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彼此的伤痛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47本章字数:3283字

    韩芸如明显来找茬的举动,让陆韦德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不过他并没有刻意的去阻止,反而一脸趣味的看着陆君颜,他也想知道,陆君颜要如何的面对这突发的事情,宋瑜成看上的女人,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

    韩芸如只看了一眼陆韦德,便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这让韩芸如更是大胆的直接走到陆君颜的面前。

    “陆君颜,我今天就让你知道,抢走我韩芸如男人的下场。”说完这句话,韩芸如直接扬起右手,便向陆君颜的脸上抽去。

    早就料到韩芸如会这么做的陆君颜,很轻松的避开了韩芸如的耳光。

    在她闪躲的一瞬间,陆君颜直接将手推向了韩芸如。

    “啊……”没有想到陆君颜会做出反击的韩芸如,在她推向自己的时候,身体直接失去了平衡,瞬间摔倒在地上。

    突然的疼痛,让韩芸如发出了一声痛呼。

    “妈妈,这个阿姨竟然没有穿内裤,真的是太丑了。”站在陆君颜身边的陆轩,突然开口说道,这句话一出口,顿时让韩芸如羞愧的想要找条地缝钻进去。

    “儿子,这位阿姨不是没有穿内裤,只不过她穿的是透明色的,会让我们误以为她没穿。”

    陆君颜郑重其事的对孩子解释,这更是让韩芸如气的全身发抖。

    “阿姨,你还是快起来吧,地上很凉的,你打算一直趴在地上吗?”

    陆轩走到韩芸如的面前,俊俏的小脸儿上,挂着一抹坏坏的笑容。

    韩芸如气的全身发抖,快速的从地上站起身。

    虽然站起来了,可是身上却沾染了灰尘,看起来十分的狼狈。

    “小轩,我们走。”

    看到儿子有些困了,陆君颜抱起儿子,便向前面的车子走去。

    韩芸如再想追上去,却被陆韦德的助手拦住。

    “韩小姐,不要再丢脸了,你不是她的对手。”

    看着犹如女王一样离开的陆君颜,韩芸如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恶毒的笑容。

    虽然很不想与陆韦德同车,可是看到外面已晚的夜色,再加上儿子明显的想要休息了,陆君颜在权衡过后,还是坐上了陆韦德的车子。

    陆韦德直接吩咐司机将车子开向陆君颜以前住的公寓。

    “我的东西已经派人搬走了,你们母子可以继续住在这里了。”陆韦德突然开口说道。

    他的这个决定,让陆君颜有些意外,不过更多的却是怀疑。

    她了解陆韦德,她知道,陆韦德这么做,一定是有其他的目的。

    “少爷,已经到了。”司机平稳的将车子停在了公寓的门口。

    陆君颜没有任何的耽误,直接抱起已经睡着的儿子,走下车子。

    “妈妈,我们到家了吗?”在走进电梯的时候,陆轩睁开了那双圆滚滚的大眼睛,轻声的问道。

    “没错,我们回家了。”将儿子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陆君颜才走出电梯。

    回到家的陆君颜,真正的松了一口气,在确定陆韦德的东西已经全部的拿走的情况下,她的俏立脸颊上,终于露出了一抹开心的笑容。

    将儿子放回他房间的小床上,陆君颜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快速的换掉床单和被罩,铺上了新的床单被罩,坐好这一切,她才疲惫的躺在床上。

    “当……”迷迷糊糊当中,敲门的声音传到了陆君颜的耳边。

    陆君颜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凌晨了,是谁这么晚了来敲门?难道是陆韦德?

    想到有可能是去而复返的陆韦德,陆君颜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随着敲门的声音越来越大,陆君颜无奈的走下床。

    “女人,开门。”

    宋瑜成低沉的夹杂着一丝不悦的嗓音,透过门板,传到了陆君颜的耳边。

    宋瑜成?他来做什么?

    陆君颜有些犹豫,不知道要不要开门。

    “陆君颜,如果你再不开门,我就立刻撞门,到时候吵到你的邻居,你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

    宋瑜成带着几分威胁的嗓音,再一次在陆君颜的耳边。

    陆君颜是了解宋瑜成的,她知道,以宋瑜成的性格,如果自己再不开门的话,他说过的话,是一定会兑现的。

    没有办法,陆君颜只好慢吞吞的打开了房门。

    虽然房门打开了,可是陆君颜却没有想过要让宋瑜成进来,而是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门口,意思很明显,就是不打算让他进门。

    “让开。”

    陆君颜明显的拒绝,让宋瑜成的脸色变的十分的暗沉。

    陆君颜深吸一口气。

    “宋总裁,我可是一个有老公的女人,你在这深更半夜进入我的家,有些不妥,所以为了我自己的名誉着想,我是不会让你进……”

    去字还没有说出口,宋瑜成的大手已经推开了陆君颜,大步流星的走进了房间,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股王者般的霸气。

    “宋瑜成,你……”

    看着犹如走入自家一样轻松自在的宋瑜成,陆君颜气的要死,如果不是因为害怕吵到周围的邻居,陆君颜一定会将宋瑜成用力的推出自己的家。

    “为什么出院?你的身体很虚弱,不知道吗?”

    宋瑜成冷声的问道,自己快速的处理好公司的事情,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到医院,可是等到的,竟然是陆君颜已经出院的消息,这让宋瑜成的心里十分的不爽。

    “宋总裁,我的去留好像和你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吧?还有,我今天晚上是和我的老公去陆家用餐,请问我有需要向你汇报的理由吗?”

    宋瑜成闯进自己的家,已经让陆君颜有些生气,现在他又以命令的语气来质问自己,陆陆君颜眼底的愤怒之火,燃烧的更加的旺盛。

    “我今天晚上要留在这里。”

    知道陆君颜平安无事的他,心里松了一口气。

    “不行。”

    宋瑜成的话音刚落,陆君颜直接选择了拒绝,拒绝的没有一丝的犹豫,没有一丝的考虑。

    “宋瑜成,我和你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只想过平静的生活,请你离开我的世界吧,我不希望自己和孩子,再一次因为你而被绑架。”

    陆君颜的眼底有着一抹冷然之气。

    听到绑架两个字,宋瑜成从沙发上站起身,一脸认真的看着陆君颜。

    “告诉我,你真的不想和我在一起?”

    宋瑜成问的十分的认真,脸上那抹严肃的表情,让陆君颜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他是非常认真的在等着自己的答案。

    “我……我不想和你在一起。”

    已经经历了太多痛苦,太多折磨的陆君颜,心痛的说出了这句让宋瑜成疼痛的话语。

    宋瑜成深吸一口气,陆君颜的一再抗拒,让宋瑜成的脸色变的有些苍白。

    “把门锁好。”说完这四个字,宋瑜成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宋瑜成的离开,反倒让陆君颜失去了所有的睡意,站在窗边的她,清楚的看到了宋瑜成一直不曾离开的车子。

    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抽了一夜烟的宋瑜成,才选择开车离开。

    宋瑜成的车子离开以后,陆君颜才返回到床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

    虽然陆君颜和陆轩被自己救回来了,韩子桓也成功的归案,可是欧阳晟却一直对自己没有好好的保护好他们母子的事情而感到有些自责。

    尤其让欧阳晟万分不解的是,当初陆君颜母子失踪的事情,自己曾经拨打过陆韦德的电话号码,可是得到的,却是一个冷漠的拒接。

    这让欧阳晟对陆韦德和陆君颜之间的关系,产生了怀疑。

    “老大,我调查到,那个陆小姐和他的老公,好像从来没有在一起生活过。”

    沈青来到欧阳晟的面前,轻声的说道。

    “没有一起生活过?”

    欧阳晟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这个时候,他想到了关于陆韦德的一些传闻,难道……

    一个大胆的猜测,在欧阳晟的脑海当中形成。

    “这件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明白吗?”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对于欧阳晟的要求,沈青从来不会拒绝。

    “老大,您放心吧,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欧阳晟点了点头,直接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心中对陆君颜和陆韦德关系产生怀疑的欧阳晟,决定亲自调查这件事情。

    一个星期以后,他得到了一个准确的答案,当看到自己调查到的结果,欧阳晟充满了震惊,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得到的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欧阳晟拿起了手边的电话,直接拨打了陆君颜的电话号码。

    突然接到欧阳晟的电话,陆君颜有些意外,不过想到自己和儿子之所以会获救,和欧阳晟是脱不了干系的。

    这让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欧阳晟邀请自己喝咖啡的提议。

    半个小时以后,陆君颜来到了与欧阳晟约好的咖啡厅。

    “抱歉,我来晚了,路上堵车。”

    陆君颜来到欧阳晟的面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欧阳晟摇了摇头,俊美的脸颊上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没关系,快坐吧,我给你点了咖啡和点心。”

    欧阳晟冲着咖啡厅的工作人员摆了摆手,工作人员立刻将准备好的小点心和咖啡,摆放在陆君颜的面前。

    欧阳晟的体贴让陆君颜有些感动。

    “欧阳先生,谢谢你救了我和小轩。”

    陆君颜充满感激的说道。

    “我只是在做我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不过我今天叫你来,是有事情想要问你。”欧阳晟取出了自己调查到的报告,放在了陆君颜的面前。

    陆君颜一脸的不解,不过在欧阳晟的注视之下,她还是打开了报告。

    当看到上面的内容时,陆君颜脸色瞬间大变。

    “你……你为什么要调查我?欧阳晟,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陆君颜拿起了检查报告,一脸紧张的看着欧阳晟,那双水一样清澈的杏眸中,透着几分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