可以不去洗,因为我不介意,天天围着浴巾,在你的房间里走来走去。”

    宋瑜成坐起身,不紧不慢的说道,俊美的脸颊上,挂着一抹邪侫的笑容。

    “你……无耻。”

    看到宋瑜成腰间的短小浴巾,虽然愤怒,虽然生气,可是……可是陆君颜还是没有骨气的走进了浴室。

    看着明明不愿意,可是却没有办法,只能走进浴室为自己洗衣服的陆君颜,宋瑜成的俊脸上,露出了一抹幸福的笑容。

    女人,我们注定要一辈子纠缠在一起,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放开你的手。

    看着陆君颜的背影,宋瑜成坚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