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章 欧雪,别惹我!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19本章字数:1615字

    左承浦抱着欧雪去了他的房间,并按照医生的嘱咐,给她吃药,只是涂药膏这种事交给了兰姐。

    “我不涂,不涂,太难闻了!”欧雪在兰姐面前耍起了小性子,兰姐无奈只得离开。

    左承浦看着兰姐手里的药膏,最终还是接了过来,她的那点小心思怎么能瞒得过他?

    可是她不是害怕他,拒绝他吗?

    为什么她又要处处撩拨他,甚至是勾引?

    虽然这样的字眼,他不想用在她的身上,可是她的种种行为对他来说就是这样,或许她太小无心,可他却是个身心都成熟健康的男人。

    左承浦来到她的房间,将药膏丢到她的身边,“为什么不让兰姐涂?”

    欧雪不说话。

    “任性对你没有什么好处,”左承浦的语气有些厉,“你伤害的是自己,难受的也是你,如果你坚持这样......”

    “我不想被人看光!”欧雪猛的出声打断他。

    左承浦一滞,接着说道,“那就自己涂!”

    欧雪咬着唇,歪着小脑袋看着他,“为什么你不帮我涂?”

    左承浦的心跳重重停了一拍,果然她是故意的,他沉了沉脸色,“欧雪......”

    “为什么你对别的女人可以,为什么对我就不行?”她不管不顾,想到什么就问什么。

    她亲眼看到他在办公室里和别的女人云雨,也亲眼看到他和阮曼儿亲密,女人的身体对于他来说,应该不算什么奇风异景,为什么到了她这里,他却有种避如蛇蝎的感觉?

    其实不是他避她,不是他不可以,可是在他心里,她是个孩子,而且还是冉柠的孩子,他不可以对她逾越,而且上次他的一时意乱情迷也证实了,她所谓对他的喜欢不过是表面的,她害怕他的碰触。

    她对他现在依赖,或许是远在异国太孤独,或是青春期的荷尔蒙错乱,她才分不清是喜欢还是依恋,所以她迷乱可以,但他不行,他要时刻清醒。

    想到这里,左承浦眸子微缩,“欧雪,别惹我!”

    说完,他转身,边走边说道,“兰姐会给你上药,再胡闹我马上给你母亲打电话。”

    听到房门关闭,欧雪气恼的把自己缩进被子里,瞬间一股属于他的气息瞬间将她包裹,浓郁,强烈,又夹杂着他专属的气息,让人安宁,让人依恋,她的那点怨气,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她深吸了口气,将属于他的味道重重的吸进了肺叶里!

    入夜。

    左承浦走进房间,看着床上睡着的小人,轻轻舒了口气,兰姐说她很乖的吃了药,也涂了药膏。

    此刻,她睡的很沉,连他进来都不自知,她的皮肤白皙,被窗外月光照着,那肌肤如同婴儿般细瓷,这让他想起她出生时的样子。

    转眼这么快,她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虽然此刻她盖着被子,那曼妙的线条却遮也遮不住。

    想到这里,左承浦喉头一紧,连忙移开视线,可是转念又想到什么,抬手掀开被子,只见她露在外面的肌肤上,那些红疹已经消失。

    他松了口气,正要给她盖上被子,才发现她蜷缩着,这样睡觉怎么能舒服?

    真是连睡觉都不让人省心!

    “雪儿,”左承浦轻唤了一声,想让她平躺睡好。

    “嗯,”欧雪听到了,发出回应的嘤咛。

    “来睡好,你这样会累坏的,”他边说边轻轻抱起她,调整她的睡姿,感觉到差不多了,他抽手,准备离开,结果却发现衣角被拽住,紧紧的......

    左承浦静静看了她几秒,然后轻轻叹息一声,和衣躺在了她的身边,在医院的这些天,他天天都睡在她的旁边,他想,她应该是习惯了。

    在医院的时候,先是因为高明弄的鬼娃娃,接着又是她说见到医院死人了,反正,她就是要他陪着,睡觉的时候,她的手都会紧紧的抓着他的。

    他其实不是不明白,她故意找理由靠近他,但他每次都顺了她,似乎他并不讨厌被她依赖的感觉。

    胸口忽的一热,腰也一紧,左承浦低头,只见欧雪已经翻转身子,把脸埋在了他的胸口,并搂住了他的腰。

    这姿势亲密而亲昵,应该属于恋人之间......

    想到这个,左承浦有些不自然,想推开她一些,但又不想惊扰了她的清梦,只能僵硬任她这样抱着。

    少女的身体柔软,且带着特有的香气,混着她身上清凉的药膏味,直直的往他的鼻息里钻,此刻窗外月色迷离,让人有些心烦意乱。

    左承浦努力让自己平静,可眼前却又浮现白天看光她的那一幕,胸口的那股闷热便强烈起来,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呆下去了,他要抽身,可是刚一动,却发现她身上的睡衣,不知何时竟然滑落,露出圆润的肩头,顺着那片雪白看下去,竟然......

    她竟没穿内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