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7章 恋爱合约(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20本章字数:4017字

    欧雪立即把那张纸揉成一个团,“我不要,我会忍不住的,我们现在刚恋爱,怎么能这么残忍?左承浦,你能忍得住吗?”

    “忍得住也要忍,忍不住还是要忍,”左承浦也很无奈。

    欧雪噘嘴,“你这个男人好无情,我也不留恋了。”

    她松开他,只是最后在他的脖子上又咬了一口,这次是真咬,咬的他都痛了。

    欧雪抚着那排属于她的唇印,“明天穿衬衣不许系扣子,我要让所有的人知道,你是我的,让你的那些莺莺燕燕都滚远远的。”

    她蛮横的霸道,却他觉得十分幸福,他捏了下她的鼻尖,“放心吧,欧雪的男人,没有人敢动的。”

    “那是当然,”她跳下车,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不是不想回头,只怕一回头,她又会忍不住的跑回来了。

    左承浦坐在车里,看着她走远,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心也空了下来,这种感觉,真的一点都不好。

    直到彻底看不到她,左承浦才收回目光,目光掠过腕上的手表,他忽的笑了。

    分分秒秒的思念,这个寓意,他懂得。

    欧雪一路哼歌回到宿舍,开门便看到好友EALLA,见她满面红光,EALLA闪过一丝鄙夷,只是欧雪并没有发现。

    “EALLA,把你今天的笔记给我看一下。”

    “EALLA,明天你早起的时候叫一下我,我和你一起早读。”

    “EALLA......”

    EALLA看了她一眼,“你怎么了?”

    欧雪想起爱情合约上的内容,笑了,“从今天起,姐要做个勤奋的妹子,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EALLA扯了扯唇角,她知道上午还哭的昏天暗地的欧雪,现在又万里晴空是因为什么,她看到了,看到那个男人把她接走了。

    “傅明宇打电话找你了,”EALLA突然开口,让欧雪的笑一僵,EALLA看着她的反应,继续说道,“他没打电话给你吗?”

    欧雪掏出手机,没有未接电话,也没有短讯。

    “欧雪,我知道你漂亮,活泼,男人都喜欢你,可是脚踏两只船,真的好么?”EALLA的语气有些严肃。

    欧雪和傅明宇走的近,很多人都误会他们在谈恋爱,她也懒得解释,但EALLA是自己为数不多的好友,欧雪不想她误会,解释道,“我和傅明宇真的只是朋友,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EALLA沉默。

    欧雪看着她,呶了嘴,“你不信?”

    EALLA递过一个橘子给欧雪,“不,我信你!”

    欧雪怔了下,“为什么?”

    “如果说你和傅明宇真有爱的话,那也是他的单恋,你的心根本不在他的身上,今天下午的那个老男人,才是你的真爱。”

    “EALLA,你说的太对了,”欧雪冲她竖大拇指,却不忘结下道,“我家男人那叫成熟,不是老,以后不许叫他老男人。”

    EALLA淡淡的一笑,只是这笑带着苦涩,“欧雪,你不好奇,我为什么和你一个宿舍吗?”

    当时她要来住宿舍的时候,没有人愿意和她一起,嫌她傲慢,嫌她目中无人,只有这个EALLA主动提出,要和她一个宿舍,所以欧雪当时还小小的感动了一下呢。

    “为什么?”欧雪吃着橘子问她。

    “因为我想离你近些,就等于离他近一些,我从高一就喜欢他,直到现在。可是,他走了……”

    欧雪意外的睁大眼睛,“EALLA,你……”

    “全校喜欢他的女生很多,我只是其中一个很不起眼的,怎么,觉得我配不上他?”EALLA剥了一瓣橘子塞到嘴里,酸酸的、涩涩的,就像是她的这份暗恋。

    “不,不是。EALLA,爱一个人很辛苦的,尤其是暗恋,”欧雪明白那种滋味,她和EALLA说起了自己的故事。

    那么长……

    那么艰辛……

    “你们差这么多,你的父母还有他的家人,会同意吗?”EALLA听完欧雪的漫长暗恋史,不禁问。

    “只要两个人想在一起,其实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只是欧雪说这句话时,心里根本没有底气。

    他们之间的爱情除却年龄问题,其实还有很多,能跨过去吗?她不知道。

    “今天傅明宇打电话找你时,我告诉他,你恋爱了,你不会怪我吧?”EALLA犹豫着说出来,因为在听她讲这个故事之前,她真的很气欧雪的三心二意。

    欧雪摇头,“其实傅明宇一直都知道,晚上他没有打电话给我,大概就是不想打扰我吧。他真的很好,如果在左承浦之前遇到他,或许我也会像你一样,爱上他。”

    欧雪说的诚挚,也说的由衷,傅明宇真的是个很好的男孩,只是他再好,还是晚了一步。

    “不行,你现在有男人了,就不许和我争,而且,而且你还要帮我追他,好不好?”EALLA说这话时,小脸通红。

    欧雪见她这副春心荡漾的模样,狡黠的笑了,“不好,傅明宇可是我的备胎。”

    “欧雪,你,你怎么能这样?你太贪心了,上帝会惩罚你的。”

    “哈哈,是嘛?我怎么觉得上帝爷爷最疼我了呢?”

    “你,花心大色女!”

    “你才色呢!”

    两个女孩笑着闹着,芥蒂一瞬间解开。

    -------

    一周的时间,对恋爱中的两个人来说,真的太长,长的犹如一个世纪般。

    虽然他们晚上会通一会电话,但对于如同海水的思念来说,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左承浦,明天你会不会忘了接我?”欧雪故意这样问,就是想提醒他,她还记得她刚来就被他扔在机场的事。

    “不一定,如果事情太多……”左承浦故意逗她。

    “什么事情太多?除非你又找别的女人。老实交待,你这几天有没有出去找你的……需要?”她审问他。

    “你猜一下,”说到需要,左承浦确实忍的有些辛苦,特别晚上睡觉的时候,一想到她的吻,她的身体,他就会情欲难忍。

    “我不猜,不猜!你要敢,我,我就和你完蛋,”欧雪大呼小叫,惹得一边的EALLA捂嘴偷笑。

    听到她急了,左承浦不再逗她,“我现在身心只属于一个叫欧雪的小丫头,我说过的,我的需要只留给你。”

    后面的话很暧昧,再加上他低沉又性感的声音,欧雪心犹如被什么挠着,痒痒的,酥酥的……

    “这还差不多,你再坚持一下,明天我就回去了,”她说的有模有样,仿佛明天她回来,就能解决他的需要似的。

    两个人聊了十多分钟,最终还是左承浦强行挂掉电话,欧雪却还不舍得,最后抱着手机‘吧吧’的亲了好一通。

    一边的EALLA过来,碰了碰欧雪,开始八卦,“欧雪,你和他现在发展到哪个程度了?是不是你已经被他,那个了?”

    “胡说什么,”欧雪脸红的否认,可一想到他抚摸自己的身体,她的心就狂跳。

    “还不承认?你脸都红了。”

    “没有,真的没有!”

    “真没有?”EALLA似乎有些意外。

    “嗯!”

    EALLA沉默了几秒,忽的说道,“欧雪,你知道为什么相爱的人都喜欢滚床吗?因为那是爱到深处就想得到她的一切,所以一个男人爱你,一定会对你有那方面的要求的。”

    “如果没有呢?”欧雪想到左承浦对自己的几次失控,可最终还是控制住了。

    “如果没有,就说明对你爱的还不够深。”

    左承浦会吻她、会摸她,但仅止于此,而她呢,每次面对他的触摸,她又会紧张……

    不爱?爱?这些感觉,欧雪一时之间分不清,她烦躁的挠了挠头,“EALLA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EALLA神秘的一笑,“不信,你就去测试一下,男人的爱和性往往是分不开的,有性但未必有爱,但有爱一定有性。除非,他不够爱你。”

    周五的早晨,左承浦一想到,今天就能见到那个丫头,心情就心情格外的好。

    “兰姐,晚上多做点好吃的,”他临走前嘱咐。

    “知道,知道,雪儿今天回来,不是吗?”兰姐能看得出来,他们两个人有进展了。

    欧雪则是更乖,她坚持了一周,更不能毁在最后一天上,而且今天回去,她还要考验某人,所以上课时格外努力,就连发言也是特别积极。

    “你今天这么兴奋干吗?”下课的时候,胖丫用胳膊戳她。

    “我有吗?”欧雪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

    “有,不光有,你最近一直很怪,欧雪你不会这么快就第二春了吧?”胖丫好奇。

    “第二春怎么样?”欧雪根本不屑,现在她满脑子里,就是见到左承浦时的情景。

    学校门口,一辆豪华的黑色轿车旁站着一个男人,一件竖领的深灰色的风衣,一架墨镜,将这个男人构勒的完美,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让人不寒而栗,可是让人又不由的被这种气息吸引。

    “哇!好帅!”这样的声音,不时的会从一些女生的嘴里传出来,可是左承浦现在只想看到他的雪儿。

    粉色的绒帽,白色的毛衫,紧身的粉色牛仔裤,粉色的小靴,远远的看去,她像极了童话里的粉色小公主,配上她欢快的脚步,那种青春四射的活力,让左承浦热血沸腾。

    欧雪的脚步在他面前停住,她一把拿下罩在他鼻子上的墨镜,“站在这里,是不是故意吸引女人的眼球?”

    一见面,她就给他扣了个这么大的帽子,左承浦觉得实在冤枉,他上下打量她,“在学校里穿的像个公主,难道你是想吸引男生的眼球?”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欧雪围着他绕了一圈,“一周不见,学会跟本小姐犟嘴了?”

    左承浦一鞠躬,“回公主,小人不敢,小人请公主上车。”

    “哈哈……不错……哈哈,”欧雪笑着跳上车。

    回去的路上,左承浦一直握着她的手,她却叽叽喳喳的嚷着,她不喜欢冬天、她讨厌冬天。

    “不是天冷,是你穿的太少了,以后出来的时候,记得穿件外衣,”左承浦心疼的交待。

    欧雪看了看他,“你就是我的外套,有你在,我就不会冷的。”

    她撒娇的样子,软软的跌入他的心底,“我就是雪儿的棉袄。”

    “嗯,大棉袄,我好冷,怎么办?”欧雪的头依在他的肩膀,那种感觉很暖心。

    左承浦松开她的手,将她揽入怀里,“这样还冷吗?”

    “不冷了”,欧雪的脸贴在他的胸口,暖的让她舍不得离开。

    下车,他就那样用大衣包着她出现在大厅里,兰姐看着、微笑。

    欧雪则显得不好意思,左承浦冲兰姐眨眨眼睛,兰姐离开,欧雪从他的怀里逃出来,“刚才你为什么不松开我,兰姐会笑话的。”

    “你会怕兰姐笑话?以前是谁嚷着要睡我的房间、睡我的床,还说连我也是你的?”左承浦这一说,欧雪就跺脚,“兰姐怎么什么都对你说?”

    “因为我的她的老板呀,如果哪天你成了老板娘,或许她就会替你保密了,.”左承浦拉着她洗手,拉着她坐到餐桌边。

    “谁要做老板娘,听起来好像是半老徐娘似的,”欧雪虽然嘴上不乐意,心里却甜甜的。

    “小姐,这都是你喜欢吃的菜,先生专门安排我做的,你要多吃一点,在学校这一周都饿瘦了,”兰姐在一张有些夸张的说。

    欧雪摸了摸脸,“呵呵,我都没有感觉到。”

    兰姐离开的时候,左承浦突然把脸凑过来,“你是不是想我想的夜不能寝,饭不能食?”

    欧雪抬头迎上他的眸子,“是啊,那你准备怎么补偿我?”

    左承浦皱皱眉毛,“这个我要想想。”

    直到吃完饭,左承浦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欧雪则不依不饶的追着他要补偿。

    “左承浦,你不许耍赖的,你说要补偿我的……唔——”她追着来到他的房间,刚一踏进来,就被他压到墙上,吻结结实实的堵住了她的小嘴。

    他翘开了她的粉唇,纠缠着她的小舌,那种馨香还带着刚才的米香,让左承浦贪恋的松不开。

    直到她在他怀里娇喘吁吁,他才慢慢松开她,“我这个补偿够吗?不够,我可以再卖力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