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7章 恋爱合约(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20本章字数:2383字

    一顿晚餐吃的静谧而温馨,欧雪那不雅的吃相,在左承浦眼里都变成了可爱,这就是爱情的力量,能让人包容,能让人改变。

    “好饱,这样吃下去,很快就会变肥的,”欧雪向左承浦抗议。

    “肥点手感好,”左承浦几乎是本能的就脱口而出,那么的自然。

    只是欧雪并没有听出他话里的深意,噘起小嘴,“我才不要,女人变胖了,会很难看的。”

    “我不嫌弃,而且我喜欢你肥一点,”他用带胡碴的下巴,扎逗着她柔软的脸颊。

    此刻,车顶的天窗全开,星星像是谁镶在幕布上的钻石,奢糜又浪漫。

    欧雪的心暖暖的,甜甜的,她摸了摸口袋,伸手按在他的眼睛上,遮住了他的目光。

    “干吗?”他笑问。

    “不许睁开!”欧雪霸道的命令,“把手伸出来!”

    一股重金属的凉意侵袭了他的手腕,即刻他就明白了,他睁开眼睛看着她,“送给我?”

    欧雪拿出那张卡片,翻过了背面给他看——

    讨厌的左承浦……

    大坏蛋左承浦……

    左承浦......

    左承浦......

    左承浦以为这块表是她要送给傅明宇的,可没没想到,从一开始她就打算送给他,他深邃的眼眸望着她,“为什么现在才给我?”

    欧雪把玩着手里的卡片,“我早想送的,可你……”

    想到这些日子以来,他们之间的‘战争’,左承浦什么都明白了,也终于意识到自己之前有多冷漠,多不近人情,以至于让她买好的礼物都不敢送给他。

    不知不觉中,他对她都做了什么?

    左承浦拿过卡片,看着上面滑稽又可笑的画图,“这个是我?我有这么难看?”

    “难看吗?我觉得比真人好看多了,”欧雪说完就呵呵笑了,那笑像是银铃般,直钻人的心间。

    不过,她虽然这样说这样笑,可她知道他是这世上最好看的男人,他的眉,他的眼,他的唇......

    他都不知道,她都不敢多看,因为每多看一眼,她的心就会沦陷一分。

    “我既然这么丑,为什么还要喜欢我?”左承浦的手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

    “我……”欧雪被他灼灼的目光看的很不自在,可是那眼里的深遂又不由的吸引她,她甚至都忘记了呼吸。

    她的迟钝、她的紧张,他都看在眼里,她每次看他时的迷离,炙热,他也能感觉得到,这丫头就像团火,一点点温暖他,烤化他。

    欧雪不知道他怎么吻上的自己,但是他又一次让她沉浸,大概是今晚两个人都彻底打开了心结,大概是今晚的夜色太美,这个吻越吻越深,越吻越重,似乎有些一发不可收拾。

    可,终在某个节点,他还是停下......

    虽然他不满足,虽然他竟犹未尽,他却只能嘎然而止,现阶段,他只能对她要这么多,只能这么多。

    “丫头,快点长大,”他紧拥着,呼吸急促,声音暗哑。

    欧雪明白他这话的意思,“其实,你要是真......”

    “你宿舍几点关门?”他打断她。

    他知道,她爱他,只要他想,她不会拒绝,可是他不能,绝对不能。

    “......十点,”欧雪看着他,“我真的可以,上次是因为害怕,我现在不怕了,你......”

    “我们该走了,”他仍没有让她说完整,面对她疑问的眼神,他吻了吻她的眼睛,“雪儿,我要你,但还不是现在。我要等你大,等你完全绽放了,在你最美的时候要你。”

    她最美的时候......

    他等着她!

    这世上,再也没有比这更美更浪漫的情话了,谁说大叔不解风情?他这番话感动的欧雪都想落泪了。

    她重重的对他点头,主动吻上他,“好!”

    左承浦,你等着我,一定把最美最圣洁的自己给你。

    一个缠绵的吻结束,左承浦要启动车子,欧雪想到又要和他分开,十分的不舍,一下子拉住他的手,他看着她,“怎么了?”

    “我想睡你车上,”她的声音低若蚊蝇。

    “不行,”左承浦态度十分坚决。

    欧雪瘪瘪嘴,“小气!”

    “这有份协议,你看一下,同意就签上你的名字,不同意就按照协议最后一条执行,”左承浦拿过一张纸给她。

    欧雪狐疑的拿过来,看到上面的四个字,扑哧就笑了,“恋爱合约!左承浦,原来你的花花肠子比我还多。”

    左承浦被她笑的有些尴尬,故意皱眉,“快点看!”

    欧雪边笑边往下看,可是看着看着她就笑不出来。

    第一条,双方不得因恋爱影响自己的工作和学习,否则责罚对方一周不许见面。

    第二条,双方在上班和上学期间不得打电话或发短讯给对方,否则责罚对方一周不许见面。

    第三条,双方不得接触除对方以外的异性,更不准有逾越行为,否则责罚对方一月不许见面。

    第四条,双方每周见面,不许吵架、不许呕气……

    ……

    第十条,因女方未成年,男方做为女方的监护人,所以有权知道女方的一切活动,且女方必须听从、服从男方的安排。

    “我不同意,左承浦,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平等条约,”欧雪看完,发出严肃的抗议。

    左承浦早就料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他停下车,拉过她的手,“今天你们老师和校长找我了,说你上课走神,我知道是因为什么,如果你再这样下去,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我们分开。雪儿,我迟迟不接受你的原因,也是与这个有关,你太小,我怕影响到你。”

    他说的认真,欧雪知道他这是为了她好,而她知道虽然和左承浦恋爱了,她还要别的事要做。

    可是,可是......

    “不公平,这合约不公平!为什么只要对我的约束,却没有对你的?如果你找别的女人怎么办?如果你又变心了怎么办?这些你都要加上,”欧雪妥协之余,又要增加补充条款。

    左承浦笑了,他拿过合约来,每一条一条的跟她解释,“其实每一条都与我有关,你看……而且在这场恋爱中,我受的煎熬最大,既要忍着想你,又要担心你会想我。”

    “那你保证不会找别的女人,就算有需要,也不可以,”欧雪揪着他的衣领,不依不饶。

    左承浦又气又笑,“好,我不找别的女人,我把我的需要都留着,等我的雪儿长大了,都给我的雪儿。”

    这话说的露骨,却也深情。

    欧雪明白他能给自己这些承诺,必定会克制自己,诚如他所说,他是个成年男人,是有生理需要的,可他却愿意为她忍着,这就够了。

    只是,想到他那么辛苦,她又不舍,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脸颊绯红,“左承浦,我想现在就长大。”

    他心一动,明白她的意思,吻了吻她的发顶,“快了,再过几天,我的雪儿就十七岁了,过了十八岁,雪儿就是大人了。”

    十八岁。

    欧雪憧憬,他更期待。

    学校门口,欧雪依依不舍的抱着他的脖子,“这一周好长,我怕坚持不下来。”

    左承浦又何尝舍得松开她,“记得合约上的规定,违反了就要加长一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