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被陆韦德发现的男人外套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46本章字数:3223字

    当陆君颜行好宋瑜成的衣服走出浴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睡在地上的宋瑜成。

    虽然宋瑜成已经在地上铺了被子,可是陆君颜知道,夜晚的寒气还是很重的,尤其是宋瑜成最近工作过于繁重,据自己的了解,他的腰好像……不是很好。

    陆君颜走到宋瑜成的面前,轻轻的推了推他的肩膀。

    看到宋瑜成睁开眼睛,陆君颜不禁有些羞涩的不敢与他那双充满魅力的黑瞳对视。

    “你……你睡到床上吧,我睡在这里。”

    宋瑜成摇了摇头,俊美的脸颊上挂着一抹妩媚的笑容。

    “我不可能让自己的女人睡在地上,而自己睡在床上。”

    “我不是你的女人。”陆君颜脱口反驳道,她不希望自己再与宋瑜成有任何的牵扯,这样的牵扯,只会让自己无限期的沉浸在痛苦当中。

    宋瑜成深吸一口气。

    “时间不早了,快去睡吧。”

    看到宋瑜成闭上了眼睛,陆君颜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走到床前的她,在经过短暂的犹豫过后,还是将被子盖在了宋瑜成的身上。然后自己才躺回到床上。

    被子上有着陆君颜身上的香气,这让宋瑜成的俊脸上,露出了一抹满足的笑容。

    陆君颜以为,宋瑜成睡在地上自己一定会一夜无眠到天亮,可是她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睡的很熟,如果不是儿子敲门的声音惊醒了她,陆君颜真的不知道,自己还会睡多长时间。

    “妈妈,起床了,太阳晒到屁股了。”

    儿子清脆的声音,透过门板,传到了陆君颜的耳边,宝贝儿子的声音,让陆君颜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开心的笑容。

    “等妈妈一下,妈妈马上出去给你准备早餐。”

    陆君颜说完这句话,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床下,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宋瑜成已经不在这个房间了。

    虽然宋瑜成离开了,可是空气中却飘散着一股淡淡的属于他的味道。

    陆君颜,不要再犯花痴了,你们两个是不可能的,你醒醒吧。

    为了让自己清醒,陆君颜赶紧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脸颊上的一丝刺痛,成功的拉回了她的注意力。

    简单的洗漱过后,陆君颜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房间,然后走出去。

    “妈咪,宋叔叔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我们快吃吧。”

    看到陆君颜走出房间,陆轩一蹦一跳的来到她的面前,拉起她的手,便来到了餐厅。

    看到餐桌上各式各样的早餐,陆君颜的心里,突然涌入了一股暖流,这不是宋瑜成第一次准备早餐给自己,可是却是第一次让自己如此感动的。

    “他……他呢?”

    没有在餐厅看到宋瑜成,陆君颜不禁有些失落。

    “叔叔接到了一个电话,所以就离开了,妈妈,我们快吃吧,我想早一点儿去学校。”

    陆君颜哦了一声,将宝贝儿子抱到椅子上。

    母子二人美美的享用了丰盛的早餐,陆君颜将宝贝儿子送到学校以后,看看时间还早,便决定坐公车去公司。

    “陆君颜……”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陆君颜下意识的转过身,当她看到叫自己的是陆韦德的司机时,不由的皱紧了眉头。

    “什么事?”

    陆君颜冷声的问着面前的司机,脸上挂着一抹慑人的笑容。

    “是少爷,他已经将行李搬到了您家的门口,所以您现在要立刻回去,要不然他会立刻撞门进去的。”

    “什么?陆韦德在我家门口?”

    陆君颜心里咯噔一下,她一直以为,昨天晚上陆韦德说的那些话,只不过是随口说说,可是现在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来真的。

    “跟我回去吧,少爷不喜欢等人。”

    看着和陆韦德一样冰冷的司机,陆君颜嘲讽的撇了撇红唇。

    没有办法,害怕陆韦德会真的撞门的陆君颜,只好坐上了车子。

    “陆韦德,你到底想要做什么?”看到陆韦德,陆君颜的脸色变的十分的难看。

    “开门。”陆韦德冷声的说道,命令似的口吻,让陆君颜的眼底瞬间燃起了一层愤怒的火焰。

    “你……你不要忘记了我们之间的约定,陆韦德,你和我住在一起,就不怕你的小男友吃醋?”

    知道陆韦德一向在意的是那个小男友,所以陆君颜刻意提到了这个人,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陆韦德改变住在自己家里的这个决定。

    “呯……”

    陆君颜的话音刚落,陆韦德的重拳,突然狠狠的抽打在旁边的墙壁上。

    脸色铁青,目露凶光的陆韦德,让陆君颜有些不安,从来没有看过陆韦德露出这种凶残眼神儿的她,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好几步。

    “少爷和那个男友分手了,陆夫人,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还是不要再提起了。”陆韦德最贴心的助手,紧贴在陆君颜的耳边说道。

    分手了?陆君颜冷哼一声,活该。

    “陆韦德,我不会和你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你想都不要想。”陆君颜坚决的拒绝了陆韦德的要求。

    陆韦德冷哼一声,对着身后的司机摆了摆手。

    司机立刻明白的走到陆君颜的面前。

    “陆君颜,在这个世界上,陆总就是你的主子,你现在只能听他的,而且是必须听他的。”

    司机的话,让陆君颜如花瓣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

    “郑定,你还的是将走狗的这个身份,发挥的淋漓尽致,告诉你,陆韦德器重你,可是你在我陆君颜的眼中,就是一只他身边的走狗罢了。”

    陆君颜冷冷的说道。

    “你……”

    如果不是看在陆韦德就在身边,郑定一定会狠狠的教训陆君颜。

    “陆君颜,我必须住在这里,因为爸爸最近决定,要重新挑选继承人,所以为了让他老人家认为我是一个拥有幸福家庭的人,你必须妥协。”

    陆韦德声音中带着几分尖锐,几分冰冷。

    陆君颜知道,自己和陆韦德谈判,无疑是没有任何的胜算,可是……可是自己真的可以坦然的与这个男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不,不可能,和这样的男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自己会窒息的。

    “我不会……”同意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已经失去耐性的陆韦德,直接吩咐司机撞门。

    老旧的门板耐不住任何的撞击,司机只是撞击了两下,房门便应声而倒。

    陆君颜眼睁睁的看着陆韦德带着自己的司机与助手,走进自己温馨的小家。

    “少爷,沙发上有男人的衣服。”

    陆韦德的司机,眼尖的看到了沙发上的衣服,当他确定是男人的衣服时,脸上立刻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一向都不喜欢陆君颜的他,恨不得陆韦德立刻惩罚陆君颜。

    “男人的衣服?”陆韦德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立刻走到沙发前,拿起了那件限量版的西装外套。

    该死的宋瑜成,为什么走的时候,没有将外套拿走?为什么自己出门之前,没有注意到?

    看到陆韦德拿起西装外套,陆君颜心里一惊,脸色瞬间变的苍白。

    “陆君颜,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衣服到底是怎么回事。”陆韦德的声音很冷,冷的没有一丝的温度,让陆君颜感到害怕的,是他那充满残忍的视线。

    “我……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陆君颜干脆破罐子破摔,在衣服在场的情况下,她没有办法解释。

    陆韦德仔细的看了一眼衣服内里的标签,当看到内里标签上的宋字时,陆韦德顿时恍然大悟。

    “又是宋瑜成,女人,你好像忘记了自己是我的老婆。”

    陆韦德走到陆君颜的面前,声音冰冷的说道,那毫无半点温度的嗓音,让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就连跟在陆韦德身边多年的司机和助手,看到他此时犹如魔鬼一样的表情时,也是有些胆怯,不敢轻易的上前。

    “陆韦德,你想怎么样?”知道自己今天凶多吉少,可是陆君颜却没有露出半点的畏惧,那双碧波般清澈的大眼睛,反而一直毫无畏惧的与陆韦德对视。

    陆韦德的俊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邪恶的笑容。

    “陆君颜,虽然我很讨厌碰女人,但是你不要忘记了,我身边的司机和助手,可都是正常的男人。”

    听到陆韦德的这句话,陆君颜惊出了一身冷汗,她可以想像的到,陆韦德此时心里的那邪恶的念头。

    “你……你敢?”

    陆韦德冷哼一声。

    “没有什么事情,是我陆韦德不敢做的。”

    说完这句话,陆韦德直接对着身后的司机摆了摆手。

    “少爷,这……”虽然很不喜欢陆君颜,可是郑定也没有想过,要用这样的方式得到他,当他意识到陆韦德的心理想法时,不由的吓了一跳。

    “给她一些教训。”

    陆韦德坐在了沙发上,目光充满邪恶的停留在陆君颜的身上,将她的惊恐与不安一一收录在眼底。

    “这……”

    虽然有些害怕,可是不敢违抗陆韦德命令的郑定,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陆君颜的面前。

    “少奶奶,不要怪我。”

    陆君颜做梦都没有想到,陆韦德竟然残忍的想要他的助手欺负自己,这让她的眼底立刻迸射出一股愤怒的火焰。

    她用力的将郑定推开,疯了一样的向门口跑去。

    “该死。”看到陆君颜逃跑,陆韦德发出了一声低咒,快速的吩咐郑定和助手将陆君颜抓回来。

    两人立刻冲出房间,可是看到的,却是走出电梯,将陆君颜抱在怀里的宋瑜成。

    “宋……宋总裁。”

    两人胆怯的称呼着宋瑜成,在看到宋瑜成那带有几分凌厉,几分血腥的眼神儿时,吓的双腿发软,不敢再向前迈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