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7章 再也不黏他了(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19本章字数:2441字

    傅明宇的小屋。

    一台只有十几寸的电视播放着左承浦的订婚现场,那个男人挽着一个女人,面对媒体有些机械的回答着各种问题,看着他,傅明宇手里的拳头攥紧。

    一个身材发福的男人站在那里,“小宇,跟爸爸走吧,你不会想我这把年纪,再经受事业失败的打击吧?”

    傅明宇没有抬头,伸手将喝光的可乐罐捏的咯咯作响,那脸上的愤恨似乎想要杀人。

    “以前是爸爸不对,我也没想到最后是那种结果,人活在世上……总是要顾脸面的,小婉在外人眼里毕竟是你的妹妹……”男人的脸上抽搐着痛苦,肌肉都横在了一起。

    “不要说了,”傅明宇吼了一声。

    傅明修顿了一下,看着冲自己发威的儿子,知道他长大了,可是有些话他还是不得不说,“他说了,只要你离开,就会帮我拓展国外的市场,傅家的产业都是你的,至于女人嘛,只要你有钱了,要什么样的就会有……”

    “啪!”一声脆响,电视遥控器被狠狠的摔在墙上。

    “钱!钱!钱!你眼就只有钱,傅明修,我告诉你,我不稀罕,”傅明宇直接叫了他的名字,男人仿佛被什么重击了一下,身体踉跄的后退。

    “小宇,就算你一辈子不进傅家,一辈子不认我,可是小婉也不会死而复生。”

    傅明宇的整个身体倒在墙上,小婉这个名字如一把刀剜在他的心上。她从楼上坠落的画面,他这辈子都忘不了,还有她坠楼前一夜给他说的话,一直都刻在他的心底。

    “哥,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不要做你的妹妹,那样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傅明宇,我可以忍受所有的人误会我,但唯独你不行。”

    傻傻的她竟然选择了死,来期待来世的轮回,一想到这个,他就怕——

    电视里还播放着订婚的画面,左承浦的脸在媒体的镜头下放大,他看到了那个男人一闪而过的凄凉。

    他想,或许该做些什么,就算是最后的努力,他也要试一试。

    撇开站在门口神色痛苦的男人,傅明宇冲出门外,机车在路上飞驰,他想起了第一次看见被媒体团团围住的欧雪,红红的脸涨满了恐惧,拧在一起的手指透着她的无措,就是那样的她,让他的心漏跳了一拍,她让他想到了小婉。

    后来,她被人欺负,她的反抗,还有找他质问时的委屈都让他记住了她。

    那天,她又被人欺负,看着她如男孩子一样的和别人扭打在一起,大胆、个性的她,让他忍不住的想帮她。

    后来,他们被关进了一间黑屋子,她哭着问他,自己是不是很讨厌,他的心就疼了。

    她说饿,他伸出胳膊让她咬,结果她真的咬了,而且他感觉的到,她咬他的时候带着发泄,这一点让他发现,她不是小婉,他的小婉永远只会温柔的笑,每次看到他的手划破,都会心疼的掉眼泪。

    她被那个男人带走,他当时就发誓永远不再理她,她永远不能代替他的小婉,可是她在他生日的那天又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说是她咬的,就归她管。

    霸道的带着邪气,让他又一次背叛自己的誓言,带着她去了自己的小屋,带着她喝酒,听着她稀里哗啦的醉话,那一刻,他就发誓要帮她,不论她要他做什么,他都会去做。

    欧雪从医院里出来,头顶的阳光刺的她眼前发黑,她的初恋就这样结束了,其实应该是根本没有开始。

    她眼前闪过刚才在Ipad上看到的一幕,灯光柔和的画面里,左承浦站笔挺的站在那里,一手轻插在裤兜里,一手揽着女人的纤腰,他身边的阮曼儿一袭白色的礼服,静美怡人,紧紧依附着他,那是一种依赖,一种女人将终生托付一个男人的依赖。

    从此他要承托起另一个女人的一生,另一个女人的爱,从此,他不再和她有关。

    虽然欧雪已经让自己坦然接受,可亲眼看着仍心如刀割,她匆忙将Ipad还给护士小姐,说了声谢谢,转身而逃,可是她又能逃去哪里?

    那个人已经扎根在她的心里,她逃到他,他就跟到哪,折磨的她生不如死。

    原来,爱情是这么的伤人!

    她终于体会了!

    “上车!”伴着一声急急的刹车,傅明宇连人带车的停在了她的面前。

    欧雪吸了吸鼻子,把眼里的酸楚硬生生的咽了回去,“你怎么来了?”

    傅明宇眼里的欧雪都是倔强的,现在一副弱弱的样子让他生气,他跳下车,不由分说的将她抱起扔到车座上,“欧雪,你不是说不会放弃的吗?你说得出来,就要做的到,我要你把他抢回来。”

    欧雪摇摇头,泪水再也止不住的掉下来,“他不要我,我抢回来又有什么用?”

    傅明宇的手捏住她下巴,让她的双眸对上他的,“你怎么这么没出息,你如果今天退缩了,这辈子,你都没有机会了。”

    她的下巴被捏的生疼,欧雪的眼泪横流,一边的兰姐看的心惊肉跳,“这位同学,你弄疼她了。”

    “我抛弃了自尊,找那个男人来上门求婚,就是要刺激左承浦,结果你也看到了,他发怒了,就代表他的心里有你,他不想你成为别人的,所以才会说那么狠的话,说就是死你也只能死在他那里,你离成功就还差一步,你却说放弃!你混蛋!”傅明宇揪着她,怒气几乎从骨子里向外渗。

    欧雪知道他是为自己好,可一切都晚了,就算不晚,左承浦不爱她,这是她无法改变的事实。

    她打掉傅明宇揪着她的手,“我是混蛋,我是懦夫,你骂吧,反正我就是不要他了。”

    傅明宇气的朝摩托车踹了一脚,“我TM的就是贱,才会管你的事。”

    兰姐知道欧雪心里不好受,刚才在医院的大厅,她都掐痛了自己,她之所以说放弃,是因为她真的伤心了。

    “小姐,让他带你去吧,已经努力那么多了,也就不差再努力一次,”这次兰姐拿起了车前的头盔给欧雪系上,然后拍拍傅明宇的肩膀,“带她去吧。”

    傅明宇愤愤的看了欧雪一眼,跳上机车,在猛踩一脚油门后,车子飞的离开,她抱住了他,呜呜的放声哭了出来。

    街边有音乐传来,一字一句都跌到他们的心里——

    抓不住爱情的我

    总是眼睁睁看它溜走

    世界上幸福的人到处有

    为何不能算我一个

    为了爱孤军奋斗

    早就吃够了爱情的苦

    在爱中失落的人到处有

    而我只是其中一个

    爱要越挫越勇

    爱要肯定执着

    ……

    机车一路飞驰,飘过耳边的音乐还在萦绕,欧雪趴在傅明宇宽阔的背上,那颗悬浮不定就像这车速般飘飞,犹豫了很久,欧雪拍了拍傅明宇的肩膀,怏怏的说道,“算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欧雪,你给我闭嘴!”傅明宇还在生气。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却是为了她,平日里他戏弄她,嘲笑她,可他是真心的想让她好。

    金樽酒店,红色的地毯、飘扬的彩球,处处张扬着喜气,傅明宇一脚踢过去,边踢边骂,“左承浦,真是俗的可以。”

    欧雪被他从车上拽下来,一路上扭扭捏捏、踉踉跄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