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8章 他早已刻入她的骨血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20本章字数:3207字

    夜色如期而至。

    欧雪和傅明宇泡在咖啡馆里,就一直看着太阳落幕,她的心在太阳沉下去的那一刻,也沉到谷底。

    这个时候,那个人应该穿着黑色的礼服,陪在那个女人身边吧,或许还应说一些你侬我侬的甜言蜜语,虽然她对自己说不要去想,可她根本控制不住了自己。

    傅明宇看着她游离的目光,知道她在想什么,再次问道,“去还是不去?”

    欧雪搅动着面前早已凉掉的咖啡,“别再问了,我不会去的。”

    她要给自己的这份爱,留一点最后的尊严。

    “如果你真的决定放弃了,那就跟我,”傅明宇看着她,乌黑的眸子如同探照灯一样,盯着她,那么犀利,那么尖锐,又那么认真。

    欧雪心一缩,她知道傅明宇这话是发自内心的,甚至她也曾经想反正左承浦不要她,她不如跟了这个男孩算了,但她终是做不到伤害他。

    她和傅明宇之间只是朋友,不会有感情,他已经受过一次爱情的伤,她怎么能再捅他一刀?

    “又耍我?”欧雪故意装做他在开玩笑,说完便低头继续搅咖啡。

    这时,隔壁有八卦的声音传来,是两个女人,其中一个说,“听说今天是左氏的钻石男订婚,真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会心碎的死掉。”

    “你的心是不是此刻碎的就像这咖啡沫似的?”

    “别胡说,让我老公知道,我就死定了!”

    “你老公知道怎么了?谁让他不及人家左总有钱,没人家左总帅。”

    “呜,我不想他结婚,他是我心中的男人……”

    这些话,一字一句落进欧雪的耳底,如同锋利的针扎着她,她坐不下去,起身,对傅明宇道,“我们走吧!”

    傅明宇看着她,眸光又深了深,明明那么痛,明明放不下,却还要故作坚强。

    真是个爱情的傻瓜,可正是她的这份傻,让他一次次不禁怦然心动。

    只是,她的眼里只有别的男人,对他的好,却视若不见,想到这里,傅明宇苦涩的笑了下,紧追上去。

    机车在夜色中疾驰,欧雪趴在傅明宇身后,整个人安静乖巧的不像话,只有一根手指是不安份的,她在写着什么。

    “左承浦……左承浦……”

    一笔一划,她都写的格外认真,而这样的描写早已不知是多少遍了,从她喜欢上他开始,她就习惯在想他的时候,写他的名字,在本子上,在地上,在窗玻璃上,在她的心里......

    凡是她能写的地方,她都写过,最后他的名字刻进了她的骨血,让她欲罢不能,痛不欲生。

    傅明宇起初以为,她只是手指无意的挠动,渐渐的,他就感觉到了规律,最后辩出那三个字,是某人的名字,而且他能感觉到她每一笔每一划的用力。

    究竟有多爱,才会这样无时无刻不放开自己,才会这样分分秒秒的惦念?

    回头,他看了眼她落寞的小脸,忽的轰了一脚油门——

    金樽酒店门口,烫金的大字闪烁,欧雪看着处处张灯结彩的喜庆,扯住傅明宇的衣领,“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我不是说了吗,我不要来,走,你赶紧带我走!”

    傅明宇一把将她从机车上抱下来,双手如同铁钳紧掐着她的肩膀,“欧雪,别再逞强了!你爱他!”

    欧雪的心骤然一疼,是的,她爱他,所以她才不想他为难,不想他难堪,她才决定放手。

    “走吧,我不会进去!”她推开傅明宇转身。

    “如果这是你最后一次想他、看他的机会,你还会不要吗?”身后,傅明宇高声质问。

    最后一次......

    这四个字,狠狠的划过她的心尖。

    爱了他那么多年,从懵懂无知,到欲罢不能,这么多年,那么多日夜时光,只有她自己知道其中的滋味。

    如今,她再也没有资格了,在他成为别人的准老公后,她连暗恋他的资格都没有了。

    欧雪沉默,心如同在翻滚的油锅里煎熬,傅明宇走过来,抬手捧起她的脸,手指摩挲着她的泪痕,“雪儿,就当是初恋的最后句号,也算是给自己一个痛到死心的机会。”

    她依旧犹豫,这时有宾客从他们身边经过,就听到有人说,“唉,今天过后,他就是别人的了,让咱们再过过眼瘾,放肆的看他一回吧。”

    “谁说不是,我今天一定要把他看个够,永远的刻进心里,让谁也抢不走……”

    这些话听着有些可笑,可只有真正爱过的人,才知道这些话背后藏着多少心酸。

    欧雪忽的笑了,因为她发现在左承浦众多爱慕者中,她还是最悲哀的,至少她的爱,左承浦是知道的。

    那些女人说的对,不论是伤还是痛,今晚都是最后一次,让她最后再爱他一回。

    “如果我痛死在里面,你别忘了把我背回去,”她开口,脸上是清浅明媚的笑。

    傅明宇听到她的话,捏了捏她的鼻尖,“有我在,不会让你死的。”

    “来!”傅明宇冲她伸出手臂。

    “干吗?”欧雪没明白。

    “笨蛋,你看别人不都是这样的吗?”傅明宇用下巴戳了下旁边走过的宾客。

    欧雪呵呵笑了,将手伸进他的臂弯,不过边走边低低对傅明宇说道,“你不觉得我们这样,更显得不伦不类?”

    她穿着运动装,他一身的夹克牛仔裤,再看看别的宾客都是西装晚礼,他们这副样子违和又搞笑。

    “管他呢,”傅明宇笑着,“我们开心最好。”

    “可我们没有请柬,”欧雪看到门卫挨个的检查,只是不知这个行为是左承浦授意,还是阮曼儿安排的。

    他们会这样,是在防着她来闹场吗?

    想到这里,欧雪苦涩的笑了,如果是,那她还真是让他们费了心思了。

    傅明宇四处看了一下,然后松开欧雪的手跑离,一会的功夫,他回来了,手里已经多了两张红色的请柬,他给欧雪使了个眼色,“走!进去!”

    “你哪里弄到的?”

    “你别管。”

    “傅......”

    傅明宇拉着她来到门口,把请柬递了过去,尽管门卫看着他们的目光十分的诧异,但有请柬只得放行,可是他们刚进去没几步,听到身后有人和门卫发生了争执。

    欧雪瞬间明白了,她指着傅明宇,“原来你偷了别人的请柬。”

    “不是偷,是他们主动给我的,”傅明宇嘻嘻一笑,但并没有解释细节,他握住她的手,“雪儿,为了你,我会不惜一切。”

    傅明宇看着冷硬,可他总是能一句话戳中她的心,欧雪鼻子又酸了,她呶嘴,“傅明宇,别对我这么好,我再感动,也不会以身相许的。”

    傅明宇搂住她的肩膀,“别自以为了,就你这样,就是以身相许,我也未必会要。”

    一会对她动情表白,又一会对她嗤之以鼻,这就是傅明宇,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让她看不清,看不透,其实她看透了,他是真的对她好。

    面对他的嫌弃,欧雪用胳肘回击,他故作吃痛的惨叫,两人同时笑了。

    后台化妆间。

    左承浦神色疲惫的坐在那里,看着化妆师一层一层的给阮曼儿涂厚厚的粉,他只觉得恶心,不由的就想到了那张干净的脸,吹弹可破的肌肤透着自然的白皙,软软的,让人放不开。

    她的唇如棉花糖一般,有种入口即化的感觉,想着,他竟有些蠢蠢欲动,竟很想念她。

    这个时候,她在哪里?都做些什么?突然,他很想知道。

    掏出手机,按下了几个号码,终是没有按出去,这个时候,她一定恨死自己了。

    想到下午在街边看的那一幕,他烦躁的扯了下领口,不知为何,他就是不能看她对别人笑,因为没人知道她笑起来有多妩媚,有多妖娆。

    “左总,左总……”化妆师叫了他几声,他都没有听见。

    “承浦,你不舒服吗?”阮曼儿走过来,轻轻的摇醒他神游的心。

    左承浦神色绷紧的看着她,“什么事?”

    “化妆师要给你整妆,”阮曼儿看到他脸上写着不悦,说话也很小心,今天是改变她命运的日子,她不敢惹怒他。

    “算了,”他说完看了眼左腕上的手表,还有十分钟,晚宴就开始了,突然他很想,时间就此停住。

    阮曼儿对化妆师摇摇头,他拒绝的事,谁也不能改变。

    欧雪和傅明宇站在角落,打量着整个会场,浪漫,奢华,温馨......

    一层一层的酒杯堆起高高的香槟塔,在灯光下摇晃着酒红的光芒,看的让人恍眼。

    会场两边是超长的桌子,上面摆满了各种点心和水果,可是欧雪面对这些,竟丧身了她的本能,没有一点冲动的欲望。

    她突的发觉,自己站在这里,完全就是童话里的灰姑娘,只不过她没有灰姑娘的幸运,会得到王子的垂爱,她现在站在这里,是给自己的初恋划结束号的。

    有侍者走过,她端过一杯香槟,轻轻的晃了下,仰头灌入嘴里,那如血般暗红的颜色,就像是她破碎的心流着的血......

    “少喝点,别一会耍酒疯,”傅明宇提醒她。

    她没答,目光继续在会场流连,似在寻找什么,又好像看到什么。

    “听说,今天的记者和媒体都被清场了,”傅明宇又说。

    突的,平静的宾客群有一阵骚动,欧雪望过去,只见一道熟悉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华彩的灯光落在他的身上,让他愈发的挺拔,就算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仍俊逸的让人挪不开眼,就像十岁那年,她第一次看到他。

    她的心,重重一抽,差点当场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