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一间房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47本章字数:3349字

    “妈咪……”刚刚走到门口,陆颜便痛的蹲在了地上,这可是让身边的陆轩吓了一跳。

    看着倔强的陆君颜,宋瑜成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陆君颜面前的他,这一次直接将陆君颜抱在怀里。

    “今天晚上,哪儿都不许去,如果你再敢行走半步,我就直接打电话给陆韦德,或许让他今天晚上照顾你。”

    宋瑜成将陆君颜抱到床上以后,便俯下身,在她的耳边说出了这些话。

    “你……你在威胁我?宋瑜成,我现在可是一个病人。”陆君颜冲着宋瑜成喊道,如果可以,她现在很想将宋瑜成一脚踢开。

    “知道自己是一个病人?”宋瑜成骨节分明的大手,挑起了陆君颜小巧的下巴。

    “我……我当然知道。”当着儿子的面儿,被宋瑜成挑起下巴,这样亲密的动作,让陆君颜有些羞涩。

    “如果知道,就乖乖的听话,不要惹我生气,明白吗?”如果不是因为有孩子在,宋瑜成一定会亲吻在陆君颜那娇艳欲滴的樱唇之上。

    “可是……可是我留在这里,会有杀人之祸的。”在说到这句话的时候,陆君颜不禁有些胆怯,想到外面的宋欣宜和柳絮,可能随时会进来,她便有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

    “你在怕妈妈和欣宜?”在陆君颜的眼底,捕捉到了一抹不安与惊恐,宋瑜成才意识到陆君颜内心的恐惧。

    “我……我当然会害怕,毕竟我只是一个小人物,而且身边还带着我的宝贝儿子,我不能容许他有半点的伤害,你明白吗?”

    陆君颜强忍着剧痛,坐起身,一脸认真的看着宋瑜成。

    她可以不在意自己的生命,可是却不得不在意宝贝儿子的安全。

    宋瑜成深吸一口气。

    “我向你保证,孩子在宋家,不会发生任何的危险,用我的生命向你保证。”

    宋瑜成一脸正色的说道。

    “你……”陆君颜没有想到,宋瑜成竟然会如此认真的在发誓,这样认真望着自己的宋瑜成,让陆君颜的眼前,浮现出几年前,两人在一起的每一个幸福的画面。

    “在想什么?”看到陆君颜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宋瑜成不禁轻声的问道,每一个字眼儿都犹如清泉一样的滴在陆君颜的耳边。

    “我……我在想你以前的恶行。”

    在说到恶行两个字的时候,陆君颜的唇边,不由的划过一抹淡淡的笑容。

    “我终于看到你笑了。”

    看到陆君颜脸上那抹灿烂的笑容,宋瑜成是打心底往外开心。

    “当……”突然响起的敲门声,让陆轩吓了一跳,几乎是房门响起的那一瞬间,他便冲到了陆君颜的面前。

    “妈妈,我……我害怕。”

    对柳絮充满恐惧的陆轩,有些不安的轻扯陆君颜的衣袖。

    “放心吧,叔叔会保护你。”

    看到孩子吓成这个样子,宋瑜成也是充满了自责。

    “妈妈,我们可以相信他吗?”

    宋瑜成走向门口,看着宋瑜成离去的背影,邵宁不由的轻声的问道。

    陆君颜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我们不需要任何人,等到妈妈攒够了钱,给你做换心手术,到时候我们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找一个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过我们平静的生活。”

    陆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堂兄,我是来给你送夜宵的。”

    果不其然,站在外面的,就是一直讨厌陆君颜,恨不得镣了陆君颜的宋欣宜。

    只见她的手里端着托盘,托盘里摆放了几样平时宋瑜成最喜欢吃的小点心。

    看到宋欣宜,陆轩的眼底划过一抹狡黠的光芒。

    “叔叔,我也饿了。”原本陆轩是不打算理会宋欣宜的,可是在看到她狠狠瞪着妈妈的眼神儿时,陆轩的眉头微挑,一抹狐狸一样狡诈的笑容,快速的在他俊俏的小脸儿上浮起。

    “饿了?”宋瑜成原本是打算将宋欣宜推出去的,不过在听到陆轩的话以后,立刻接过了她手中的托盘。

    看到自己精心准备的小点心,就这样的被一个孩子吃下,而且还是陆君颜的孩子,宋欣宜更是充满了妒嫉。

    冲到陆轩面前的她,直接抢下了他手中的点心。

    “这是我为堂兄准备的,你不配吃。”

    宋欣宜粗鲁的动作,正好碰到了陆轩的小手,陆轩在看到宋欣宜那双恨不得杀了妈妈一样的目光以后,顺势扑在了宋瑜成的怀里。

    “叔叔,我手痛。”

    陆轩抬起那只只是被宋欣宜碰了一下的小手,一脸委屈的看着宋瑜成,那双圆滚滚的大眼睛里,此时氤氲着一层泪花,这样的陆轩,让人感到心疼。

    “欣宜,你太过分了,给我出去。”

    看到陆轩委屈的小表情,宋瑜成可是充满了心疼,冰冷的嗓音是宋欣宜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堂兄,你……你为了一个孩子这样的吼我?我才是你的堂妹啊?”

    宋欣宜也是一脸的委屈,自己根本就没有用力,怎么可能会让他这么痛?

    “妈妈,这个阿姨好凶。”

    陆轩一脸‘委屈’的扑在了陆君颜的怀里。

    明知道宝贝儿子在演戏,可是陆君颜却不想在这个时候揭穿他,她将儿子护在怀里。

    “宋小姐,我知道你一直瞧不起我们母子,可是我们母子又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一定要这样的伤害我们吗?小轩他只是一个三岁的孩子,如果你因为他吃了你的点心而非要惩罚一个人的话,我宁愿代替我的儿子接受你的惩罚,谁让他嘴馋,吃了你精心为自己的堂兄准备的点心呢?”

    陆君颜轻声的嗓音,配合着她有些苍白的脸色,有着说不出的楚楚可怜。

    “王妈……”在外面的佣人王妈,在听到宋欣宜的招唤以后,立刻来到他的面前。

    “将欣宜拖出去,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她再靠近我的房间半步。”

    宋瑜成的话音刚落,宋欣宜的脸色瞬间布满了愤怒,她知道堂兄一直维护陆君颜,可是却没有想到,他却当着陆君颜的面儿,如此的让自己下不了台。

    “陆君颜,不要以为自己胜利了,充其量你只是一个被其他男人玩儿弄过的女人,等我的堂兄玩儿够了你,他就会将你扫地出门,到时候你这个淫荡的女人,会失去一切。”

    宋欣宜发疯似的冲着陆君颜破口大骂。

    让她结束这种辱骂的,是一记夹杂着冷风的耳光。

    “堂兄,你……你打我?”

    宋欣宜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宋瑜成会狠狠的抽打自己,而且是为了陆君颜这个下贱的女人。

    “如果再有半个侮辱他们母子的字眼儿,从你的口中说出来,宋欣宜,我会立刻派人将你推出宋家,现在给我滚,滚的越远越好。”

    宋瑜成冰冷的嗓音中已经透着几分嗜血的味道。

    宋欣宜气的全身发抖,不过最后在宋瑜成怒视的目光狠瞪之下,她还是心不甘,情不愿意的离开了房间。

    陆君颜也没有想到,宋瑜成会抽打宋欣宜的耳光,看着宋欣宜那瞬间红肿的脸颊,陆君颜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自己和儿子一直在演戏,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我知道你们在演戏。”陆君颜刚想解释,耳边便传来了宋瑜成低沉而又充满磁性的嗓音。

    “你……你知道?”陆君颜一脸的诧异,挑起秀眉的她,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宋瑜成。

    “欣宜一直受到我妈妈的宠爱,有些无法无天了,我只不过是借由着这个机会,让她受到一点儿教训而已。”

    宋瑜成坐在了陆君颜的对面,优雅的撬起二朗腿,神色中透着一股独有的悠然自如。

    “好了,早点儿睡吧。”

    看到陆君颜那张依旧有些苍白的脸颊,宋瑜成站起身,转身向门口走去。

    “你……你要去哪儿?”看到宋瑜成要走,陆君颜不禁有些担忧,担心柳絮或者宋欣宜会再一次找自己的麻烦。

    “放心吧,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说完这句话,宋瑜成直接向门口走去。

    就在陆君颜担忧的无法入睡的时候,宋瑜成拿着一床被子,回到了房间。

    看到宋瑜成,陆君颜长松一口气。

    “我……我和小轩可以睡在沙发上,这里毕竟是你的房间,你还是睡在床上吧?”

    看到宋瑜成将被子铺在沙发上,陆君颜有些不忍心,毕竟以他那得天独厚的健硕身材躺在狭长的沙发上,还是会很不舒服的。

    铺好被子的宋瑜成,来到了陆君颜的面前,骨节分明的大手挑逗似的勾起她的下巴。

    “我没有想过要让一个病人睡在沙发上,听话,快睡吧。”犹如红酒一样醇厚的嗓音,缓缓的在陆君颜的耳边响起。

    “我……我先睡了。”触及到宋瑜成那双一直闪烁着炽热火焰的黑瞳,陆君颜有些羞涩,赶紧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将被子盖在他们母子的身上,宋瑜成才返身走向沙发。

    虽然和陆君颜没有任何的亲密接触,可是和她睡在同一个房间里,宋瑜成还是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幸福感。

    陆君颜以为,换了新的环境,自己肯定会无法入睡,可是却没有想到,自己这一夜睡的竟然这么的安稳,而且一夜无眠到天亮。

    如果不是儿子清脆的嗓音在自己的耳边响起,陆君颜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要睡多长时间。

    “妈妈,醒醒吧,已经天亮了。”

    陆轩轻摇陆君颜的肩膀,在看到她睁开眼睛以后,俊俏的小脸儿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叔叔,妈妈醒了?”

    叔叔?等等,自己现在在哪儿?

    陆君颜腾地坐起身,首先映入到眼帘的,便是宋瑜成那张绝尘的样貌。

    直到这个时候,陆君颜才想起,自己昨天晚上是睡在宋家,而且是睡在他的床上。

    “快起来穿衣服吧,你的衣服我已经让佣人烫好了。”陆君颜低沉的犹如大提琴一样浑厚的嗓音,缓缓的飘落在陆君颜的耳边。

    穿衣服?听到这三个字,陆君颜下意识的低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