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宋欣宜的辱骂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46本章字数:3065字

    宋瑜成刚刚走到陆君颜办公室的门口,便听到了她的一声大喊。

    听到陆君颜痛苦的惨叫,宋瑜成想都没想,直接踢开紧闭的房门。

    “宋瑜成,救我……”看到宋瑜成走进自己的办公室,陆君颜娇声的喊道。

    “陆韦德,放手。”

    看到陆韦德用力拉着陆君颜手腕的画面,宋瑜成那双闪烁着危险光芒的黑瞳,立刻眯在一起,周身散发着一股狠戾的气息。

    “宋瑜成,不要忘记了,她是我的老婆。”

    陆韦德并没有因为宋瑜成的靠近而放开陆君颜,反而更是加重了手腕上的力气。

    瞬间,陆君颜的手腕便一片青紫,看到这片青紫,宋瑜成的眼底深处,立刻迸射出快如闪电般的寒光。

    他立刻冲到陆韦德的面前,毫不犹豫的扣住他的手腕,然后微微转动。

    “啊……”房间里再一次传来了一声凄惨的叫声,只是这一次,发出惨叫声的,不是陆君颜,而是陆韦德。

    趁着陆韦德吃痛松开陆君颜手腕的时候,宋瑜成将她搂在自己的怀里。

    “怎么样?”

    宋瑜成一脸紧张的问着陆君颜。

    “我……我没事。”有一瞬间,陆君颜真的很想像以前那样,受到委屈时扑到宋瑜成的怀里寻求安慰,可是……可是在她触及到陆韦德那双充满恶毒光芒的眼睛时,陆君颜知道,这是自己这辈子不可能再拥有的事情。

    “我没事。”

    陆君颜不着痕迹的避开了宋瑜成的碰触。

    深吸一口气的她,直接来到了陆韦德的面前。

    “陆韦德,只要你离开我的公寓,我保证会搬回去,相反的,如果你再在这里无理取闹,我不介意玉石俱焚,你知道的,我有这个资本。”

    陆君颜冰冷的嗓音中透着一股威胁,那双碧波般璀璨的大眼睛里,流转着没有任何温度的波光。

    “陆君颜,你够狠。”

    狠狠的瞪了一眼宋瑜成,陆韦德才狼狈的转身离开。

    “你和陆韦德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会这么对你?”

    看到陆韦德受到了陆君颜的威胁而离开,宋瑜成更是感觉到,他们之间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陆君颜缓缓的抬起头。

    “那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宋总裁,你不需要插手,还有,我准备把手边的工作做完以后就辞职离开。”

    虽然是突然做出的决定,可是陆君颜知道,这个决定是自己早就应该做出的。

    “辞职?”

    听到这两个字,宋瑜成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我不会同意的。”

    看着宋瑜成愤怒离去的背影,陆君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如果她知道会发生现在的事情,自己当初就不应该想尽办法的来到宋氏集团工作。

    陆君颜以为,陆韦德离开了以后,自己就会有平静的生活,可是她却没有想到,第二天的报纸上,竟然刊登着自己的照片,而且头版头条的内容,都和自己有关。

    “我的天啊,这完全是胡编乱造,这也太不负责了。”

    看到报纸上的内容,陆君颜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报纸上的内容,不仅仅将自己描写成一个淫荡,给老公带绿帽子的女人,甚至将第三者的头号,完全的扣在了宋瑜成的身上。

    陆君颜拿着报纸,直接冲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刚刚走出办公室,陆君颜便清楚的听到了大家的议论。

    “原来她真的是这样的女人啊?想当初因为钱嫁给陆韦德,现在总裁回来了,她又开始转移目标了,这样的女人,真的是恶心死了。”

    “是啊,我还听说,这个女人不顾陆韦德的哀求,强行住进了总裁名下的别墅,而且她竟然还破坏总裁和韩小姐的关系,简直是太可恶了,这样的女人,一定会受到老天的惩罚的。”

    听到尖锐的嘲讽,陆君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拿着报纸的她,来到了宋瑜成的办公室。

    “报纸你……你看过了吗?”

    陆君颜来到宋瑜成的面前,小声的问道。

    宋瑜成挑起剑眉,一抹玩儿味而又充满邪魅的笑容,快速的浮在他的俊脸之上。

    “我看到了。”

    陆君颜没有想到,宋瑜成竟然回答的这么的坦然,这让她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我们现在要怎么办?要召开记者会澄清吗?”

    “召开记者会?”

    宋瑜成摇了摇头,俊美的脸颊上换上了一抹狐狸一样狡诈的笑容。

    “清者自清,我不要有任何的解释,如果你不想事情越来越遭的话,也不要解释,以记者的能力,他们绝对会让事情越描越黑的。”

    宋瑜成紧抿的薄唇升起了一抹浅浅的弧度。

    不知道为什么,陆君颜一直有一种宋瑜成在戏耍自己的感觉,不解释?难道要让所有的人都误会自己是一个给自己老公带绿帽子的女人?

    不行,我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不能让大家误会。

    想到这里的陆君颜,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宋瑜成的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的她,刚想联系一个以前曾经打过交道的记者,可是还没有拨打这个记者的电话号码,耳边便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开门声。

    “宋欣宜?”看到一脸杀气走进自己办公室的宋欣宜,陆君颜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该死的,这个女人又来做什么?她简直就是自己的瘟神,有她在不会有好事情发生。

    “陆君颜,你这个小贱人。”

    宋欣宜直接来到陆君颜的面前,破口大骂,她的大声咒骂,快速的引起了外面员工的注意,大家纷纷挤进陆君颜的办公室,明显的抱着看戏的态度。

    面对宋欣宜如此明目张胆的辱骂,陆君颜不会选择任由她骂自己。

    “宋小姐,你是今早没有刷牙吗?要不然怎么会说出这么多没有营养的话?如果你要是没有能力为自己刷牙的话,我不介意亲手帮你。”

    陆君颜的声音很冷,尤其是她的眼神儿,更是锐利如刀般的射在宋欣宜的身上。

    “陆君颜,报纸上已经写的很清楚了,你就是一个下贱的只知道给自己老公绿帽子的女人,你现在竟然不要脸的搬到了我堂兄的别墅里?这样的你,简直是下贱的让人恶心。”

    想到陆君颜竟然近水楼台的与自己爱慕的堂兄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宋欣宜便妒嫉的要死,恨不得立刻取代陆君颜的位置。

    陆君颜深吸一口气。

    “宋小姐,报纸上的内容,有很多不是事实的真相,这件事情我会澄清的,至于我住在哪里?和你有关吗?如果你要是有什么意见,你大可以去找你的堂兄。”

    不想将时间浪费在宋欣宜身上的陆君颜,决定亲自去找自己认识的那个记者。

    “陆君颜,你给我站住。”看到陆君颜要走,宋欣宜用力的拉住了她的衣袖。

    “一个下贱的只知道勾引男人的女人,就这么想走?陆君颜,我要你向我保证,以后不可以再接近我的堂兄,因为我们宋家,是绝对不会允许你这样下贱,淫荡的女人踏入宋家半步的。”

    宋欣宜左一句下贱,右一句淫荡的字眼儿,彻底的点燃了陆君颜心底那股,一直在压抑的愤怒之火。

    她用力的甩开宋欣宜的手腕,然后快步的走出了办公室。

    功夫不大,陆君颜端着一盆冷水,再一次回到了办公室,直接来到宋欣宜的面前。

    大家纷纷在猜测,陆君颜端冷水的目的,就在大家还没有猜到答案时,耳边再一次响起陆君颜甜美中透着一股清冷味道的嗓音。

    “既然宋小姐不喜欢自己刷牙,那么我不介意,今天亲自帮她。”

    陆君颜说完这句话,便将一盆冷水端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上。

    就在大家猜不到她要做什么的时候,陆君颜的手,突然扣在了宋欣宜的手腕上,然后用力一扯,直接将她拉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然后用力的按住她的头。

    “唔……”

    没有人能够想到,陆君颜竟然……竟然将宋欣宜的头,按在了冷水当中,虽然不至于有任何的危险,可是那冰冷的水,还是让宋欣宜吓了一跳,一口气喝了好多。

    宋欣宜一脸震惊的看着陆君颜,她做梦都没有想到,陆君颜竟然……竟然会如此的对待自己。

    “宋欣宜,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与你有任何的接触,可是对于你的一次又一次辱骂,我也不会作势不理,这就是给你的一个小小的警告,如果再有第二次,我不敢保证,会不会直接将你淹死在水盆里。”

    陆君颜冷声的对着宋欣宜说道,对于她那充满憎恨,恨不得杀了自己的眼神儿,没有任何的理会,毕竟这样的眼神儿,自从自己来到宋瑜成身边工作,已经接触了太多了,她已经麻木的不会有任何的感觉了。

    “陆君颜,我……我要杀了你。”

    当着这么多员工的面儿被陆君颜如此的对待,宋欣宜感觉面子上挂不住,疯了一样的拿起了放在办公桌上的裁纸刀,直接向陆君颜的俏立小脸儿上划去。

    该死。

    看到划过来的刀子以及宋欣宜那双充满恶毒光芒的黑瞳,陆君颜发出了一声低咒,转身便向门口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