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想妈妈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16本章字数:1131字

    “你这个小贱人怎么追到这里来了?”阮曼儿只是愣了两秒,便几步小跑过去,对着欧雪低吼。

    左承浦眸子一缩,“怎么回事?”

    欧雪的眼眶倏的红了,一双黑眸蓄满了盈盈的泪水,她抬手指向阮曼儿,“她打我!”

    说话的时候,她故意把脸侧了侧,欧雪被阮曼儿打过的脸还清晰印着五个指痕,有的地方似乎还被指甲划出了血,那一刹那,左承浦只觉得眼睛一痛。

    他侧目看向阮曼儿,眸光已经冷的像是冰刀,“是你打伤她的?”

    阮曼儿被左承浦骤然冷硬的表情吓住,“是……是这个小贱人先碰倒我的……啊——”

    她后面的话没有说完,脸上就重重的挨了一巴掌。

    欧雪没料到左承浦这么现报,直接替她还了回去,她有些害怕的抓住左承浦的胳膊,身体朝他身后躲去。

    阮曼儿捂着火辣辣的脸,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承浦,你……你为了这个小贱人打我?”

    本来左承浦打了她,也觉得自己冲动了,可他片刻的不忍也因为阮曼儿对欧雪的辱骂而消失不见,他目光冰冷的看着她,沉声警告,“不要再有下次,滚!”

    阮曼儿并没有走,而是直直的瞪着他,近乎歇斯底里的质问,“她是谁?左承浦她是谁?要让你这样护着她?”

    她实在不明白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小丫头,到底何德何能,竟然让一直宠着她的男人动手打她?

    左承浦看了眼欧雪,并没有回答,欧雪这时从左承浦身后探出脑袋,“阿姨,你大概没看今天的报纸吧?看过了,就知道我是谁?”

    “雪儿,”左承浦低呵,然后看向阮曼儿,声音已经没有先前那般冷硬,“赶紧换好你的衣服走人。”

    阮曼儿今天还真没看报纸,虽然她一肚子狐疑,但此刻很明显不适合再纠缠,而且她看得出来左承浦很维护眼前的丫头,她愤恨的瞪了眼欧雪,然后哭着跑回卧室。

    欧雪看着左承浦的清凉穿着,她再傻也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一抹酸涩浮上心头,脱口问道,“叔叔,我是不是打扰了你的好事?”

    “咳,”左承浦有些尴尬,咳嗽了两声,回避掉她的问题,对她说道,“赶紧去沙发上坐好,我给你清理伤口。”

    望着他的背影,欧雪只觉得胸口有什么酸酸的东西在翻涌,像是喝了醋似的,十分不是滋味。

    左承浦拿来医药箱,一股刺鼻的药味窜入欧雪的呼吸,她立即捏住鼻子,摆着手,“不要!”

    “乖,你的伤口需要消毒,否则感染了会留下疤痕的,”左承浦哄劝着她,取出一瓶消毒水,拿起棉棒小心的给她清洗。

    消毒水渗到伤口里,皮肤划过滋拉拉的痛意,欧雪有些受不了,“啊……疼……”

    她叫的时候,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委屈,还有疼痛,这一刻,谦虚她十分的想念妈妈。

    左承浦听到她的叫声,停住了手里的动作,抬头看到她委屈的表情,心口猛然疼了一下,“对不起雪儿,叔叔没有照顾好你”。

    听到他这样说,欧雪的眼泪哗啦掉了下来,大颗大颗的砸在他的手背上——

    “雪儿……”她的眼泪让左承浦一时无措。

    “我想妈妈了,”欧雪说完,哇的一声哭出来,伸手紧紧抱住了左承浦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