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 脏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18本章字数:1411字

    左承浦今晚也喝了酒,他在看到她躺在傅明宇的怀里时,就感觉血液连同喝下去的酒一同冲到大脑里,现在经过这么一番亲密,他已经忘却了一切。

    她是他的,现在他只想吃了她。

    左承浦的身体猛的一沉,他含住她紧闭的双唇,灵巧的舌头轻轻的就撬开了她紧闭的贝齿,轻轻的窜入她的口腔,又一次掠夺她的美好。

    这样的感觉,让欧雪发不出抗拒的声音,他的唇、他的手都在侵占她的身体,突然,她感觉这样的他们是那么的脏。

    “呜呜……”明白过来的欧雪开始反抗,她捶他,打他,可是他却一动不动,继续着自己的疯狂。

    当反抗无效,当眼前的他变得陌生,甚至是狰狞,欧雪是真真切切的害怕起来……

    于是,她用力狠心一咬,一股浓重的血腥充斥在他们的唇齿之间,他闷哼一声,停了下来,他离开她,暗沉的眸子盯着她,嘴角有丝艳红的血迹。

    “左承浦,我恨你……”欧雪哭着。

    疼痛让他迷幻的意识骤然清醒,看着她无助的哭泣,他如被打败的战士,一下子没有了战斗的欲望。

    她娇小的身体在哭泣下,一颤一颤,身上那些红紫的淤痕无不说明,刚才他有多么的疯狂。

    闭上眼睛,他扯了一条被单盖在她的身上,然后头也不回的冲出她的房间,直到汽车的轮胎在空中发出与地面摩擦的巨响,整个大宅又安静了下来。

    左承浦的车子在黑夜中一路飙飞,他的眼前全是欧雪颤抖的模样。

    疯了,一定是疯了,他才会做出这样的事,左承浦懊悔的砸着方向盘,汽车的喇叭在寂静的夜里发出一声撕破天际的长鸣。

    他冒犯了她两次,如果不是她制止,说不定,他已经伤害了她,那样,他该如何面对冉柠?

    一想到这样,他的心就被火烧过一般,说不出是疼痛还是别的感觉?

    口腔内还有血腥的气息,舌头还隐隐作痛,这是对他的惩罚,左承浦看着无边的黑夜,心寻不到光明的出口。

    欧雪一直蜷缩在被子里哭,第一次,她觉得自己这么脏,一想到他刚才碰过自己最私密的地方,她就恶心的想吐。

    明明他是自己喜欢的男人,可为什么在关键时刻,她还是会恐惧,她不知道?

    傅明宇同样一夜未睡,他在担心着那个丫头,从左承浦暴怒的眼神里,他似乎预感到会发生什么。

    第二天,傅明宇来去教室看她,却发现她的座位上是空的。

    欧雪把自己关在房里整整睡了一天,她拼命的清洗自己的那个地方,似乎想洗干净……

    左承浦从半夜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傍晚,一辆机车停在了左宅门口,手捧头盔的男孩按响了左家的门铃。

    “你找谁?”兰姐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男孩。

    “欧雪。”傅明宇回答的干脆。

    “小姐,她还在睡觉,”兰姐回他。

    “我想见她,”傅明宇看着这个欧式的别墅,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家,可惜那个地方,他再也回不去了。

    “对不起,我不能让你进去,”兰姐拒绝他的要求,因为左承浦有交待,任何陌生人不得进入左家。

    傅明宇冰冷的脸扯出一丝轻蔑的笑,“麻烦你把这个交给欧雪,”说完跳上机车,在轰的一声响后,他消失在兰姐的眼前。

    兰姐看了一眼手里的东西,只是一本普通的学业书,她笑了一下转身去了欧雪的房间,“小姐,有个男孩让我把这本书交给你。”

    欧雪呆呆的坐床上,如一尊雕像,只是目光的呆滞,让她失去了最美的光环。

    兰姐推开门,把书放在她的面前,虽然她并不是亲眼所见,但也猜到了欧雪和左承浦发生了什么,她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书本静静的躺在她的脚边,欧雪像是没看见一般,她所有的思想和意识都纠结在昨夜那糜乱的疯狂中。

    “轰——”

    “轰——”

    窗外传来机车刺耳的轰鸣,欧雪怔了怔,她才恍惚的听出来是傅明宇的机车。

    她跑到窗前,看着大门口那个带着蓝色头盔的男孩,所有的委屈都汹涌决堤,泪水一下子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