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章 试试,好不好?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19本章字数:2145字

    卫生间门口,左承浦倚墙而立,他记得身边有过的女人,每次来“那个”的时候都会很小心,说是,不能受寒,不能沾凉水,还不能生气……

    现在仔细一想,女人所谓的‘那个’是件很麻烦的事,而他生平也第一次为这种麻烦而等待。

    因为,他足足等了十分钟,也不见欧雪从里面出来,他蹙了下眉,敲了敲门,“雪儿,好了没有?”

    欧雪正坐在马桶上,望着弄脏的衣服发呆,那刺眼的红色让她害怕,更让她羞怯。

    “没有……”她弱弱的回答。

    “天很凉了,呆太久对身体不好,”左承浦提醒。

    欧雪又何尝不知道,只是这次身体痛的格外厉害,一定和她前几天跌入水里有关,她看了看紧闭的门板,“你帮我拿条裤子来。”

    左承浦怔了一秒,再回来时手里多了条裤子,“拿来了,要我送进去吗?”

    明明是他的家,明明是他的房间,现在却谨慎的像个外人,他不禁哑然失笑。

    “嗯,”欧雪把脏了的衣服藏在身后。

    她的双腿露在外面,一进门,他就看到了,果然和他想的一样,只不过想到不能受寒的话,他终还是沉了下脸色,“快点换,别冻着了!”

    说完,他转身离开,欧雪重新换好衣服,并将脏掉的衣服藏好,才对他说道,“好了,你进来吧。”

    左承浦开门进来,将她抱回到床上,将一个暖袋递给她,“把这个放在肚子上,会舒服一些。”

    欧雪接过去,塞到被子里,良久,都没抬头看他,更没说一句话。

    左承浦站在那里,也似乎有些尴尬了,他指了指旁边,“我睡沙发。”

    躺在沙发上,他又想起了什么,“不许蹬被子,会着凉的!”

    暖袋贴在肚子上暖暖的,疼痛少了很多,欧雪侧过脸看他,“你怎么知道用暖袋捂会舒服一些?你经常对那些女人做吗?”

    不开口则已,她一开口就是问题一大串,而且让他不好回答。

    隔着黑暗,左承浦望着头顶,如实回道,“没有!”

    至于知道用暖袋,是他见他的那些女人用过,而且这种事百度一下,什么都可以查得到。

    “每次都会这样痛吗?”他问向她。

    “不是,可能是爬山的时候,我掉到水里冰的……”她刚说到这里,就感觉一股冷意嗖的射向自己。

    “女孩子怎么能这么不懂照顾自己,不能受寒,不能碰凉水,也不能生气,你怎么连一点常识都不懂?”左承浦厉色出声,而且叽哩呱啦的一通大训,专业的像是女性医生。

    欧雪虽然被训了,却噗嗤笑了,“左承浦你明天别做总裁了,做妇科女医生算了。”

    她这么一调侃,左承浦微微有些尴尬,不过都被黑暗给遮掩住了,但男人都是自傲自负的,所以面对欧雪的调笑,他还是辩驳的解释道,“这是当然,我有那么多的女人,这点常识还是应该有的。”

    他有很多女人,曾经欧雪见过的画面,一下子涌入脑海,心头一阵犯酸,她整个人也沉默下来。

    她的沉默让左承浦意识到什么,他隔着黑暗看过来,“我的意思是……男人也并不是对这种事……一无所知......”

    不知为何,看着黑暗中沉默的她,他竟有些慌乱,甚至是丝丝害怕......

    欧雪也看着他,五官棱角分明,俊郎的像是精雕细刻过,高大的身材哪怕躺在也修长挺拔,真是所谓侧卧静立都迷人,他身上有足够让万千女人迷人的特质。

    阮曼儿是喜欢他的,她见到那个女人的第一眼就知道,还有在他办公室的那个女人,他赶她时,她的悲怆也说明,她对他动了心。

    这是她见过的,一定还有她没见过的,他一直花名在外,如果这些女人中间,有一个人闯入了他的心,那他是不是就真的成了别人的?

    蓦地,她很担心,怕哪天,他说要结婚了……

    他是她的……

    在十岁那年,他闯入她的视线时,她就说过,这个男人,她要了。

    她一直在等待,等待着自己长大,这种等待让她那么的不安,她怕她长大了,他却爱上了别人。

    十六岁了,她虽然未成年,却也是大女孩,女人该有的特征,她都有了,所以等待,可以缩减……

    “左承浦……”她直呼他的名字,不是第一次,只是这次,她叫他的心有些痒。

    “你越来越没礼貌了,”左承浦浅笑着批评她,竟然没有听出她声音的异样。

    “我喜欢你……从十岁那年就喜欢你……我要做你的女人……”她的话如羽毛一般,飘到他的耳边,进入他的心底,如梦幻一般的不真实。

    他没有答话,如睡着了一般。

    “左承浦,我要做你的女人,”她又轻声重复。

    这是她第二次说,他怎么会不懂,只是他不知如何回答,确切的说是不知道如何拒绝。

    “别闹了,睡吧!”他只能把她的表白当作玩笑。

    “左承浦,我是认真的,我喜欢你……你听见了吗?”她坐了起来,声音多了激动的颤抖。

    左承浦知道有些事是躲不过去的,既然她说明了,倒不如说清楚,断了她的念相,也解了他的烦扰,因为她时不时的撩拨,他的心也有些乱了。

    黑眸透过黑暗直直的看向欧雪,那眼神坦荡而平静,“雪儿,先不说你太小,就算你的年龄可以,我们也不合适。”

    欧雪咬着唇,一双乌黑的眼睛在黑暗里格外亮,就像天边的星子,她沉默了几秒,忽的站起身来,走到了左承浦身边,如只小猫蜷缩在他的脚边,“为什么?为什么我不可以?”

    他的手被她抓着,他能感觉到她的颤抖,虽然他知道她天性豁达乐观,但对一个女孩来说,表白也是需要勇气的,可是面对这份表白,他激动却又只能拒绝,因为她不可以。

    “你太小了,感情的事还不懂,你现在对我只是依恋,不是爱……”他给她解释。

    “不,我不小了!我的身体已经发育,而且都来那个了,还有我分得清什么是依恋,什么是爱,我就是爱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雪儿,我……”左承浦面对她炙热的眼神,竟有些不敢直视,甚至不知该如何再说下去了。

    “左承浦,我们试着开始,好不好?试一试......”她央求着,有些低声下气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