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都是疯狗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17本章字数:1413字

    电梯内,一个男人一个女孩,两个人对立着,她一直看着他,看得他都有些不自在。

    左承浦清了清嗓子,“雪儿,你是不是嫌刚才那个姐姐伤到你了,所以连叔叔也一起讨厌了?”

    欧雪低着头,左脚尖踩着右脚的,十足十孩子无聊的动作,听到左承浦问自己,她抬起头来,侧目看着他,“如果我说是,我讨厌那个女人,你以后就不会与她来往了吗?”

    她的眼神里跳动着一种很强烈的情绪,而这种情绪,左承浦看不懂,不止是她的眼神,他发现她的世界,他也不懂,更猜不透她的想法,但他很清楚,她现在情绪很激动,所以他用沉默来结束这个话题。

    她还是个孩子,他的事,不需要给她说太多,左承浦这样想。

    只是在欧雪看来,他的沉默就是答案,他在告诉她会娶阮曼儿,这让欧雪说不出的生气,一直到车上,她都扭着头,理都不理他。

    她的脾气很古怪,完全没有她母亲一点温和,如果不是她们母女长的太像,左承浦都怀疑她到底是不是冉柠所生?

    冉柠......

    想起她,左承浦心头一暖,同时也对身边这个耍性子的小女孩也多了份包容。

    她是冉柠的女儿,都说爱屋及乌,他应该像疼爱自己的女儿一样疼她才对。

    医院,慕承浦停下车,看着医院的LOGO,欧雪哪还顾得怄气,手颤抖的抓着车门,面色微白,声音也怯怯的,“真要打针吗?”

    左承浦想起了冉柠曾经给他说过她怕针的事,可是今天这种情况不打针,他又不放心。

    “不一定,让医生看看再说,如果不需要就不打,”左承浦半哄半劝。

    欧雪的手仍紧抓着车门,左承浦伸手轻轻的握住她的,并小心的去掰她纤细的手指,“有叔叔在,就算打针也没关系,不是吗?”

    “乖,有叔叔在!”左承浦为她拉开了门,小心的牵着她往前走。

    他的大掌包裹着她的,掌心温暖干燥,有着他的气息,热热的,一股莫明的情愫顺着被他握着的指尖,如同一条小蛇就那样钻进了欧雪少女的心里......

    医生办公室。

    一个法国医生仔细的检查了欧雪的伤口,“红肿意味着发炎感染了,而且是被抓伤,建议先打破伤风,然后再打消炎针……”

    欧雪听不懂大夫嘴里叽哩呱啦的法语,她只是木然的看着左承浦,只见他点头、皱眉,却猜不透医生到底说了什么。

    “他怎么说?”欧雪碰了下左承浦,低问。

    “说要打针,”左承浦小心的观察着她的反应。

    “啊,不!”欧雪立即跳起来,一下子躲到了他的身后。

    “听话,医生说你的伤口已经感染,要打破伤风和消炎针,不然会留下很难看的疤痕,”后半句话是左承浦故意吓她加上去的,只想她能好好配合医生。

    “我不!”欧雪态度十分坚决,脸色也变得难看。

    “欧雪!”

    “我不打针,我不打针!”

    欧雪拔腿就跑,只不过被左承浦手快的一把给拽了回来,同时他的耐心也消耗殆尽,冷冷盯着欧雪,“伤是你自己的,胳膊也是你自己的,你如果愿意留下疤痕,想走我也不拦你。”

    说完,他真的松开了她的手!

    她本就害怕,现在被他这么一吼,委屈瞬间涌上了欧雪心头,她眼眶一红,“左承浦,是你的女人伤到我的,你现在居然说这样的风凉话,我看了你和她一样,都是属狗的,都是疯狗!”

    她气极了,也开始口无遮拦,这让医生都为之一震,而左承浦更没想到,她刁蛮任性也就罢了,居然还会骂人?

    这就是冉柠教育出来的女儿?

    既然冉柠把她交给了自己,那么他不好好管教,也是失职!

    想到这些,左承浦伸手再次拽住欧雪,对着医生说道,“给她打针,马上!立刻!”

    说完,把欧雪直接按在了座椅上,在他强大的力量下,她一动不能动,看着医生举起的针管,欧雪脸色瞬间变白,“不,不要......啊——”

    刺痛从皮肤上传来,欧雪低头,只见那细长的针头直直的扎进了自己的皮肤,顿时,眼前的天一下子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