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章 路有羁绊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19本章字数:2003字

    左承浦对欧雪开始了彻底的躲避模式,就算他偶尔回来,也是直接回房里,甚至连吃饭都不下楼。

    他没有去问她的伤,没有问她每天做什么,好像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透明的存在。

    傅明宇不上课的时候都会来陪她,左承浦不止一次遇见过,但每次都是视而不见,更没有像从前那样加这阻挠,这在欧雪看来,他这是默认她和别人在一起了,原因大概是想甩开她吧!

    是的,一定是的!

    为了推开她,所以就放任她了!

    欧雪想起这些种种,心都会窒息的像要死去一般,傅明宇将她的疼痛都看在眼底,他知道这种痛无人能化解,更多的是安静陪在她的身边。

    兰姐,将他们三个人微妙的关系都看在眼底,却更多的也是无能为力,只能默默叹息。

    她看得出来,欧雪这丫头是真心喜欢左承浦,哪怕左承浦对她冷漠,她还是会打听他的事,他什么时间回来的,什么时间走的,吃饭了没有?

    女人爱上一个男人,就会爱上他的全部,想想知道关于他的点滴,欧雪就是这样。

    只是她这么小就为情所困,而且还困的这么痛苦,兰姐十分的心疼,兰姐甚至担心有一天她知道左承浦要娶别的女人,这丫头能不能承受得住?

    “兰姐,他有没有问我?”欧雪坐在吊篮里,问向给自己收拾房间的兰姐。

    兰姐回头笑笑,“有啊,先生专门嘱咐要好好照顾你。”

    这是实话,虽然左承浦对欧雪表面上不管不问,但每次回来都会这样交待兰姐。

    “哦,那他就没问我的脚还痛不痛?”虽然这样的追问有些难为情,可欧雪还是想知道。

    兰姐点头,“先生不让你到处乱跑,要卧床静养。”

    欧雪笑了,心里划过暖暖的感觉,原来他还是关心她的。

    “兰姐,你说他为什么不喜欢我?”欧雪心里闪过抽丝的痛,细细的,却很疼。

    “雪儿,这个……”兰姐不知如何说。

    “你说嘛,我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喜欢我?”

    “雪儿,先生其实很喜欢你的,”兰姐被磨的无奈,也不忍看着小丫头难过,终还是开了口。

    “我在他身边有十多年了,头一次见他这么迁就一个人,而且他很疼你,是用心在疼的那种……”

    “你被同学带走,他虽然很生气,但更多的是担心,因为他坐在那里,眼睛一直盯着墙壁上的时钟,我看得出来,那一分一秒都是对他的煎熬……后来你受伤住在医院里,他每天都匆匆回来给你带汤,然后一分钟不停的就走,有几次,还是我提醒他的衣服脏了……他是一个有洁癖的人,邋遢成那个样子,我是第一次见。.”

    欧雪咬着嘴唇,兰姐的话一字一句的敲在她的心上,“他喜欢我,为什么又拒绝我?是我不够好吗?”

    “唉……”兰姐叹了一口气,“先生是个痴情的人,他对……”

    说到这里顿住,目光看向欧雪,欧雪明白兰姐要说什么,她苦笑了一下,“我知道。”

    左承浦喜欢的是自己的母亲,就因为这个,所以他才不能接受她?

    欧雪把话挑明,兰姐也不再遮掩,“雪儿,你是她的女儿,这是个坎,不好过的。”

    欧雪看着窗外的阳光,想着温柔的母亲,“他是爱了我妈十六年,难道他也要我爱他十六年,才肯接受我吗?”

    兰姐抚了一下她的头发,柔滑的如绸缎一般,她无法回答欧雪的疑问,只是说出自己的想法,“雪儿,你现在就如窗外的那些小草,嫩的可以滴出水来,你想过没有,如果他要了你,别人会怎么说?”

    “怎么说?”

    “雪儿......”

    “兰姐,你就说吧,别这样吞吞吐吐的,”欧雪的性子有些急,最容不得别人说半句留半句。

    兰姐低下头,“听说过这样一句话吗?叫老牛吃嫩草,那一次你被登上报纸,就用了稚嫩新欢这样的字眼。”

    欧雪愣住,兰姐的话让她想起了那次闹绯闻的事,原来他的不爱是有顾虑,想到这个,她竟不那么讨厌他了。

    “老牛吃嫩草怎么了?我愿意让他吃,”欧雪十分的不以为然。

    “雪儿你太小,这人世间的很多事不是都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先生他这些年,过的很不容易,”兰姐想着无数个深夜里孤寂,忧郁的左承浦不由的心疼,这么多年她早已把牙左承浦当成自己的亲人。

    这次欧雪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兰姐,兰姐继续说道,“先生的家事很复杂,光老太太那一关,就根本就通不过。”

    “老太太?”欧雪第一次听说。

    兰姐的眼神闪躲了下,快速的拿起手里的抹布,“雪儿,今天我说的太多了,你就当什么都没有听到,千万不要问先生。”

    “兰姐,你把话说完,好不好?”欧雪追问。

    “雪儿,你别再问了,总之……很复杂就是了,你年纪小,先生真的不适合你,”兰姐说完匆匆离开她的卧室,而欧雪愣在那里,回味着兰姐说过的每一句话。

    “老牛吃嫩草,”想到这句话,她哑然失笑,原来左承浦在顾虑这个。

    可是兰姐说的那个老太太是他的母亲,还是奶奶?

    欧雪躺在床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房顶,脑海里一片空白,其实她也有自己的顾虑,她的爸爸和妈妈肯定也不会同意自己爱他的,尤其是爸爸,对左承浦明显的不喜欢。

    他那里有阻力,她这里也有,为什么别人谈个恋爱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到了他们这里却比登天还难?

    欧雪烦躁的拎起枕头扔出去,边扔边控制不住的呐喊,“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和他就不能做一对普普通通的恋人?”

    声音隔着门板传到外面,走过她房门的男人听的清楚,他的脚步蓦地停住。

    望着她紧闭的房门,他有推门而入的冲动,但终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