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被抽打耳光的宋欣宜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47本章字数:3190字

    宋欣宜的杯子还没有甩出去,手腕已经被身边的宋瑜成扣住。

    “堂兄,你……你这样当着人家老公的面儿,维护一个女人,有些不妥吧?”宋瑜成对陆君颜的维护,让宋欣宜十分的不爽,刻意抬出了陆韦德。

    一抹邪魅的笑容快速的在宋瑜成的俊脸上浮起。他不紧不慢的拿起了宋欣宜手中的杯子。

    然后微微俯下身,将薄唇凑到了宋欣宜的耳边。

    “如果不想好好的吃饭,就立刻给我滚回房间。。”宋瑜成的声音不是很大,可是却透着刺骨的冷意,吓的宋欣宜小脸儿瞬间变的惨白。

    “王妈,给陆夫人盛碗汤,记得,陆夫人不喜欢吃姜片,一定要把姜片挑出去,明白吗?”宋瑜成的话,再一次让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尤其是陆韦德,脸色瞬间变的十分的难看。

    “瑜成,你这是摆明了在找我的难看吗?”陆韦德用力的将手中的筷子拍在桌子上,声音冰冷的问着宋瑜成。

    “我怎么可能找陆叔叔的难看呢?只不过我恰巧知道,您的老婆,我前任的女朋友,最不喜欢闻的,就是姜片的味道,陆叔叔,我和她已经是过去式的事情了,你不会一直还在计较吧。”

    宋瑜成优雅的撬起二朗腿,俊美的脸颊上始终挂着一抹坏坏的笑容。

    “陆总裁,您不要生气,我们家总裁也不是有意的,只是恰好他和陆夫人认识罢了。”季晨在接收到宋瑜成的眼神儿示意以后,直接将手握在了陆韦德的手腕上。

    “滚开……”当季晨的手落在自己的手臂上时,陆韦德无法控制心底的那股犹然而生的恶心,用力的将季晨推开。

    看到这一幕,宋瑜成验证了自己的猜测,看来陆韦德确实是一个不喜欢女人的男人。难怪他会和那个小男人,那么的亲密。

    “女人,你辛苦了。”

    宋瑜成突然开口对陆君颜说道,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字,可是里面却充满了对陆君颜的怜悯与同情。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君颜被宋瑜成今天的举动,弄的一头雾水,她只知道,陆韦德是真的生气了,因为女人的靠近。

    “韦德,快坐下来,不要生气,瑜在在你的眼里,应该只是一个孩子,而且你现在和君颜感情很好,要怪就怪他们有缘无份,而且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提也罢。”

    弄不懂儿子到底在搞什么的柳絮,在向他投去一记警告的眼神儿以后,赶紧来到陆韦德的面前,安慰着他。

    “柳絮,你真的应该好好的教育教育自己的儿子了,幸好我和你认识,如果换成另外一个人,一定会以为他在勾引自己的老婆,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真的是无法想像的。”

    柳絮的劝说,让陆韦德的情绪缓解了很多,脸色也不再像刚才那样的难看。

    达到了自己的目光,宋瑜成也没有再继续的刁娜陆韦德,这让陆君颜长松一口气。

    虽然晚餐十分的丰富,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陆君颜吃的很少。

    晚餐在大家各怀心思的诡异气氛中结束,当陆韦德提出要离开的时候,陆君颜暗自松了一口气。

    “等一下。”就在陆韦德准备带着陆君颜和陆轩离开时,宋瑜成突然走到了他们的面前。

    “小轩,这是你喜欢吃的糕点,叔叔特意让厨师为你做的,记得,回家一定要多吃点儿,知道吗?”

    宋瑜成将准备好的糕点,放在了陆轩的手上,俊美的脸颊上始终挂着温柔的笑容。

    “谢谢叔叔。”

    宋瑜成点了点头,亲自将他们‘一家三口’送出宋家大宅。

    “妈妈,你怎么了?”

    就在要上车的时候,陆轩明显的发现,妈妈的脸色突然变的有些苍白,而且双手也一直在捂着胃部。

    “妈妈,你是不是胃又痛了?”

    曾经看到过妈妈被胃痛折磨的死去活来的样子,陆轩吓的小脸儿苍白。

    “妈妈……妈妈没事。”

    陆君颜接连做了几个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压抑住胃部的那股疼痛,可是……可是疼痛不但没有缓解,反而越来越剧烈。

    “爸爸,你能不能送妈妈去医院?”

    陆轩哀求着身边的陆韦德,陆韦德只是看了陆君颜一眼,便坐上了车子。

    “我还有事,你们自己回去。”

    说完这句话,陆韦德直接开车离开。

    “妈妈没事……”害怕儿子着急,陆君颜强挤出一抹笑容,该死的陆韦德,竟然这么的无情,早晚有一天,老娘要说出你全部的秘密。

    看着远去的车子,陆君颜气的咬牙切齿。

    “我们去前面的公车站点。”

    陆君颜用力的捂着疼痛的胃部,然后牵着陆轩的小手,费力的向前面很远处的公交站点儿走去。

    只是刚走了两步,陆君颜便明显的感觉到,疼痛让自己的双腿充满了无力感。

    看到妈妈痛的跌坐在地上,陆轩吓了一跳。

    “宋叔叔……”

    陆轩大声的冲着宋家大宅的方向喊道。

    原本已经进屋的宋瑜成,突然听到了陆轩的喊声,这让他的眉头微挑,立刻冲出了房间。

    “少爷,那个陆总裁已经开车走了,不过陆夫人和孩子,好像……没走。”

    一个听到陆轩声音的保全,来到了宋瑜成的面前,轻声的说道。

    他们没走?

    宋瑜成想都没想,直接冲出了院子,果然在外面不远处,看到了跌坐在地上的陆君颜。

    该死

    借着月光,宋瑜成清楚的看到了陆君颜布满痛苦的脸颊。

    “叔叔,妈妈……妈妈胃很痛。”

    看到宋瑜成,陆轩仿佛看到了希望,大声的冲着他喊道。

    宋瑜成几大剑步来到了他们母子的面前,直接将陆君颜抱在怀里。

    “宋瑜成,你……你放开我。”害怕被人发现自己被宋瑜成抱在怀里,引起不必要的议论,即使胃痛的仿佛要让自己窒息,陆君颜依旧在宋瑜成的怀里挣扎着。

    “不许再动了。”

    宋瑜成声音透着一抹担忧,他小心的叮嘱着陆轩跟着自己,然后便带着他们母子,回到了宋家。

    “堂兄,你怎么又把这个女人带回来了?”看到宋瑜成竟然抱着陆君颜走进大厅,宋欣宜恨不得一脚踢过去。

    “我妈妈胃痛。”陆轩说道,害怕宋欣宜再找妈妈的麻烦。

    “胃痛?”

    宋欣宜冷哼一声,直接挡住了宋瑜成的去路。

    “堂兄,胃痛只是这个女人想要勾引你的一个借口而已,刚才走的时候还好好的,还有说有笑,怎么可能这么一会儿功夫,就胃痛?这不是摆明了想要上你的床吗?”

    宋欣宜充满不屑的看着陆君颜。

    该死的宋欣宜,如果不是老娘现在连喘息都费劲,老娘一定会撕烂你的嘴巴。

    “阿姨,您的嘴巴这么臭,应该回房间好好的刷刷牙了,要不然不会有男人想要靠近你的,因为他们害怕会被你的臭嘴巴熏倒在地上。”

    陆轩冷声的嘲讽着宋欣宜,欺负我的妈妈?哼,没门儿。

    “你这个臭小子。”

    被一个只有三岁的孩子接二连三的嘲讽,宋欣宜的脸色变的十分的难看,她抬起手便向陆轩的身上拍去。

    陆轩快速的躲在了宋瑜成的身后。

    “宋欣宜,如果你再敢对他们母子动手,我绝对会让佣人将你赶出宋家。”

    冰冷的警告,带着狠戾的味道,响在宋欣宜的耳边。

    “堂兄,你真的是鬼迷心窍了,一个被男人上过多次的女人,你竟然还想要,你就不嫌她脏吗?”

    听到这句话,宋瑜成那双利眸立刻危险的眯在一起,他轻轻的将陆君颜放在地上。

    就在宋欣宜以为,自己的话让堂兄改变了主意的时候,一记夹杂着冷风的耳光,无情的抽打在她的脸上。

    “滚。”犹如从寒潭里捞出来的字眼儿,吓的身边想要将宋欣宜扶起来的佣人,赶紧退到了一旁,生怕扫到宋瑜成的龙尾。

    “小轩,我们走。”

    宋瑜成再一次将陆君颜抱在怀里,轻声的对着身边的陆轩说道。

    “阿姨,我妈妈是不容你欺负的。”

    说完这句话,陆轩才跟在宋瑜成的身后,和他一起走进了房间。

    七年前,自己曾经来过这个房间,对于这里的一切,陆君颜是再熟悉不过了,只是陆君做梦都没有想到,七年后,自己再一次踏入了这个房间,让她更没有想到的是,房间里的摆设,竟然和七年前一模一样,没有半点的变化。

    “你……”

    陆君颜一脸意外的看着宋瑜成。

    宋瑜成挑起剑眉,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

    “这里有你的味道。”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句话,却让陆君颜的心里咯噔一下。

    宋瑜成感觉到了陆君颜的不自在,所以立刻转身离开。

    功夫不大,他拿着一粒药片和一杯温水,回到了陆君颜的面前。

    “把药吃了,疼痛会缓解的。”

    陆君颜点了点头,虽然不喜欢吃药,可是却不想看到儿子那张布满担忧的小脸儿,她还是强忍着,捏着鼻子将药片放在了自己的口中。

    “今晚留在这里,我会亲自照顾你。”

    宋瑜成将陆君颜扶躺在床上,轻声的在她的耳边说道,温柔的将被子盖在她的身上。

    留在这里?听到这几个字,陆君颜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妈妈咪呀,你饶了我吧,如果我要是留在这里,一定会被柳絮或者是宋欣宜撕成碎片的。

    “我……我还是回去吧,我不想死在这里。”说完这句话,陆君颜强忍着胃痛,下床便拉着儿子的手,向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