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死了,算我的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18本章字数:1288字

    ——你这样做,只会加重我妈妈的负罪感!

    左承浦站在原地,耳边反复回荡着欧雪说过的话,只是怎么会是那样?他的爱最终怎么成了冉柠的负担?

    他一直以为爱她只是他自己的事,他从来没想过索取,从来没渴望过回报,他只要偶尔能看到她就好,就知足了。

    可是欧雪的一句话,让他醍醐灌顶的清醒过来,这一刻,左承浦在想或许爱一个人,有时也是错的!

    “叔叔!”欧雪跑了回来,站在他的面前,呼吸急喘。

    左承浦垂了下眼睑,漠然的看着她,“回来做什么?”

    “我,我不能把你丢下,”说着,欧雪牵住他的手,她的手不大,却在握住他的刹那,格外的温暖。

    左承浦的心一颤,就要抽回去,可是她握的很紧,根本不给他机会,而欧雪的脚本来就痛,经过刚才她又一跑,现在几乎疼的无法自持,豆大的汗珠,一颗一颗的从额头上滚落......

    看着她这样,他眉头一凛,恰好高扬这时把车倒了回来,他一把将她抱起,坐回到了车里。

    “疼就叫出来,”路上,左承浦握着她的手,能感觉到她压抑的颤抖,欧雪摇了下头,一直没有吭声,一直坚持到了医院。

    医院。

    “左先生,这位小姑娘的脚伤到了骨头,需要住院治疗,”医生对左承浦说出了检查结果。

    “伤到了骨头?”左承浦说着看了眼怀里的小丫头,本就冷戾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严重吗?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现在不好说,要看最后的恢复情况!”

    “我不要成瘸子,不要......”一直强忍着的欧雪,终于害怕的哭了起来,双手紧揪着左承浦的衣服。

    左承浦轻拍着安慰,神色俱厉的看着医生,“不管花多少钱,我都不要她有任何问题。”

    医生被他的厉色震到,连忙点头,“这是当然,左先生请放心,我们一定会用最好的治疗,现在要先办住院手续打针,然后再做后续治疗。”

    听到打针,欧雪立即惊恐起来,“我不要打针,不要打针!”

    想起上次她晕针的事,左承浦眉头拧紧,“能不能不打针?”

    医生笑笑摇头,“打针主要是消炎,有助伤口更快更好的恢复。”

    “我不要打针,左承浦我不要打针,”欧雪一双泪眼无助的看着他。

    见她这副样子,左承浦给医生说道,“她晕针!”

    医生怔了下,但还是摇了下头,“左先生,对这个我也无能力为,打针是必须的。”

    “我不要打针!”欧雪有些胡闹起来。

    左承浦看着医生的表情,又看着怀里胡闹的人,有些尴尬,他用力捏了下欧雪的肩膀,“既然有本事逞能,就不要害怕打针!”

    “我不,我就不打针!上次是晕倒,这次说不准就会吓死了,”欧雪这话有威胁他的成份。

    左承浦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出口的话差点把欧雪噎死,他说,“你死了,算我的!”

    “呜——”和左承浦再也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欧雪撒娇般的哭了起来。

    左承浦叹了一口气,抱着哭泣的她进入病房,欧雪躺在床上,脸转向一边,似乎在生他的气,同时也在思忖着不打针的办法。

    她的那点心思,他又何尝不明白,手轻轻的握住她的,“雪儿听话,只有打针你的伤才会好一点,我会在这里陪着你的,不要怕!”

    他的声音很软,很柔,让欧雪的怯意少了一些,可是想到刚才他强悍的不容商量,仍兀自生气。

    护士小姐端着吊瓶进来,欧雪看着尖尖的针头,哇的大哭起来,左承浦起身坐在床边,一把将她揽入怀里,“雪儿不怕,叔叔一直陪着你,不怕的……”

    他温暖的怀抱,还有充满溺爱的声音,一时之间包裹了她所有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