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4章 甜蜜蜜(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20本章字数:3874字

    左承浦说的没错,他们都是小偷,不知不觉都偷走了对方的心,她抱着他的腰,踏实的让她不想松开,“今天晚上,我不想和你分开,我们就在这里,好不好?”

    她的话带着卑微的可怜,左承浦心痛,他又何尝舍得和她分开,可是想到明天她还要上学,他又怕影响到她,“不走可以,你去我的休息室睡觉。”

    欧雪眨了眨眼睛,“那你呢?”

    左承浦做了个吞咽的动作,“我陪你。”

    左承浦的休息室。

    欧雪躺在床上,看着某人宽阔的后背,她慢慢的挪动着身体,这种故意拉开的距离,她不喜欢,她想抱着他睡。

    左承浦的心也是突兀的跳动着,欧雪的馨香和青涩都鼓动着他渴望的身体,可是他知道,他不可以,她还太小。

    突然,腰上一紧,她抱住了他。

    左承浦呼吸变紧,声音暗哑,“怎么还不睡?”

    “我睡不着,”她倒是诚实。

    “明天还要上学,赶紧睡觉,”他的语气里有吼她的成份,但只有他知道,他是怕她再胡乱动下去,他会做出不理智的行为。

    可是,这个丫头似乎根本不明白他的心,她的前胸紧紧的贴着他,那两团柔软抵着他结实的后背,如两团火烧着他的肌肤。

    欧雪咬了咬嘴唇,“你能不能转过身来,我有点冷。”

    的确,深秋初冬的天气很凉,而他们的身上只盖了一条很单薄的被子,明天,他一定让秘书给他换厚的,左承浦暗想。

    “你转过来,好不好?”欧雪又朝他贴了贴身体,几乎紧的没有一点缝隙。

    左承浦强压着自己要把她好好压在身底疼爱的冲动,他拿开她的手,“赶紧睡觉。”

    欧雪听到他很强硬的语气,心一下子很疼,“左承浦你一点都不心疼我,那就让我冻死算了。”

    赌气耍赖是她拿手的,说完,她真的松开他,同时也把被子掀到一边。

    空气很凉,她瑟缩、颤抖,却也在生气,她不明白,为什么左承浦那么小气,她只是想呆在他的怀里,她真的很喜欢那种被他抱着的感觉。

    她的离开,让他的后背窜入冰冷的空气,左承浦深呼吸了一口空气,然后慢慢的转过身体,看着她躲在一边,身体因寒冷而抖动,他无奈又心疼。

    “生气了?”他用脚勾了一下她的小脚丫,一股冰凉激到他的肌肤。

    欧雪的身体赌气的朝里面贴了贴,根本不搭理她。

    看着她孩子般的耍气,左承浦轻轻的摇了摇头,长臂一捞,她的大半个身体被拉进他的怀里,“好了,一会又要冻感冒了。”

    欧雪用手臂捅了他一下,“不要你管,冻死拉倒。”

    “年纪不大,脾气不小,看来,以后我要好好的调教一下你,否则,哪天我娶了你,岂不是要被你欺负死?”左承浦逗她。

    欧雪突然转过身,“谁要嫁你?”

    左承浦看着她冻红的鼻尖,一下子将她拉入怀里,“你和我谈恋爱了,就要对我负责。欧雪,我赖上你了,别忘了,可是你害的我订婚失败。”

    欧雪抬起头,瞪着他,心里却甜的像是灌了蜜,“根本就是我和无关,我才不要对你负责。”

    “你再说一遍!”

    “我不要对你负……”后面的那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某人吞了下去,他辗转吻着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只觉得她的香甜,怎么也亲不够。

    狭小的空间里,两个人的吻让冰冷的空气升温,左承浦的身体开始变得滚烫,而她的小手,竟不知何时探到他的衣内,胡乱的撩动......

    左承浦蓦地停下,看着她迷离的眼神,他用手指捂住她的眼睛,声音急促而沙哑,“赶紧睡觉。”

    室内一下子变得安静,只剩下他们的呼吸缠绕,欧雪贴着他的胸口,他咚咚的心跳,扰动着她的心。

    一下、一下……

    “你的心跳好快哟,”过了一会,她又开口。

    左承浦正在压抑、控制……

    刚才的亲吻,让他整个人如被烧着了一点,急需什么降温,他的手紧紧的揪着床单,控制着自己想抚摸她的冲动。

    她却在这个时候又开口,左承浦几乎想骂人。

    欧雪听不到他的回答,以为他睡着了,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从他的怀里挪开脑袋,抬头看他的时候,却发现他眼睛紧闭,表情有些痛苦,“你怎么了?”

    “没事,睡觉!”

    “你明明就是不舒服,你到底怎么了?”欧雪拉开了和他的一些距离,双手扳着他的脸问。

    左承浦睁开眼睛,看着她一脸茫然的担忧,真是哭笑不得,他以为要了这丫头,他就不用再受折磨,没想到这折磨比以前更甚,这丫头真是上天专门派来折磨他的。

    他努力深呼吸,调整自己,“我真的没事,你睡着了,我就好了。”

    欧雪却不明白他的意思,“你骗我,明明你就是不舒服,我要看看是不是哪里痛了?对了,是我咬的地方又痛了吗?”

    她边说,边伸手去扯他的衣服。

    她的小手在他的胸口如羽毛般的轻轻的挠着,让他本来就濒临崩溃的身体,更加的难以自持。

    “雪儿……”他发出隐忍的低唤。

    “嗯?”欧雪才开口,就被某人一下子封住。

    他的吻狂热而激烈,欧雪能感觉到他很重的力道,都弄痛了她唇间的水泡……

    而他的手,终于再也受不住的抚上她的身子,隔着衣服,那么快速,那么急切的游动……

    一下子,她明白了。

    男人有需要的,他一定是需要了。

    她承受着他超乎热情的吻,任他的大掌隔着衣服握住自己的柔软,欧雪惶惶的,不知所措,可心里又有种某种期待……

    “丫头,”他吻着她,手不知何时也解开了她衣扣,由外到内,一层一层的渗入,他冰冷的手掌,完全侵占了她的领地。

    空气的温度越来越高,他的吻也由唇间向下转移,她的脖颈、锁骨都成了他的需要。

    左承浦虽然提醒自己,她还小,可是她的美好却让他停不下来。

    欧雪承受着他的抚摸、他的亲吻,却又颤栗着、害怕着……

    爱情的小说和电视,她看过很多,男女的亲密,她懂,可是,她终究还是害怕的——

    这种事她在书上看过,好像很痛……

    好像还要生宝宝……

    而这些,她都没有准备好……

    想着这些,欧雪竟变得越来越紧张,甚至让她整个人都变得僵硬,直挺挺的身子,没有一点柔软,左承浦感觉到了,他松开她,气息不稳,“既然害怕,就乖乖的睡觉。”

    他不是吼她,他是气自己没有了定力,三十多岁的男人,对女人一点都不陌生,可是眼前的这个小丫头,却让他几次失控。

    “我怕痛,我不要生宝宝,”欧雪有些委屈的辩解。

    听到她的话,左承浦想掐人,可是看着她的不安,他又能理解她的担心。

    左承浦吻了吻他的额头,翻了个身体,将她放开,“我不会伤害你的。”

    欧雪听出了他话里的那丝无奈,她转过身子,看着他额头那些细小的汗珠,“可是你需要。”

    “闭嘴!”他终于吼了她,他是需要,可是就算再想,他也不能伤害她。

    空气又一次凝滞,欧雪僵在那里,她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们都会变成这样。

    左承浦努力的平稳自己的气息,良久,他伸手将她瑟缩的身体搂在怀里,“我能忍得住,只是你以后要离我远些。记住,男人都是危险的。”

    他淡淡的声音,昭示着平静,欧雪趴在他的怀里,只听见规则的心跳。

    欧雪突然想到一句话: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左承浦,你能等吗?”她竟害怕,他等不了,害怕他终未必能耐得住寂寞。

    他抚着她的长发,“我会等,我会等我的雪儿长大。”

    听到他的话,欧雪更紧的搂着他,除此之外,似乎没有别的回答。

    夜静了,静的只剩下呼吸。

    左承浦和欧雪都沉沉的睡去,他们相拥着,第一次契合的没有一点缝隙。

    天亮,一阵闹铃将他们吵醒,这是左承浦为了防止会起晚,昨天临睡前设置的,欧雪似乎很烦,她把头更深的埋进他的怀里,抗议着那烦人的闹钟。

    她可爱的样子,还有乱糟糟的头发,让左承浦看着想笑,“要迟到了。”

    他的怀抱太舒服,欧雪不敢睁开眼睛,她怕一睁眼,那些幸福的画面都成了一场梦。

    “欧雪,迟到会被老师罚的,”左承浦又提醒她,可她依然很紧的搂着他的脖子。

    左承浦试图掰她的手,可她十指扣的很紧,“丫头,一会有人来了,会看到的。”

    “才不会,你这是私人地方,没有人敢闯来。”

    “我说一会大家都上班了,看到你从我这里走出去,大家会想入非非的,”左承浦还没说完,她就松开他,扑腾坐了起来。

    “是啊,那我要赶快走。对了,你说过今天早上要送我的,”她慌乱的整理着衣服,还有用手指挠着自己的头发。

    那慌张的样子,那噘着嘴的表情,在这个早晨,都成了他眼里的一道美丽风景。

    他伸手抓住她的手,“这么美的早上,是不是可以做点什么?”其实说这句话时,他是害羞的,可是他又忍不住心底的渴望。

    “什么?”她傻乎乎的,竟然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左承浦笑着,“装傻?”

    说完,他低头在她的唇上轻轻亲了一下,欧雪明白过来,她呵呵笑了,“都没有刷牙,你不嫌我脏呀?”

    她的话真是大煞风景,左承浦有些尴尬,“我有嫌你脏过吗?”

    欧雪摇摇头,“不过,我听兰姐说你有洁癖,睡你的床不可以,用你的物品不可以、”

    左承浦笑着,她竟然知道这么多,他的脸凑近她,“那你说说,你都动了我的什么?”

    欧雪吐吐舌头,她睡过他的床,也用了他的物品,甚至还和他接吻……

    “我的洁癖在你这里被治好了,”她的样子可爱的让他忍俊不禁。

    “不行,”她却一下子不乐意了。

    “怎么了?”左承浦搞不明白。

    “我就要你有洁癖,只不过你的洁癖只能在我这里才会没有,”她霸道的样子充满着可爱。

    左承浦咬了一下她的鼻尖,“好,我对所有的人都有洁癖,唯独对我的雪儿没有。”

    欧雪笑着,搂住他的脖子,她发现有爱的清晨这么美好。

    吃过早餐,他送她。

    “上课不许睡觉,”他很不放心的嘱咐她。

    欧雪揉了揉胀涩的眼睛,冲他嘻嘻的笑着,一副没正经的表情,“我不能保证,反正上课睡觉也是你害的。”

    “我说认真的,”左承浦拍了一下她的头。

    “我知道了,你比我妈还罗嗦。”

    “晚上我来接你,以后都回家住。”

    欧雪沉默了几秒,才缓缓的开口,“我不回去,而且以后我们也不可以天天见面。”

    嗯?

    左承浦十分的意外,以前他不回应她的时候,她是想着法的粘他,现在他接受她了,他们能光明正大在一起了,可她却不要和他天天见面?

    她的思维,他还真搞不懂?

    看他皱眉的样子,欧雪笑了,“左承浦,我要你追我,我要享受一下恋爱的感觉。所以,我们以后每周只能周末见面,我也只会在周末回你家。”

    左承浦不知该说什么,最后问道,“你确定?”

    欧雪重重的点头,看着她不像玩笑的样子,左承浦扯了扯领口,这丫头是故意折磨她的吧。

    撩开了他的心湖,又把他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