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3章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19本章字数:2016字

    紧揽着他的阮曼儿,看着他曳动的神情,心底划过一丝惶恐,不过面上却表现的十分大度,“承浦,我们进去看看雪儿吧,也不知道她的脚好些了没有?”

    左承浦没有动,而是神色幽冷的看向她,一双黑眸如同浸了千年寒冰,“别惹她,对你没好处。”

    “承浦……”阮曼儿的脸有些难看,“我知道我和她之间有误会,但第一次抓伤她真不是我故意的,如果当时我知道她是你……侄女,我怎么也不会伤害她。”

    阮曼儿故意把‘侄女’两个字咬的很重,她在提醒着他和欧雪的关系。

    “做人还是善良一点好,不论对谁,都不要太苛刻,”左承浦说完,抬步离开。

    “我知道了,”阮曼儿假意的接受,瞥向欧雪的眸光却闪过一抹狠戾。

    他的卧室,阮曼儿和他正在痴缠,门半掩着,没有完全关上,似乎故意想泄露这一室春色。

    欧雪推着轮椅在门口听的真切,那个女人每尖叫一声,都如一把刀子狠狠的插在她的心口。

    他竟然带女人回家,竟然在她的视线里上演着让人恶心的交易,欧雪咬着嘴唇,都渗出了血。

    兰姐上楼,看着她无助的样子,有些心疼,“走吧,我们下楼吃饭。”

    兰姐推着她离开,屋里的男人发出爆发的低吼,让人听着不由的脸红。

    “为什么?兰姐,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欧雪的筷子戳着碗里的米饭,洒了整整一桌子,却没放一粒到自己的嘴里。

    “雪儿,兰姐说过的话,你忘了吗?你们不合适,先生需要的是阮小姐那样的女人,”兰姐的话让欧雪想笑,她想起了他喝醉那天强迫自己的样子,是不是男人都喜欢占有女人的身体,然后再开始和你谈恋爱。

    “如果左承浦的爱情只是女人的身体,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她发出鄙夷的感慨,恰好落入楼梯口处某人的耳里。

    “先生,阮小姐,”兰姐看到他们,恭敬的打招呼。

    阮曼儿第一次在左承浦的床上和他欢爱,她知道除了他认可自己的身份之外,还有另一个原因,做戏给那丫头看。

    既然他想让那丫头死心,那她就帮那丫头死的彻底一点好了,阮曼儿微微一笑,身子一歪,整个人倒向了左承浦,“承浦,我的腰好酸,腿好软。”

    她娇弱的声音十分慵懒,似乎向所有的人招摇着刚才疯狂过后的疲惫。

    左承浦没有说话,也没有推开她,他们就这样紧贴着出现在欧雪的视线里,他仿佛没有看到欧雪似的,对着兰姐吩咐,“给我们盛饭。”

    “是!”兰姐不敢怠慢,只是看到被欧雪弄的狼藉的餐桌,又小心问道,“要不先生和阮小姐换个地方?”

    “不用,就在这里,”他的声音平淡的听不出一点情绪。

    欧雪手里的筷子戳的更凶了,一下一下,米饭如同洒花般的四处溅开,直到她把所有的米饭都戳洒干净,才对兰姐说道,“兰姐,我恶心,推我上楼。”

    她胡闹是想让左承浦说些什么,结果他一个字都没有,就连阮曼儿也视若不见,最终她的胡闹变成了无趣,呼吸着混着他们气息的空气,她胸口一阵犯呕,是恶心,真的恶心。

    恶心眼前这一对男女!。

    兰姐正给左承浦盛饭,现在欧雪这么突然一叫,让她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

    “兰姐,推我上楼,”她重复。

    “我饿了,”左承浦出声,似乎在和她较劲。

    欧雪回头狠狠的瞪着左承浦,眼里是倔强隐忍的眼泪,看着她受伤的样子,左承浦的心很疼,却也只能这样。

    他目光里的冰冷,不带有一点点温度,让欧雪的心如掉入冰窖一般,她终是没有那么强的定力,她收回目光,自己按动轮椅,艰难的往楼梯走去。

    “我来!”一个突兀的声音响在身后,接着她整个人被抱起,一步一步的向楼上走去。

    傅明宇的怀抱如一个温暖的烤箱,将她冰冷的身子包裹,她抓住了他的衣襟,将脸埋在他的胸口,世界变得一片安静。

    左承浦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吃着兰姐盛来的米饭,一切于他像是根本不存在似的,一边的阮曼儿面对满桌的狼藉,根本咽不下去,而这个有洁癖的男人,竟然吃的狼吞虎咽。

    看着他的样子,那么平静,却平静的碜人,还有他一口咀嚼的力度,根本不像是在吃饭,仿佛在吃人。

    “不吃就走吧,”左承浦开口,声音冷的让人打寒颤。

    “好!”阮曼儿很识时务,她想要的效果已经实现了,她暂时也没必要再呆在这里了。

    “砰——”一声巨响从楼上传来,所有的人一震,兰姐小心的看向左承浦,他却面无波澜。

    砰!

    砰!

    砰!

    声音还在继续,而楼下的男人依旧安静的坐在那里吃饭,好像什么也没听到似的。

    他都这种反应,别人也不能说什么,阮曼儿微微一笑,伸手去拿自己的包,这时就听到左承浦说道,“今天不要走了,睡这里吧!”

    “什么?”阮曼儿有些意外,紧接着是惊喜,“我知道了,承浦。”

    一直以为,左承浦都不带她回来,更不肯让她留下来过夜,可如今他都应允了,这说起来还真要感谢欧雪,如果没有她的推波助澜,恐怕她这辈子也得不到左承浦要娶她的承诺。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句古话还真是有道理。

    欧雪的卧房,傅明宇看着一地的狼藉,问向欧雪,“过瘾吗?不过瘾,我们再砸!”

    原来是他在怂恿,左承浦的脸更阴了。

    欧雪看着站在门口的男人,唇角扬起一抹浅笑,“不用心疼,我会找人清算一下,让我爸爸把钱打给你。”

    “不用,这点损失,我左承浦还付得起,”他声音平静,面无表情。

    欧雪的心再次狠狠一疼,“那很好!傅明宇,我们接着砸……”

    一时之间,屋里的东西乱飞,伴着呯、呯的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