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3章 决定,要你(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20本章字数:3226字

    她的回应,让他吻的更深……

    直到呼吸越来越乱,直到他们都沉浸的无法自拔……

    他从她的唇间挪开,额头抵着她的,气息的粗重出卖着他心跳的不安。

    看着她的眼神还带着迷离,还带着意犹未尽。

    欧雪脸上的绯红透着她的羞怯,那紧抿的双唇,似乎在回味着刚才的甜蜜。

    左承浦看着她,笑——

    他为自己终于迈出这一步笑,为她的害羞笑,为这种甜蜜的感觉笑——

    他的笑声让她抬头,却对上他嬉戏的眸子,转即低下头,一双小手搭在他的脖子后面不安的绞动。

    她的害羞和不安,他感觉到了,他的额头使劲抵了她一下,然后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是不是怕了?”

    “才没……”她回答完,又后悔,然后不好意思的将头向他怀里拱了拱,似乎想找个合适的地方躲避害羞。

    左承浦抱着她,暖的让他都觉得在做梦,“雪儿,你太小……我会有罪恶感。”

    听到他的话,欧雪突然害怕,害怕下一秒,他又会将自己推开,“左承浦你是不是又要后悔?”

    她从他怀里挣开,一双美丽的眼睛带着怒意的看着他,似乎里面还有些惶恐。

    “你害怕我后悔吗?”左承浦看着她的样子心疼。

    欧雪摇摇头,“你不会后悔的,如果要后悔就不会,不会……”

    “不会什么?”左承浦没想到她说的那笃定,就像看到了他的心一般。

    “不会咬我了,”欧雪说完就扑到他的怀里,她在他面前还是觉得害羞,那个吻字,她说不出来,就说成了咬。

    左承浦笑了,他紧紧的抱着这个丫头,“我不会后悔。”

    “我咬你,你怕吗?”左承浦的心还惶惶的,似乎做了小偷一般。

    欧雪的小脑袋在他怀里乱蹭,他的心被她挠的痒痒的,伸手将她的小脸托在掌心里,“雪儿,为什么你会喜欢我?”

    他竟像一个大男孩一样,想知道她喜欢自己的理由。

    “我不知道,但我就是喜欢你,”她的回答让左承浦想到了,没有理由的爱才是最不能颠覆的。

    突然觉得,这个丫头的爱很重,重的让他都觉得愧疚。

    看着她嘴边的水泡,“刚才有没有碰疼你?”

    欧雪不明白,她一双大眼睛扑闪着她的疑问,左承浦感觉呼吸又变得紧了,“我的意思是,刚才咬你时候,有没有咬到这些小泡泡?”

    她脸红,快速的摇摇头,怎么会痛呢?而且他的吻还帮她止痛,只是她不意思说出口。

    左承浦的手轻轻的摩挲着她水嫩的肌肤,“你生病我没有看你,你是不是怪我?”

    欧雪点头,“我以为你是害怕我粘着你,故意躲我。”

    听到她的话,左承浦心疼,“怎么会?其实那天在订婚宴上,看到你时,我就后悔了。我后悔鲁莽的和阮曼儿订婚,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决定,要你。”

    要你!

    两个字,直直的撞进欧雪的心底,那么重,那么珍贵......

    她终于等到了,不论多难,不论多苦,就像歌词里说的那样,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她笑了,笑的像个傻瓜。

    “笑什么?”左承浦看着她的笑脸,轻问。

    “我笑,那场香槟雨淋的很值,我笑,这场病生的也不冤枉……”她的话没完,他就又吻上了她。

    她淋香槟、她生病,这全是因为他,想到她受的这些苦,他不禁在心里骂自己:左承浦你真该死!

    这一个吻比先前的那个还要长,欧雪都快要窒息了,整个人也变得绵软无力,只能更紧的攀着他的脖子,依附着他。

    左承浦只觉得吻不够,他只想越深、越深…..

    他松开她时,她躲在他的怀里喘着粗气,仿佛是脱水的鱼见到水一般,那么急……

    “丫头,你怎么不知道喊停?”他心疼的责怪她。

    欧雪摇摇头,她怎么会舍得喊停,天知道,她有多喜欢他的吻,她幻想和他接吻都有多久了?

    左承浦半搂着她坐到沙发上,他抚着她的头,“你怎么知道我在公司?”

    “我猜的,以前你躲我的时候,是不是也在这里?”欧雪依在他的胸口问。

    “以前我躲你,有吗?”左承浦否认。

    “有,第一次的时候,你就躲……还有那次你喝醉了……”她说着,他听不下去了,那几次的感觉,他又如何能忘得了,甚至现在他都有些蠢蠢欲动了。

    “好、好……我承认躲你了……”

    “为什么躲我?”欧雪追问。

    左承浦想了想,却回了她三个字,“不知道。”

    是的,他不知道为什么躲她,除了侵犯她的罪恶感之外,其实还有他一直不愿承认的东西。

    欧雪噘嘴,“左承浦,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喜欢我吗?”

    她的问题让左承浦想揍人,难道她还不明白吗?难道刚才他还不够卖力吗?

    “唔……你还没有回答我?”欧雪再次被他吻住,其实左承浦发现自己如一个小孩子贪恋糖果一般,他很贪恋她的吻,软软的、甜甜的,让他情不自禁,让他无法控制。

    再次被松开时,欧雪瞪着他,“你不要敷衍我,快告诉我……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左承浦几乎晕倒,“丫头,我的吻不够卖力吗?让你还怀疑?”

    左承浦的话让欧雪一下子明白过来,她嘻嘻笑了,小脸拱进他的怀里,低低道,“我想听你亲口说。”

    左承浦明白她的心情,知道她还是不确定,可是对于三十多岁的人了,说出那个人,尤其是这么多年都不碰那个字的人来说,还是十分艰难的,他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我更喜欢做。”

    说着,就要再去吻她,这次欧雪却用手挡住,“我要听你说。”

    “雪儿......”

    “就要听!”

    看着她削瘦的小脸,看着脸上还没擦干的泪痕,看着她澄澈又不掩爱意的眸子,想着她爱自己的不顾一切,左承浦心一缩,她一个十多岁的女孩都能不畏缩,不顾忌,他一个大男人,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我,喜,欢,你,”左承浦捧起她的脸,一字一句的说出来,生涩却透着甜蜜,“听到了吗?”

    欧雪没想到他真说了,她以为以他的个性,是打死也不会说的,虽然他的吻已经说明了一切,可亲耳听他说出来,还是十分激动,而这激动背后是辛酸,她爱了他这么久,终于得到回应的甘甜。

    “哟,疼……”她掐了自己一把。

    “你干吗?”左承浦拉过她的手,紧紧的攥在掌心。

    “我怕自己是做梦,”欧雪吸了吸鼻子,把头靠在他的肩膀。

    左承浦的心疼的吻住她的小手,“如果是梦,那也是一个永远也不会醒的梦。”

    “我不要是梦,我要实实在在的你,”欧雪的手指在他心脏的位置划着圈圈。

    “痒,”左承浦去拉她的手,她不知道,她这样的动作,对他有多致命。

    虽然他确定了对她的爱意,可她终还是太小,他还不可以。

    欧雪不明白他的压抑,抽出手,继续划圈圈,边划边说,“我要把这里圈上,我要这里只属于我。”

    左承浦明白她的心,是他给了她太多不安心,所以才让她这样不安的患得患失,他握住她的手,“那你要不要做个记号,以免被别人动了?”

    他不想这么感伤,只是想逗逗她,结果谁知,她竟真的张嘴一下子咬在了那里,丝丝麻麻的痛......

    她咬住他,并没有立即松口,而是很用力的在咬,她记得傅明宇说过,烙上了她的印记,就是她的人了。

    只是,大概她真的把他咬痛了,她看到左承浦眉头都拧了起来,才慢慢松开他,“是不是痛了?”

    他没有说话,只是眸光幽深的看着她,欧雪与他对视了几秒,然后抬手去解他的扣子,他一把按住她,声音有些低促而沙哑,“丫头,你要干吗?”

    “我要看看有没有咬伤?”欧雪一颗颗解开他的纽扣。

    健硕的胸膛,结实的胸肌,只一眼便让人脸红心热,她看了一眼,便赶紧移开视线,看向她咬过的地方,齿印很深,有的地方甚至都渗出了血......

    一定很疼的!

    “笨蛋,你为什么不喊停?”欧雪看着,又有些心疼。

    左承浦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欧雪抬手抚了上去......

    欧雪一下子惊到,她推他。

    左承浦看着她,隔着夜色,他还是看到了,那双明亮的眸子明显写着恐惧,“害怕了?”

    欧雪咬着嘴唇没有回答,她想起了那次,他喝醉酒侵犯她,她的拒绝让他躲开,虽然这次她还是害怕,却不敢拒绝了。

    她的动作明显就是迟疑,左承浦收回手,从她的身上离开,她却一把拉住他,“是不是你需要?”

    需要?他被欧雪的话惊到,他不敢相信,十六岁的她会说出这种话,他竟生气,非常的生气。

    “你哪里学的这些乱七八糟,以后要是再让我听到,我就,就……”他咬牙。

    欧雪被他吼愣,她懦懦的开口,“是你告诉我的,男人都有需要,爱和需要是两码事,我不想你因为需要去找别的女人。”

    这是他说过的话?他都忘记了,他怎么能对她说这样的话,左承浦暗骂自己。

    “左承浦,我不许你以后因为需要找别的女人,如果你实在想……也只能……碰我……”

    “别说了,”左承浦吼住她,看着她怯怯的眼神,他又心疼。

    伸手将她抱在怀里,“我以后谁也不找,我只要雪儿。不过,你太小,我不会伤害你的。”

    欧雪似乎不相信,她眨着灵动的眼睛看着他,“如果你需要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