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 嫁给我,你愿不愿意?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19本章字数:2191字

    她的手抓的他那么紧,就如同抓住了他的心,一下一下捏着他的心脏,决定着他心跳的频率。

    “雪儿,我比你大十七岁……”他艰涩的开口,声音低弱游丝,弱的几乎只有他自己能听到。

    十七岁,她又何尝不知道,可她还是爱他。

    “你也喜欢我的,对吗?”她不死心的追问,把那些他找来的理由都甩到一边。

    左承浦不敢看她,他怕眼睛出卖了她的心,“我只当你是孩子。”

    “可我不是,”欧雪否定他的说法。

    “我对你不能……那样,我会有罪恶感,”左承浦推开她,身体颤抖的站到另一边,她的步步紧逼,让他透不过气来。

    欧雪的手一下子空了下来,看着他匆匆逃避,她知道,他也是有感觉的。

    扶着沙发,她缓缓起身,从背后抱住他,“左承浦,你的罪恶感是因为我是冉柠的女儿,对吗?”

    她的手臂很紧,箍着他的身体,也箍紧了他的心。

    冉柠,这个名字敲醒了他!

    不可以!

    他和她不可以!

    “放手!”他的声音瞬间冰冷。

    “不放,不放!”她固执的收紧双臂。

    突然,他用力一掰,她的手指传来一阵剧痛,她的身体被甩开,“欧雪,你再这个样子,我就打电话让你的家人把你带走。”

    随着砰的关门声,他走了,只剩下他的无情在空气中飘荡,最后化成冰冷,紧紧的将她包裹,欧雪瑟瑟发抖的站在那里,少女的心如被撕开,疼痛无所顾忌的流窜,直到四肢百骸。

    夜,黑的无边无际,左承浦驾着车,在城市的街头游走。

    后背,她抱着他的柔软和温暖犹在,可他却伤了她。

    从来不畏惧情场的男人,竟然为了一个十六岁女孩的表白而痛苦,想到她的眼神,就如针一般扎过他的心。

    怎么办?怎么办?他竟然那么的迷茫。

    ......

    暗沉的天已经发白,最后通亮,欧雪蜷缩在床的一角,小的可怜,对于她来说,她的世界还停留在昨天的黑暗嚅。

    她表白了两次,他拒绝了两次,这意味着什么,她懂。

    他不要她,也不会要她!

    想到这个,她的心痛的无法呼吸。

    左承浦,你为什么不要我?

    左承浦,是你不要我的……

    最后所有的疼痛都幻化成绝望!

    此刻,阮曼儿的别墅,左承浦还在沉睡,天快亮的时候,他才按响了她的门铃,这让她很意外。

    从他落寞的神情里,她猜出了什么,可是,他能在这个时候找自己,证明她在他的心里还是有份量的。

    她什么都没问,侍候他休息,而他像是被虐了几天似的,倒头就睡,甚至有洁癖的他,今天破例的没让她换新床单。

    他一贯呼吸轻浅,可今天他的呼吸明显粗重,还有他的眉心紧紧锁着,这一切都告诉她,他经历过一场很大的较量。

    手指轻轻的抚过他的俊脸,那清晰俊郎的轮廓,让她的手指颤抖,哪怕跟了他这么多年,每看他一眼,她都有种骨头都酥掉的感觉。

    左承浦是她的毒,是她这辈子戒不掉的毒!

    阮曼儿贪恋的描摩着他,也只有在他熟睡的时候,她才可以这么无所顾忌的碰触他,视线滑过他的胸口,忽的一根黑色的长发落入她的眼底,纯正的黑色,不带一点杂质。

    只是一眼,她便知道是谁的,那么纯正的黑发,那么阳光健康的发丝,不是她这个年龄能有的。

    虽然她的皮肤保护的很好,但岁月无情,她的发丝早已失去了少女的莹润和柔顺。

    那丫头的头发缠在他的胸口,难道是......

    可如果是,他为什么又这样痛苦?

    阮曼儿思忖……

    目光再次落在他的脸上,眉头紧皱,哪怕睡着也显得十分压抑,如果真是她想的那样,他又怎么会是这般影像?

    不,不是她想的那样。

    再说了,他明明爱着那丫头的母亲,而且还爱了那么多年......

    一个男人遭遇母亲和女儿,虽然这事在当今已经不稀奇,但阮曼儿仍替他心疼,甚至替他悲哀。

    他究竟欠了那对母女什么,母亲折磨完他,女儿接着再来折磨?

    左承浦这一睡就是大半天,他睁开眼睛时,已经过了正午,看着身上皱掉的衬衣,昨夜仓皇的一幕又涌在眼前,他甩了甩头,努力不去回想。

    “你醒了?”阮曼儿端着水进来。

    “现在几点了?”他接过水,声音平淡的问。

    “下午三点,要吃点什么吗?”阮曼儿温柔体贴,如同一个贤惠的妻子。

    “不了,”左承浦抬手按住鬓角,阮曼儿走过来,轻轻拿开他的手替他揉捏。

    轻柔的动作舒缓了他头部的紧张,想到上次他吼她,想到她对自己的温柔和包容,他这才发觉自己欠了她很多,左承浦闭着眼睛,享受着她的按摩,“曼儿,上次我态度不好,你别介意。”

    听到他的话,阮曼儿的动作一滞,紧接着眼眶就热了,这么多年跟在他身边,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对她吼拿她出气,这已经是家常便饭,虽然她委屈,但都习惯了。

    可是,破天荒,他竟给她道歉,那些埋藏在心底丝丝缕缕的委屈都冒了出来......

    阮曼儿轻轻抱住他,把脸贴在他的颈间,“承浦,我不要你的道歉,我只要你知道我爱你就好。”

    左承浦看着窗外的阳光,温暖肆意,对于近四十岁的他来说,这种阳光是看一次少一次了,和他同龄的人,差不多孩子都找女朋友了,而他还像个孤魂野鬼一般。

    或许,他也该成个家了!

    想到这里,他抬手拍了下阮曼儿的头,“想没想过嫁给我?”

    阮曼儿只觉得耳边嗡的一声,脑子一片空白,只剩下他的话。

    想没想过?

    她可不可以告诉他,她每天每时每分都在想,想的都快疯了。

    “怎么,不愿意?”他不回答,左承浦再问。

    阮曼儿这才回过神来,“你别再逗我了!”

    “曼儿,我是认真的,我累了,我该有个家了,”他的声音不疾不徐,却一字一字如大锤夯在阮曼儿的心上。

    阮曼儿只觉得一颗心,像要跳出胸腔......

    “不愿意就算了,”左承浦以为她不同意。

    “不,不!”阮曼儿紧搂住他,“我愿意,我愿意!承浦,我一定会努力做一个好妻子,如果我做的不好,你告诉我,我改……”

    阮曼儿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搂着他的身体更是颤抖的不能自已。

    左承浦没有说话,目光仍望着窗外,他不知道,自己这样仓促的决定是对,还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