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面临更大的尴尬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48本章字数:3593字

    宋瑜成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警局。

    “瑜成……”看到宋瑜成,陆君颜直接走到他的面前,刚刚被保释成功的她,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瑜成,你放心吧,我已经找到了一个目击者,她亲眼看到,君颜被人灌入了一杯酒,而在起纷争的时候,她小心的将那杯酒收起来了,经过化验,证实里面残留着毒品,所以完全可以证明,君颜不是吸毒,而是被人强迫的。”

    虽然忙了一夜,一夜未合眼,可是欧阳晟的脸上,却一直挂着开心的笑容,尤其在看到陆君颜脸上露出笑容的时候,他心底的那份激动,更是浓厚。

    “欧阳晟,谢谢你,总是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在我的面前,谢谢。”陆君颜走到欧阳晟的面前,一脸真诚的道谢。

    这几次欧阳晟对自己的帮助,她相信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我们是朋友,这是应该的,你一晚上没睡了,快回去休息吧。”

    欧阳晟柔声的说道。

    看到欧阳晟一直用温柔的眼神儿看着陆君颜,站在身后的沈青,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心里划过一抹疼痛的她,默默的向后退了好几步。

    在办理好所有的手续以后,陆君颜便和宋瑜成回到了别墅。

    “小轩去学校了?”没有看到儿子,陆君颜心里有些不安,尤其是一晚上没有听到儿子的声音,她不知道儿子有没有哭泣。

    “我已经送他去学校了,放心吧,他昨晚一直睡到今天早上,所以并不知道你的事情。”

    宋瑜成走到陆君颜的面前,轻声的说道。

    听到宋瑜成的话,陆君颜才长松一口气,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与宋瑜成之间,竟然靠的这么的近,近到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我……我去洗澡。”

    看到宋瑜成微微俯下身,陆君颜吓的向后退了一步,匆忙的向浴室走去。

    陆君颜刻意的闪躲,让宋瑜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时候,才可以真正的让她敞开心扉,没有任何顾虑的与自己在一起。

    一个小时以后,陆君颜走出了浴室,洗过热水澡的她,精神明显的好了很多,尤其是那张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此时也是布满了红晕。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去吃点儿东西吧。”一直坐在沙发上的宋瑜成,在看到陆君颜走出浴室,不禁轻声的说道。

    “好,我们去吃早餐。”

    两人很快的来到了早餐,简单的吃过早餐,由于公司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所以在叮嘱陆君颜好好休息以后,宋瑜成便离开了别墅。

    经历了一个晚上的折磨,将宋瑜成送走以后,陆君颜便回到了房间,直接趴在了床上。刚要闭上眼睛,手边的电话便响了起来。

    看到是曾晓丽的电话号码,陆君颜赶紧按下了接通键。

    刚刚接通电话,耳边便传来了曾晓丽的哭声,这让陆君颜有些意外。

    “君颜,我就在你家门口,我能不能见你?”

    过了好一会儿,陆君颜才听到曾晓丽的声音。

    在门口?难道就在外面?

    “你在那里等我,我马上出去。”

    挂断电话的陆君颜来不及披上衣服,便跑出了房间。

    跑到大厅门口的她,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铁门外,不停走来走去,明显心神不宁的曾晓丽。

    她赶紧来到门口,吩咐保全打开铁门,然后将曾晓丽拉到自己的面前。

    “你怎么来了?”

    “我……”看到陆君颜有些苍白的脸色以及那明显的黑眼圈,曾晓丽更是充满了自责,一向比较坚强,不喜欢哭的她,却止不住的流下了泪水。

    “晓丽,你这是怎么了?”

    这可是曾晓丽第一次在自己的面前,哭的如此的厉害,这让陆君颜倒有些不知所措。

    “我……我是来向你道歉的,如果不是我要求你陪我去那家酒吧,昨天晚上的事情也不会发生了,君颜,你打我骂我,我都会接受的。”

    曾晓丽抓着陆君颜的手,充满自责的说道。

    “你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才哭的这么的伤心?”

    陆君颜挑起秀眉,轻声的问道。

    “当然了,你昨天晚上肯定吃了不少的苦,都是我造成的,我当然很伤心了。”

    陆君颜摇了摇头,将曾晓丽拉到了客厅。

    “昨天晚上,我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欧阳晟很照顾我的,审讯完以后,我便被他送到了办公室,今天一大早,他便为我办理好了保释手续。”

    陆君颜简单的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曾晓丽。

    听到陆君颜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曾晓丽才长松一口气,如果陆君颜受到伤害,她相信自己一辈子都会不安的。

    “君颜,你有看……看今天的报纸吗?”曾晓丽突然想起了报纸上的内容,不由的小心的问着陆君颜。

    “报纸?”

    陆君颜摇了摇头。

    “我回来以后便洗澡了,然后吃早餐,这会儿刚想睡一会儿,你就来了,根本就没有时间看报纸,而且你知道的,我很少看报纸的。”

    陆君颜淡淡的说道,对于报纸上的内容,她完全不感兴趣。

    “你……你还是看一下吧,要不然被记者抓住,可能……可能会不知所措的。”

    想了一会儿,曾晓丽还是决定将报纸上的事情,告诉陆君颜。

    “你……你成为了报纸的头版头条。”曾晓丽小声的说道。

    “头版头条?”听到这几个字,陆君颜的心底顿时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她赶紧在桌子上找寻今天的报纸。

    可是找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发现今天的报纸,这让陆君颜着急的叫来了佣人。

    “今天的报纸呢?在哪儿?”

    面对陆君颜的询问,佣人有些欲言又止。

    “快告诉,报纸在哪儿?”

    一直得不到佣人的任何回应,陆君颜有些着急的再一次问道。

    “少爷……少爷收起来了。”

    看到陆君颜那么的着急,佣人只好说出了实情。

    “收起来了?”陆君颜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她知道能够让宋瑜成收起报纸,这件事情一定是很重要。

    “君颜,你要去哪儿啊?”看到陆君颜向楼上跑去,曾晓丽有些担忧,紧紧的跟在她的身后。

    回到房间的陆君颜,立刻打开了电脑,快速的进入到一个网站。

    当她看到上面的内容时,整个人都惊呆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

    “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陆君颜声音颤抖的问着站在自己身边的曾晓丽,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摊上了吸毒的事情。

    “今天早上,这些新闻都是今天早上报导出来的,据我所知,宋瑜成已经收购了所有今天的报纸,网上的内容,应该是网友转载的。”

    曾晓丽轻声的说道。

    看着新闻里那些尖锐的字眼儿,陆君颜难以想像,外面已经疯传到什么样的地步。

    “晓丽,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先回去吧。”

    陆君颜说道。

    “你……你一个人真的可以吗?”曾晓丽有些不太放心。

    “放心吧,我只是想静一静,我不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毕竟我还有一个可爱的宝贝。”

    曾晓丽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曾晓丽离开以后,陆君颜便走到了窗边,遥望着远处,每当遇到事情的时候,陆君颜会做的事情,都是站在窗边,让冷风吹醒自己,不要让自己失去理智。

    陆君颜可以想像的到,外面的记者一定是在疯狂的寻找着自己,毕竟自己从前的身份可是陆氏集团的总裁夫人。

    “陆小姐,你要去哪儿啊?”看到陆君颜下楼要出去,佣人有些担心。

    “我要去接小轩,马上就要到他放学的时间了。”

    陆君颜一边穿鞋,一边说道。

    “可是……可是学校已经聚焦了很多的记者,您确定要去吗?”

    佣人将刚刚得到的消息,告诉了陆君颜。

    “学校有记者?”听到这几个字,陆君颜心里咯噔一下,她最不希望的,就是儿子的平静生活被打乱,如果这个时候自己贸然的去接他,一定会引起骚动的,到时候可能会一发不可收拾。

    “妈咪……”就在陆君颜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儿子悦耳的清脆嗓音。

    “小轩……”看到陆轩和宋瑜成一起走进来,陆君颜的脸上立刻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她紧走几步,来到了儿子的面前,直接将他抱在怀里。

    “是宋叔叔提前接我回来的,妈咪,我们的学校门口,有很多的记者。”

    陆轩小声的说道。

    陆君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真的不知道要如何的告诉儿子,那些记者是针对自己而来的。

    “小轩,快去洗手,然后回房间做作业,今天晚上,宋叔叔做你最喜欢吃的可乐鸡翅,好不好?”

    看到了陆君颜眼底的那抹悲伤,宋瑜成走到了陆轩的面前,笑着说道。

    “好,我去做作业。”陆轩从陆君颜的怀里跳下来,一蹦一跳的向自己的房间跑去。

    看着儿子走进房间,陆君颜才来到宋瑜成的面前。

    “谢谢你帮我接回儿子。”

    陆君颜悦耳的嗓音犹如一缕清泉,缓缓的滴入到宋瑜成的耳边,尤其是陆君颜那双迷人的闪亮的大眼睛,更是让宋瑜成心里划过一抹悸动。

    “我去做可乐鸡翅。”

    看着宋瑜成走进厨房的背影,陆君颜的眼底划过一抹复杂。

    原本就充满自卑的她,因为报纸上的内容,更是不知道要如何的面对宋瑜成,陆君颜预感到,自己与宋瑜成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

    当天晚上,在吃过晚餐以后,宋瑜成便主动的离开了别墅,报纸上的内容,他一字未提。这也让陆君颜长松一口气。

    将孩子哄睡以后,陆君颜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铃……”

    突然听到电话的铃声,一直沉浸在自己思绪当中的陆君颜吓了一跳。

    看到是欧阳晟的电话号码,陆君颜才松了一口气。

    “你……好吗?”电话刚刚接通,耳边便传来了欧阳晟充满关心的询问,这样的关心,让陆君颜的心里暖暖的。

    “我很好,谢谢。”

    已经看过报纸上内容的欧阳晟,对陆君颜的情绪十分的担忧,所以他径自开车来到了宋瑜成郊区的别墅。

    在看到宋瑜成的车子停在院子里,欧阳晟打消了下车的念头。直到宋瑜成开车离开,他才拨打了陆君颜的电话。

    听到她依旧温柔的嗓音,欧阳晟的薄唇划过一抹淡淡的浅笑。

    “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我会帮你的。”短短的一句话,却让陆君颜充满了感激,两人又聊了几句,才双双挂断电话。

    欧阳晟是看着陆君颜房间的灯关掉以后,才开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