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6章 害怕失去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20本章字数:2548字

    欧雪睡着了,可梦里全是左承浦的责怪和疏离,她哭了,哭的哽咽......

    看着连睡觉都在流泪的她,左承浦的心,疼的如同被一只大手狠狠的攥住,“雪儿......”

    这低低的呼唤,熟悉的气息,让欧雪不敢睁开眼,唯恐一睁眼,这一切都会消失。

    “雪儿……”他又叫一声,手指轻轻的抬起,为她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是他!

    他指尖的温度,让她一颤,不是梦。

    是他!

    他来了!

    欧雪猛的睁开眼,看到他的那一眼,泪水又夺眶而出,激动,开心,可还是委屈的不行,“你不是走了吗?你干吗又回来?”

    左承浦心疼的轻笑,手指轻抚着她粉嫩的小脸,“因为我很想一个人,想的都控制不住自己,所以,就来了。”

    想?

    这个字眼,从他嘴里说出来,真是太难得了。

    欧雪吸了吸鼻子,“骗人,大骗子!连电话都不打一个,短讯也不回,你根本就没想我。”

    左承浦听着她的控诉,心里甜甜的,抓住她的小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不信,你摸一摸,他真的有说,我想你。”

    隔着衣服,感受着他咚咚的心跳,欧雪再也矜持不住,抬手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坏蛋,左承浦你坏蛋!”

    左承浦吻着她的发丝,“是,我混蛋,把我的雪儿都惹哭了。”

    听到他骂自己,欧雪又笑了,“左承浦,我也想你,想的上课听不进老师讲的什么,想的心里乱糟糟的,”像是有无数只小猫在抓在挠。

    左承浦理解她的心情,可是他也没有忘记校长的话,看来他需要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了。

    这一场爱情的小风波,不仅没有让两个人有什么隔阂,反而让他们的心更近了,只是左承浦看着自己被她哭花的衬衫,十分的无奈,“小丫头,以后你不要一哭鼻子,就往我怀里钻好不好?”

    “干吗?你又嫌弃我?”

    左承浦揪着自己的衬衣,“不是我,是它每次都跟着遭殃。”

    欧雪撇了下嘴,“反正你那么有钱,脏了坏了再买就是了,再说了,我不往你怀里钻,你想我往谁怀里钻?”

    看着她调皮又鬼灵精怪的样子,左承浦将她搂进怀里,“你当然只能往我怀里钻,不过,比起你哭,我更喜欢你笑......我的雪儿一笑,让人有种全世界都明媚的感觉。”

    他这个年龄不会甜言蜜语,他这样的话,对欧雪来说已经是万分惊喜,她把脸紧贴在他的胸口,“好,我以后不哭了,我只笑,只对你笑。”

    她可爱的简单,纯净,这大概就是她吸引他的原因,和她在一起,左承浦有种自己也跟着年轻了好多的感觉。。

    “你的眼睛现在红的像桃子,真是难看死了,赶紧洗把脸,我带你去吃饭,”左承浦知道她一定饿着肚子。

    欧雪摸了下肚子,“你说对了,我真的很饿。”

    “你不会中午也没吃饭吧?”左承浦笑问。

    “嗯,我想你想的连饭都吃不下,”他涩于表达,那就让她毫不吝啬的表达吧。

    左承浦胸口又一紧,拍了下她的脑袋,“想可以,但想到不吃饭不行,以后再这样,就罚你不许见我。”

    “不可以!”欧雪一下子慌了,见她真的害怕,左承浦忽的觉得这就是个很两全其美的办法,能让她乖乖安心学习的办法。

    “左承浦,你把毛巾给我,还有洗面脸,还要护肤霜,唇膏……”她洗脸化妆,对他发号着施令。

    “唇膏在哪?”左承浦找不到,便问。

    “在我的包包里,你把东西倒出来,就能找到了。”

    左承浦找到了唇膏,也意外有了发现,一个精致的表盒里躺着块男式手表,旁边还有张小小的卡片,上面画着一个大大的人头,很丑,很难看。

    看不到他递过唇膏,欧雪转头,看到他手里拿着手表,她的心慌了下,嚷道,“谁让你乱动我的东西?”

    左承浦看着她紧张的表情,扬起手里的表盒,“准备送给谁的?”

    其实在这话时,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他还是问了出来,好吧,三十多岁的他,在她面前也幼稚矫情了。

    “要你管,”欧雪抢过手表,重新塞进包里。

    左承浦没有再问,他对自己说,虽然她是他的了,可她也有自己交友的自由,他应该把心放宽一些,要知道他最看不起小肚鸡肠的男人了。

    “走吧,”见她收拾完,他揽住她的肩膀。

    “等一下,我有东西忘了拿,”在他们都到楼下的时候,欧雪又跑回了宿舍,将那块手表放到了衣兜里。

    路上,左承浦一直沉默,那块手表,还有连同她和傅明宇的记忆都在他的脑海里翻腾,说实话,他还是介意的。

    欧雪也看出了他的异样,但是她也没有说什么,他让她吃了那么多苦头,她偶尔也要讨回一点,不是吗?

    饭店门口,为了避免被那些八卦的记者拍到,左承浦提前给欧雪戴好帽子,把她捂的像个小丑一样,欧雪对自己的打扮很不满意,“我又不是见不得人,你干嘛这么小心?”

    “你现在还在上学,我不想他们打扰到你,再说了,我刚刚闹过婚变,可不想别人说是因为你,”左承浦的解释很合理,欧雪没有反驳的余地。

    想着他后面的半句话,欧雪的调皮劲又上来了,她抓住他的手,“左承浦,你的婚变是不是真的和我有关?”

    她的问题让他想起来她淋的香槟雨,还在站在香槟雨里的傅明宇,“雪儿,如果那次我订婚成功,那你是不是就会选择和傅明宇在一起?”

    看着他认真的样子,欧雪的手往口袋里摸了摸,明媚的笑了,“是啊,你如果娶了别人,那我就只有找别的男人喽。”

    左承浦眸色一沉,但并没有说什么,欧雪见他这样,歪头看着他,“怎么,不开心?”

    “你说呢?”他的声音闷闷的。

    欧雪笑了,看着他吃瘪的样子,她的心好甜,就像是喝了蜜似的,原来他也那么小气,那么自私,而她知道,只有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才会对她有独占的欲望。

    她伸手搂住他,借机小小的威胁,“左承浦,如果哪天你不要我了,我真的会找别的男......”

    “不会,”他打断她,然后顿了一秒,“除非哪天你嫌我老了,不要我了。”

    虽然她现在对他痴迷,但她现在还小,心性还不定,等她越长越大,等她将来遇到更好的男人,当她意识到他们之间的差距,只怕不要的那个人是她。

    他们之间隔着一代人的距离,这是他不论怎么努力也无法跨越的。

    “左承浦你又说,”欧雪用手捂住了他的嘴。

    她柔软的手掌,让他的心得到了慰藉,他对自己说珍惜当下,至于将来,他会尽最大的努力,护她周全,如果有一天,她真的要放弃,他也会成全。

    毕竟,他不是在最好的年纪遇到她,而他不能毁了她该有的幸福。

    想到那些可能,他的心开始发空,然后他张嘴,咬住捂着她的手指,轻轻的......

    一股过电的酥麻,顺着指尖直击欧雪的心尖,她连忙抽手,嗔瞪了左承浦一眼,小脸娇红,“你不是说怕被人看到吗?”

    他一笑,他不是怕,而是不想她受到影响。

    不过想到有一天可能会失去她,他突的很想放肆一回,将她侵占,那样是不是他就会安心,就不用担心了?

    可他知道,有些东西如果注定失去,是怎么也留不住的。

    况且,她真的很小,他怎么能用那样龌龊的方式留住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