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9章 给他们两个月(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21本章字数:3810字

    “对不起,”左承浦道歉,却还是没有松开怀里的人,而欧雪也从那如梦般的安静中回过神来,她推他,他却抱的更紧。

    “左承浦你放开我,”欧雪捶他、打他,但他却都没有松手,最后她张嘴咬他,咬到他的手都流血了,他都没有松开,眉头也没有皱一下。

    警察似乎看出了什么,“小姐麻烦先去警察局,你和这位先生的事,是不是可以稍后再处理?”

    警察的话让她松开口,而他则毫无痛感的牵着她,跟着警察向前走。

    “你放开我,”一路上她抗议,而他不回答,也不放手,直到警察局,他都始终牵着她,一秒钟都没有松开。

    “这是你们的监控录像,如果没有疑问,就请出示你们的身份证,然后把这张表填一下”,左承浦和欧雪看到了警察调出的录像,就像是电影里的特技一般,车子朝她冲过来,而他却冲过去抱住她。

    欧雪直到这一刻,才发现那一幕有多惊险,而他就在最危险的时刻护住了自己。

    “为什么?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救我?”欧雪喃喃的问。

    左承浦一只手填表,一只手握着她的,“我没说不喜欢你。”

    他一开口,就让她一直压抑的泪水扑簌而落,“你喜欢的只是我身上的影子,左承浦,你太残忍了。”

    他写字的手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警察先生,表填完了,你看可以吗?”

    警察看了一眼表格,又看向哭到梨花带雨的欧雪,“恋人之间考验感情,也不至于用生命做赌注。不过,小丫头你赌赢了,能在最危险的时候,用生命去爱护你的人,那就是最真的爱。”

    欧雪抽泣的更深——

    左承浦牵起她的手,“谢谢警察先生,请问还有没有别的事?”

    “当然,为了加强你们的交通意识,你们要参加半天的交通知识培训,地点在二楼的视听室,”警察笑着交待。

    “要这么久?”左承浦反问,因为家里的冉柠此时应该很担心。

    “久吗?也就是一场电影的时间,”警察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挤了一下眼睛。

    左承浦尴尬的笑笑,“麻烦你打电话给我的家里,就说我和……她没事。”

    “Ok!”警察笑着应允。

    漆黑的视听室里,宽大的视频上播放着各种交通事故,那些血淋淋的画面,一下子把欧雪吓到,她不由的躲近他的怀里。

    左承浦轻拍着她的后背,“刚才我们差点,就成了这段视频里的主角,雪儿答应我,不论出了什么事,一定要爱惜自己。”

    欧雪想到自己和他的惊险,她也心有余悸,“那么危险你为什么要冲过去?”

    “如果那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秒,我一定不会放开你。”

    一句话就够了,抵得过这个世界上任何的诺言。

    “雪儿,刚才在家里,我不是不能回答,是因为我怕伤到你妈妈的心,”左承浦还是想解释,欧雪却捂住他的嘴,“我懂。”

    “左承浦,就算全世界都反对,你要你不放弃我,这辈子我就跟定你了,”欧雪也做着自己的承诺。

    左承浦捧起她的脸,深深的吻了下去,这辈子就算不能在一起,只要有她这句话就够了。

    两个人从视听室出来时,已经是另一番景象,警察先生看着他们,“学习效果不错嘛。”

    欧雪羞怯的朝左承浦怀里躲,“警察先生,请问还有别的事吗?”

    “把这张罚单交了,你们就可以走了。不过,从这里离开,你或许该去一趟医院,”警察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左承浦血迹斑斑的手,微笑着提醒。

    欧雪和左承浦回来的时候,冉柠还坐在客厅里发呆,她脑子里还是刚才在电视上看到的那段新闻画面——

    “妈咪,”欧雪走过去,弱弱的叫。

    “雪儿,你没事吧,吓死妈妈了,”冉柠从头到脚的打量着女儿。

    “我没事,是他救了我,”欧雪转脸看着左承浦。

    冉柠也看向左承浦,只是这次一句话都没有说。

    “先生,你的手怎么了?”兰姐看到了他手上的血迹,紧张的问。

    冉柠也把目光看向他的手,她一下子站起来,“你……没事吧?”

    欧雪跑过去,拉过他的手,“你们不用紧张,他的手没事,不是被汽车刮伤的,是我……咬的……”她的脸上竟挂着孩子般得意的表情。

    听到这句话,兰姐笑了,冉柠的脸却有些难看,她转身上楼,留下欧雪和左承浦站在那里。

    “你就是多嘴,”左承浦数落了她。

    欧雪伸了伸舌头,“不是就该让她知道吗?”

    兰姐拿来医药箱,欧雪学着昨天他的样子,给他清理伤口,然后上药、包扎……

    “左承浦你真是伟大的可以,昨天晚上被砸伤额头,今天又被咬伤,你要是这样子回公司,估计大家会以为你被打劫了,”欧雪跟他开起了玩笑。

    “是啊,我的确被打劫了,只不过是被你这个小丫头打劫了,”左承浦宠溺的话,还有两个人的笑声,传到楼上冉柠的耳里,她只觉得心口堵的难受。

    接下来的两天,冉柠再也没有提起过他们的事,只是每次面对欧雪和左承浦暗自交流的眼神,她都会轻轻的躲开。那一刻,她才发现自己老了,而这个男人还是那么年轻。

    “雪儿现在住校是吗?”冉柠在晚餐桌上突然问。

    “是,”两个人同时回答,左承浦有些尴尬,继续低下头吃饭。

    “那周末才回来,是吗?”冉柠又问。

    这次左承浦沉默,过了一会,欧雪点点头,接着又解释,“也不一定的,如果学校有活动,我就不能回来了,就像下周,我们学校要有文艺汇演,”她说完又看了一眼左承浦,因为她都忘记了告诉他。

    冉柠嗯了一声,“我明天要走了,我不在时候,你爸爸总不能按时吃药,还有雪儿转学的事,就等寒假再说吧。”

    冉柠的决定让左承浦很是意外,但他也没有说什么,从现在到寒假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对他来说,已经是一种奢侈了。

    “左承浦,雪儿还是个孩子,谢谢你对她的照顾,当初我把她送到你身边,也是觉得你一定会把她当作你自己的孩子一样,”冉柠的话一语双关,左承浦听得出来。

    “这个丫头似乎和你有缘,我记得刚怀孕那会,就是你一直陪在我身边,其实从那个时候,你就开始照顾她了,”她似乎是在故意这样说,只是提醒左承浦,欧雪是个孩子。

    “左承浦或许那个时候,我就开始喜欢你了,”听到妈妈的话,欧雪似乎很惊喜的打断他们,只是看到两个人都难看的脸色,她吐了吐舌头闭嘴。

    “雪儿,你现在太小,还是个孩子,喜欢与不喜欢只是一种青春的懵懂,我从小一直教育你,女孩子要自重自爱,你不要忘了,”冉柠说完转身上楼,留下欧雪和左承浦坐在那里。

    冉柠的话不多,但却很重的敲在他们心底,左承浦拍了拍欧雪的肩膀,“今天晚上好好陪陪她,说一些让她放心的话,懂吗?”

    欧雪点点头,“下周我真的有活动,不能回来了。”

    “我知道了,”左承浦回答的声音很轻。

    一个晚上,冉柠都是在交待,欧雪听的有些烦了,可是为了能继续留在这里,她又不得不装出一副很受用的样子。

    “妈,你能给我说说你和他的故事吗?”就算是自己的母亲,欧雪也很介意,那个男人曾经喜欢过她。

    “我和他根本就没有故事,如果说非有,也是他的一厢情愿,”冉柠似乎很不喜欢提起当年。

    欧雪看着母亲的脸,突然想起了什么,她把冉柠拉到浴室,然后母女把脸颊贴在一起,“我们很像吗?”

    冉柠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问,“雪儿,不是妈妈非要反对,是你们在一起真的不合适。”

    “我知道了,明天还要早起上学,妈妈我睡觉去了,你也要早点休息,”欧雪为了躲开妈妈的唠叨,直接钻到了被子里。

    冉柠给她盖好被子,看着她睡着,然后轻轻的离开。

    左承浦的书房,他站在窗前,等着她的到来。

    “今天晚上……”冉柠想解释,却被左承浦打断,“你的意思我懂。”

    “我为什么突然改变决定,你也知道吗?”冉柠有些咄咄逼人。

    左承浦喝了一口红酒,“只是将走的时间延长了两个月而已。”

    “两个月,我已经冒了很大的风险,左承浦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冉柠的声音颤抖。

    “不放心就带她走,”左承浦的声音清冷,似乎不带有一点留恋。

    “左承浦,你……”冉柠被呛到。

    “再过几天她就十七岁了,我记得自己也是十七岁那年喜欢上你的,”左承浦像说故事一般,眼神飘的很远。

    “不要说了,”冉柠听不下去。

    “我求你答应我一件事,”冉柠拉住左承浦的衣服,声音里是柔弱的乞求,“不要伤害她,她还未满十八岁,她还是个孩子。”

    冉柠的话一说完,左承浦额头的青筋爆出,他一把甩开冉柠的手,“你把我看作什么?禽兽吗?”

    左承浦激烈的反应吓到了冉柠,她怯怯的,“我只是担心……”

    冉柠走了,没有带走欧雪,她给了他们两个月的时间,这有她的用意,其实也是她在赌。

    左承浦依如从前去送了她,只是离开时,再无割扯的心痛,再无浓浓的不舍,直到她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他才发觉十六年的时间,他好像做了一场梦,那段情感在梦醒时,也已经不复存在。

    回到公司,高明看到他的样子,大吃一惊,“老板,你被打劫了吗?”

    听到他的话,左承浦揉了揉额头,“嗯,被一个女人打劫了。”

    “我知道了,一定是她对不对?看来……你们很High?”高明发挥着自己的想像,笑的不怀好意。

    左承浦斜睨了他一眼,“那个鬼娃娃事件,我似乎还没有和某人算帐吧?”

    “已经过去好久了,你怎么还记得?”高明想到自己把那丫头吓个半死,事后想想自己也做的过份了。

    “我这个人念旧,”说出这句话,左承浦愣了一下。

    “老板,新公司下周要开业,我们什么时间过去?”高明和他讨论正事。

    “下周……”左承浦迟疑了一下,“具体哪一天?”

    “11月8号,”高明说完,左承浦看他,“能不能提前或者拖后?”

    “不可以,当地的政府部门已经通知完了,你是不是有什么别的事?”高明问他。

    “那就这样吧,订前一天的机票去,订当天的机票返回,”左承浦交待。

    “这么急?我还以为能在那多玩几天,”高明不乐意。

    “想玩,你自己留下,但我那天必须赶回来,”左承浦神色严肃。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忙碌的,左承浦和欧雪晚上的时间会偶尔通电话,但每一次都不像从前那般粘乎,他总觉得心里有什么疙瘩横在那里。

    欧雪也感觉到他的平淡,几次想问,也都哽在喉咙里。

    两个人心里都明白,冉柠的到来,给他们无形中带来了压力,他们也期待着时间能慢慢将一切抚平。

    左承浦在日历表上勾画着两个日期,一个是她的生日,一个是她放寒假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