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1章 再见了,我的女孩(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20本章字数:2407字

    “左承浦……左承浦……”

    一个女人气若游丝的呼唤,打破了夜的平静,左承浦放下手机,拿起车钥匙直奔医院。

    阮曼儿自杀,割破了手腕,左承浦赶到时,白色的浴巾都变成了血红色。

    欧雪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脸焦急的兰姐,半喜半泣,“谢天谢地,你可醒了!”

    “我,我怎么了?”欧雪开口,才发现声音哑的不像样子,喉结也好痛。

    “你发烧了,今天早上我才发现的,都怨我太大意了,竟没想到夜里过来看看你,”兰姐自责的看着她,一夜高烧让她的嘴唇都烧起了严重的水泡。

    发烧,原来她发烧了,怪不得,她昨天夜里总觉得自己那么冷。

    “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欧雪不想兰姐自责,撒娇的拉住了她的手。

    她的掌心还是烫烫的,虽然她醒了,但烧并没有完全退下去,兰姐急的转圈子,“我给你倒水。”

    “兰姐!”欧雪叫住她,“左承浦呢?”

    兰姐的神色恍了下,“先生有事出去了。”

    “有事?什么事?”欧雪似乎很敏感。

    “这个我也不清楚,”兰姐将水递给欧雪,看着她不掩饰也掩饰不住的失落,她解释道,“先生昨天半夜走的,他并不知道你生病了。”

    半夜走了!

    欧雪的心慌跳了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划过,她看着兰姐,兰姐明白那眼神,对她摇头,“雪儿,我真不知道是什么事,可能是订婚的后续事宜。”

    欧雪没有再追问,将水杯放下,又缩进被子里,“兰姐,我还想再睡会。”

    她睡着了,梦里全是左承浦的身影,只是,总离她太远,远的她都抓不到——

    她还梦到了老太太,强行把左承浦从她身边带走,嘴里还愤愤的说,“我不许你们在一起,不许!不许!”

    “啊——”欧雪从梦里惊醒,浑身是汗,心还猛烈的跳动着。

    不许!

    梦里老太太的声音到现在还清晰的浮在耳边,这让她十分的不安。

    兰姐听到了她的叫声,急匆匆的推门进来,“雪儿,你怎么了?”

    欧雪看着兰姐,“我做梦了。”

    兰姐松了一口气,看着她额头还有鼻尖的汗珠,伸手试了一下她的体温,“太好了,终于退烧了。”

    欧雪眼前还是梦中老太太凶恶的眼神,还有那不带一点留情的话,“她说不许我和他在一起。”

    “小姐,你说什么?”兰姐没有听清楚。

    “左承浦回来了吗?”欧雪此刻很想他,真的很想。

    兰姐摇摇头,“可能事太多了吧!”

    欧雪没说什么,她把下巴磕在膝盖上,被汗浸透的后背,一阵阵发凉。

    兰姐看着她柔弱的样子,心疼不已,抬手给她掖了掖被角,安抚道,“先生虽然没来,但肯定很惦念你的。”

    惦念?

    欧雪的心疼了一下,没有人知道,此时她有多惦念他。

    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阮曼儿脸色煞白的躺在那里,左承浦隔窗看着她,掌心握着一张单薄的白纸——

    承浦:

    我知道你根本不爱我。娶我,也是你的一个无奈,可我仍欣喜若狂,甚至幻想你会爱上我,甚至你不爱我,也至少会把我融入到你的亲情里,那样就永远不会舍弃我。

    可是我的梦还没有开始,就被抛进了谷底,从几十万的高空砰然坠落的痛,你无法体会。

    死,是所有痛苦的解脱,也是让你永远让住我的方式,原谅我最后自私一回。

    曼儿绝笔

    如果说之前,他还为摆脱这场婚礼而感觉轻松的话,现在他才发现自己有多懦弱和无耻,他利用了一个爱他的女人,最后还伤的她那么彻底。

    她跟了他十年,女人生命中最绚丽的十年,可到头来,他给她的却是死亡。

    一连三天,欧雪都没有看到左承浦,他就像是消失了一样,开始的时候,她还会问兰姐,后来,她都不想问了。

    她想不出什么理由,可以让他一连三天都不回家,除非,他又像以前那次躲她。

    躲她,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害怕她会纠缠。

    欧雪觉得如果是这样,她真是悲哀的无以复加。

    抛弃她的不止是左承浦,就连傅明宇也没有任何消息,欧雪甚至都以为他还被关着。

    “胖丫,是我?”欧雪给同桌打电话。

    “欧雪是你吗?天啊,我还以为你早把我忘了呢?”胖丫似乎已经忘记了欧雪对她的刁难,听到欧雪的声音兴奋的大呼小叫。

    欧雪有些不好意思,“我怎么会忘记你呢,在法国你是我仅有的朋友。”

    朋友,这两个字更让胖丫激动,因为由于她的太肥,几乎都没有人和她做朋友,现在欧雪这么一说,她开心死了。

    “你还会来上学吗?我一个人好无聊?”胖丫问她。

    欧雪笑了,“你想我上学呀?”

    “想啊,想啊。”

    “你不怕我揭穿你暗恋**的老底?”

    “我才不怕呢,而且他现在名花有主了,我直接失恋了,”胖丫突然伤感下来,似乎还带着伤心。

    “怎么了?”欧雪问。

    “他被咱班的那个胸大、屁大,专门勾人的狐狸精给迷住了,两个人那天还在树林里接吻,我,我的心都碎成渣了,”胖丫的话让欧雪想笑,却又心酸,那种暗恋无果的爱情滋味,她怎么会不知道。

    “胖丫,那种男人我们不稀罕,总有一个属于我们的白马王子等着我们的,”欧雪安慰她,也在安慰自己。

    “嗯,你说的有道理,对了,你的王子好像走了,”胖丫突然想起了什么。

    “什么王子?”欧雪没听明白。

    “就是那个忧郁王子兼篮球王子傅明宇呀,他好像退学了……”胖丫的话说了一半,欧雪就感觉头一下子懵了。

    “你胡说什么?他好好的怎么会辍学?”欧雪反应过来,第一个感觉就觉得胖丫在耍她。

    “我说真的,他真的退学了,咱校里的好多女生都哭了,昨天晚上有很多人还给他举办了送行Party。听说,他弹曲子的时候,还哭了……”

    胖丫的话,欧雪听不下去了,她不相信傅明宇会走,她不相信,他走了,也不告诉自己。

    “喂……喂……”胖丫听不到欧雪的声音,连叫了几声。

    “胖丫,你是说昨天晚上他还没走,对吗?”欧雪追问。

    “嗯,不过听说,他乘坐今天最早班的飞机离开,”胖丫还没说完,欧雪就挂掉了电话。

    听着嘟嘟的收线声,胖丫摇摇头,“还说什么朋友,根本就是重色轻友。”

    欧雪往楼下跑,与兰姐撞个正着,“雪儿,你这么急,去哪呀?”

    “傅明宇有没有来找我?”欧雪抓着兰姐问。

    兰姐摇头,确实这几天,她都没有看到那个男孩,“你找他吗?”

    欧雪没有回答,心仿佛被扯下了一块,滋滋的生疼,暗暗的说道,“傅明宇你敢悄悄离开,这辈子,我都不要理你!这辈子,我都不再和你做朋友!”

    机场。

    傅明宇背着大大的背包,一身运动卫衣,他干净与世隔绝的清傲频频引来女人侧目,但对于他来说,他只想看到一双眼睛。

    可是他知道,她不会来的,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