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 我是男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19本章字数:1268字

    这样一幕,让左承浦始料不及,也让欧雪无比意外,两个人甚至都震惊的忘了反应。

    砰——

    好一会,欧雪才听到重重的关门声,再看门口的男人已经消失不见,她低头看了眼自己光洁的身子,脸,倏的通红。

    门外,左承浦倚在门口,呼吸粗重的像是刚跑完马拉松,他竟然看光了她的身体。

    那粉粉的颜色,那玲珑小巧的山峰,那平坦的小腹,还有那修长的双腿……

    虽然她看起来很稚嫩,可身体却已经熟了,是少女的成熟,左承浦的嗓子有些干有些燥,还有些痒......

    只是那么一眼,而且是无意,但他却记住了全部,所谓一眼千年的深意,他算是懂了。

    室内,欧雪用被子盖好自己,一双乌溜溜的黑眸盯着门板,她没有听到他离开的脚步声,她能确定此刻他还在门口,只是他在干什么?

    懊恼,还是害羞?

    想着可能是后者,欧雪的唇角露出调皮又期待的笑来,她把自己往被子里缩了缩,冲着门外叫道,“你进来吧!”

    听到她的声音,左承浦颤了下,同时罪恶感也陡然袭上心头,他神色一凛,看了眼手里的汤碗,趿趿下楼。

    欧雪听到了他离开的脚步声,想着之前他碰过自己之后,就开始躲避她,她开始害怕这次也是一样,便冲着门外嚷道,“左承浦,我生病了,我身上长了好多可怕的东西。”

    左承浦走动的步子一滞,眼前再次闪过看到的一幕,现在一想,她身体的绯红色的确有些不正常,而且当时她好像手里拿着什么药膏。

    这个念头闪过,他只得转身,不过并没有进去,而是站在了门口,“怎么回事?哪里不好?你穿好衣服,我给你叫医生。”

    他不肯进来,只肯隔着门板跟自己说话,他果然又要逃避她了。

    欧雪望着那扇纹丝不动的门,有些失落,有些难过,更多的还是任性,“我全身都不好,我不要看医生!”

    门口,左承浦有些烦躁,担心她,可又不敢面对她,这感觉糟糕极了。

    欧雪没有再说什么,里面一片沉寂,可这沉寂让他十分不安,她才受了伤,他不能再让她有什么不好,想到这里,他心一横,推门进去。

    她盖上了被子,但是手臂还露在外面,所谓欲遮还掩的风景却比完全敞开更让人遐想,左承浦努力不让自己正面看她,声色低沉,问道,“怎么回事?”

    欧雪撇了下嘴,“怎么回事,你不会自己看啊!”

    左承浦做了个吞咽的动作,目光不敢往她身上落,唯恐再看到不敢看的,欧雪见状,哼了一声,“反正看过了,你现在还矫情什么?”

    一句话说的左承浦无言以对,只剩下尴尬!

    大约过了几秒,左承浦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抬头看她,但只限看她脖子以上的部分,“你再胡闹我生气了,到底怎么回事?”

    见他神色真的变冷,欧雪也不敢再闹,手臂冲他伸出去,整个人恹恹的,“我过敏了,好痒......”

    左承浦的目光落在她的手臂上,只见白净的肌肤上都是大片的红疹,他一下子紧张起来,“除了胳膊,哪里还有?”

    欧雪低垂下头,“腿上,肚子上,还有后背……”

    好像为了证明她没有说谎,她还伸手去掀盖在身上的被子,结果她粉色的身子又一次呈现在左承浦眼底。

    “雪儿......”左承浦低呵一声,本能的闭上眼睛。

    欧雪见他这样,嘟起了嘴,“左承浦,你在办公室里看女人的时候,怎么都不闭眼睛?”

    左承浦背过身去,“雪儿,我是男人……”

    “可我现在是个病人,如果你是医生,你也决定这样闭着眼给我看病?”她的反问,让他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