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鸿门宴吗?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47本章字数:3229字

    几人分别来到了餐厅,让陆君有些意外的是,季晨竟然坐在了陆韦德身边的位置,这样的安排,让她有些不解,不由的看了一眼宋瑜成。

    宋瑜成的眼神儿里闪过一抹炽热,这让坐在身边的宋欣宜,心里充满了妒嫉。

    “堂兄,这是我亲自为你做的糖醋小排,你平时最喜欢吃的,快尝尝。”为了吸引宋瑜成的注意,宋欣宜夹起了一块儿小排,放在了宋瑜成面前蝗盘子里。

    “小轩,喜欢吃吗?”宋欣宜的献殷勤,宋瑜成没有任何的理会,反而一脸笑容的问着坐在自己身边的陆轩。

    陆轩看了一眼宋欣宜,又看了一眼身边的陆君颜。

    “宋叔叔,我喜欢吃。”

    宋瑜成点了点头,直接将宋欣宜夹给自己的小排,送到了陆轩的口中,这个动作,让宋欣宜气的脸色铁青。

    “陆总裁,我帮您倒酒吧?”

    接收到宋瑜成的眼神儿,坐在陆韦德身边的季晨,开始了行动,一脸甜笑的服侍着陆韦德。

    “小姐,我是一个有老婆的男人,所以请你离我远一些,我不想我老婆吃醋。”看到季晨越来越靠近自己,这让陆韦德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直接拉出了陆君颜这个挡箭牌。

    “陆总裁,我只是想给您倒杯酒,没有其他的意思,您可不要多想。”季晨倒了一杯红酒,直接放在了陆韦德的身边。

    在将酒杯放在陆韦德面前的时候,季晨的小手,有意无意的碰到了陆韦德的手臂。

    “滚开……”女人的碰触,让陆韦德一脸的厌恶,声音冰冷的对着季晨吼道。

    他这失控的反应,让在场的人除了宋瑜成和陆君颜以外,充满了诧异。

    “韦德,季秘书并没有恶意的。”

    看到季晨被吼的眼睛里含着泪花,柳絮赶紧出来打着圆场。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则才的举动过于粗鲁,陆韦德只好拿起了酒杯。

    “季秘书,很抱歉,我不喜欢和除了我老婆以外的女人的接触,所以吓到你了,这杯酒算是赔罪。”

    说完这句话,陆韦德一口将杯里的红酒喝掉。

    季晨看了一眼宋瑜成,确定他要自己继续下去,便又一次拿起了酒瓶子。

    这一次虽然她又倒了一杯酒给陆韦德,不过却聪明的并没有再与他有任何的接触。

    “堂兄,你也吃啊?”

    陆君颜的耳边,传来的一直都是宋欣宜在贴心照顾宋瑜成的声音。

    “陆夫人,不喜欢宋家厨师的手艺?”

    宋瑜成突然将目光,落在了陆君颜的身上,俊美的脸颊上挂着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

    “没……没有,厨师做的餐点很好吃。”被宋瑜成点到自己的名字,陆君颜好半响才反应过来,这个陆夫人,指的是自己。

    “老婆,吃这个。”

    为了让大家看到,自己是疼爱老婆的,陆韦德连看都没看,直接夹了一筷子的餐点,放在了陆君颜面前的盘子里。

    “爸爸,妈妈是不喜欢吃茄子的。”

    看到陆韦德夹的都是妈妈不喜欢吃的东西,陆轩不禁开口说道。

    “看来陆叔叔好像并不了解自己的老婆啊,结婚这么多年了,竟然连自己老婆的胃口都不知道。”

    宋瑜成意有所指的说道。

    “我……”陆韦德有些尴尬,他突然意识到,这顿饭对于自己来说,无疑是一场鸿门宴。

    “韦德,你认识的人比较多,身边有没有优秀的女人,给我们家瑜成介绍介绍?你也知道,我真的想要抱孙子了。”

    柳絮开口说道。

    抱孙子?听到这三个字,所有的人的心里都是思绪万分。

    尤其是陆君颜,她不禁在想。如果几年前自己和宋瑜成没有分开,那么他们两个的孩子,是不是也已经很大了?

    看到陆君颜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宋瑜成缓缓的抬起了放在桌布下的右脚。

    “嗯……”突然被宋瑜成勾住左脚,陆君颜吓了一跳。

    “妈妈,您放心吧,我会让您在最短的时间内,抱上孙子的,您的儿子想要一个女人,还需要别人介绍吗?”

    宋瑜成一脸平静的对着柳絮说道,只有陆君颜知道,他的脚正在延着自己的腿,一点一点的向上移。

    该死的臭男人,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是疯了吗?

    趁着大家不注意,陆君颜狠狠的瞪了宋瑜成一眼,明明已经触及到了这记愤怒十足的目光,不过宋瑜成却没有任何的理会,脚依旧在暧昧的摩擦着……

    该死的宋瑜成,这可是你自找的,不要怪老娘手下不留情。

    陆君颜脸上挂着笑容,不过小手却放到了桌子下面,直接落在了宋瑜成的腿上,然后用力一拧……

    “嗯……”突然的疼痛,让宋瑜成明显的发出了一声闷哼,女人,你还真是心狠。

    即使没有看到,宋瑜成也可以想像的到,自己的小腿,一定已经被陆君颜掐的一片青紫。

    “堂兄,你怎么了?”

    坐在宋瑜成身边的宋欣宜,听到了他的声音,不由的轻声的问道。

    “没事。”宋瑜成冷声的说道,目光深邃而又幽远的向陆君颜的方向扫了一眼。

    明知道宋瑜成在看自己,可是陆君颜却没有任何的理会,反而一脸微笑的照顾自己的宝贝儿子。

    “堂兄,不要老是看着一个已经成为家族妇女的女人,会起针眼的。”看到宋瑜成的目光,时不时的扫向陆君颜,而且眼神儿是那么的温柔,宋欣宜充满了妒嫉,冷声的嘲讽道。

    家族妇女?听到宋欣宜对自己的这个称呼,陆君颜眉头微挑。唇边划过一抹狡黠的光芒。

    “这位阿姨,您知道什么叫家庭妇女吗?”

    陆君颜还没有说话,坐在她身边的陆轩,突然抬起那张俊俏的小脸儿,一脸无害笑容的看着宋欣宜。

    “当然……当然就像是你妈妈这样的,嫁了人的女人,就是家庭妇女?”

    宋欣宜一脸不屑的说道。

    陆轩摇了摇头。

    “阿姨,你真的是弄错了家庭妇女这几个字的含义,像您这样一天无所事事,只知道逛街,只知道伸手要钱的千金大小姐,是永远无法体会到家庭妇女的伟大与神圣的,所以你这样的女人,是没有资格评判我妈妈的。”

    陆轩一脸认真的说道,虽然只有三岁的年纪,可是在面对宋欣宜的时候,他的俊郎小脸儿上,却没有半点的害怕,反而多了几分不属于他这个年纪应该拥有的冷静与沉着。

    好儿子,果然有种。

    听到儿子的这些话,陆君颜充满了骄傲与得意,拥有这样的儿子,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陆夫人,原来你平时都是这么教育自己的孩子的,真是丢尽了陆家人的脸面。”被一个只有三岁的孩子挖苦,宋欣宜脸上有些挂不住,不由的将满腔的愤怒,发泄在陆君颜的身上。

    陆君颜微微一笑,神色自若的看着宋欣宜。

    “宋欣宜,难道我儿子有说错话吗?他虽然年纪小,可是他却知道,什么样的人应该教育,况且我的男人就坐在身边,他都没有因为孩子的话而感到丢脸,你又凭什么认为他丢了陆家人的脸面?在宋家,你可能是被人当成大小姐看待,不过很可惜,在我们陆家人的眼中,你充其量就和我儿子口中说的一样,只知道伸手要钱的主儿。”

    陆君颜带笑的凤目中透着几分狡黠的光芒。

    “你……”宋欣宜没有想到陆君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会如此的讽刺自己,这让她的脸色瞬间变的十分的难看。

    知道宋瑜成是不可能为自己作主的,宋欣宜不禁将目光落在了身边柳絮的身上。

    “姑姑……”看到宝贝侄女被如此的嘲讽,柳絮的脸色早就变的十分的难看,如果不是因为陆韦德在,她早就命人将陆君颜母子赶出去了。

    “君颜啊,好歹我们也认识这么多年了,该收敛的时候,还是应该收敛一下,据我所知,陆家的人好像并不是很喜欢你,如果你再执意的纵容自己的儿子,只会让陆家的其他人更加的厌恶你们母子。”

    柳絮一脸笑容的看着陆君颜。

    陆君颜冷哼一声,一双美丽绝伦的凤目,突然升起了一抹冰冷。

    “我会落到如今的地步,还多亏了当初您的帮助,如果不是您帮助我介绍男人,我怎么可能会嫁进陆家呢?所以有机会我还真的应该好好的感谢感谢您。”

    陆君颜的话,让柳絮心里咯噔一下,不安的看了一眼一直没有说话的宋瑜成。

    妈妈介绍男人给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瑜成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疑问瞬间犹然而生。

    “陆君颜,你应该庆幸,自己是借了陆总裁的光儿,要不然你怎么可能有机会踏入宋家?”

    宋欣宜一副趾高气昂的看着陆君颜。

    陆君颜微微一笑,不过笑容却没有传到眼底。

    “宋小姐,我想你可能误会了,对于宋家,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再踏入,如果今天不是你们宋家人的邀请,就算是八抬大轿摆在我的面前,我也没有想过要来宋家,还有一点我要提醒你,几年前我随意在宋家出入的时候,你还是一个被家人流放在外面的小女生。”

    陆君颜甜美的嗓音中多了几分让人感到刺骨的清冷。

    不是宋家正牌大小姐的身份,这一直是宋欣宜心底最遗憾的事情,她清楚的知道,虽然大家现在很尊重自己,可是一旦自己失去了姑姑的疼爱,或许自己连生活的能力都没有。

    今天自己心底的痛,却被陆君颜这样明目张胆的揭穿,宋欣宜气的脸色铁青,拿起手边的杯子,便向陆君颜的方向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