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9章 给他们两个月(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21本章字数:2509字

    冉柠进来的时候,欧雪正在床上发呆,她从来没想过,母亲会有那么多反对的理由,而且她害怕,他会动摇。

    “雪儿,你醒了?”冉柠走过去,搂住女儿的肩膀,看不出丝毫的异样。

    好几个月没看到妈妈了,欧雪还是觉得激动,一下子扑到冉柠的怀里,“妈咪……”

    母女紧紧的拥抱,久别的思念都被融化,左承浦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幕,他的心更乱了。

    “爸爸的身体好些了吗?”欧雪依在妈妈的怀里,这一刻,她单纯的只是个孩子。

    冉柠抚着女儿的头,“还是那个样子吧,他就是一直担心你,雪儿,妈这次来,想带你回去。”

    “回去?”欧雪很意外,“我不!”

    她猜到了妈妈要她离开的原因,可她不要和左承浦分开。

    “雪儿,”她的拒绝在冉柠的意料之中,“你爸爸身体不好,他希望你能陪在他身边。”

    “妈咪,你这纯粹是借口,当初我来的时候,你和爸爸都是同意的,我不回去,”欧雪很坚决。

    “雪儿,我不许你和他在一起,”冉柠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为什么?就是因为他比我大吗?”欧雪很不服气。

    “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冉柠给她往耳后掖着头发,看着女儿的脸,她不禁想到了年轻时的自己,而左承浦是不是又因为她们母女相似的容貌而对这丫头动了心呢?

    “你的理由我都不管,我喜欢他,我就是要和他在一起,”欧雪拉住母亲的手,她看不到冉柠心底的担忧。

    “雪儿,你太小了,还缺少分辨的能力,你喜欢他,也确定他喜欢你吗?是真的喜欢,还是另有原因?”就算是母女,有些事她也无法点破,她怕说出来,会伤到自己的女儿。

    “我只要他喜欢我就够了,我不管什么原因,”欧雪单纯的固执。

    “雪儿......”

    “妈,就像当年你爱我爸,而不爱他一样,这是没有理由的,”欧雪似乎想用母亲和父亲的爱来说服她。

    “这不一样,左承浦他喜欢的只是……”冉柠吞吐,她不敢说出来。

    “只是什么?”欧雪看到母亲欲言又止,她也有一瞬间的心慌,“妈,你说啊。”

    冉柠看着女儿,看着她和自己一样的脸,她叹了一口气,如果现在她说出来,会伤到她,那也是伤在一时,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女儿跳入一个万劫不复的漩涡中。

    “他喜欢的是你身上的影子,”冉柠说的还是很含蓄。

    “影子?妈,我不懂你的意思,”不是欧雪单纯的根本听不懂大人的弦外之音,而是她根本就在否认。

    冉柠闭上眼睛,脸上全是痛苦的神色,“你和妈妈年轻时很像,像的就像是一个人,现在你明白了吗?”

    她和妈妈就像一个人。

    欧雪只觉得脑袋一轰——

    “不可能的,他不是把我当作你!”如冉柠料想的那样,欧雪难以接受的捂着头,痛苦的否认。

    “雪儿,他为了当年的爱,十六年未娶、未爱,你不要傻了,”冉柠心痛的抱着女儿。

    “不是的,绝对不是的。妈咪,他喜欢的是现在的我,不是你的影子,”欧雪虽然这样否认,可是她的心却痛的裂开。

    “雪儿,我知道这样说很残忍,可是你必须要接受这个事实,你们相差那么多,隔着一代人的距离,而你和他才相处两个多月而已,一个能固守着十六年爱情的男人,怎么会在两个月内喜欢上一个和自己有着那么大差距的你?”冉柠的话彻底击溃了欧雪的坚持。

    “我不要听,不要听,”欧雪如崩溃一般捶着自己的头。

    “雪儿,”冉柠拉住女儿的手,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左承浦站在门口,面对这样的景象,他连迈进去的勇气都没有。

    如果说之前,他还有自己的坚持,可是冉柠的话让他连坚持的底气都没有了。

    是的,他固守着对她的爱十六年,而这个丫头才来到自己身边两个月,除却一切,仅时间的原因,他的感情就让人怀疑。

    曾经,他也怀疑过自己,喜欢那个丫头,是因为她身上的影子,可是,这两个月来的心里挣扎,比起十六年的煎熬都要痛苦。

    他爱欧雪和冉柠无关,他就是喜欢她,可现在他似乎找不到坦然的理由,冉柠说的对,他们之间隔着一代人的距离。

    “妈咪,我不信的,我要问他,我要他亲口说,”欧雪哭累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什么,松开冉柠就向外跑,而她拉开门,就那样撞到左承浦的怀里。

    他的气息、他眼里的忧伤将她淹没,欧雪抓着他的衣服,“左承浦你告诉我,你喜欢的是我,不是喜欢我身上的影子?”

    冉柠没想到左承浦一直站在门口,她看着他,目光里是无助的哀求,就像是当年一样——

    这样的她,一下子触动了左承浦的心。

    “左承浦你说啊,”欧雪摇晃着他,急切的等待他的回答。

    “雪儿,”冉柠发出哽咽的呼唤。

    “妈咪,我要亲口听他说出来,我要你听清楚,”欧雪哭了,在他迟疑的时候,她的心就已经开始慢慢的下沉。

    左承浦低下头,看着她的眼泪,他很想伸手捧着她的脸,一字一句的告诉她,“我爱欧雪,只是爱她,与影子无关,”可是,冉柠眼里,那丝十六年来一直牵动着他心的哀求,他却无法忽视。

    他爱了她十六年,为了她,要他做什么都可以,哪怕如今这份爱不在了,可那份情还在,他仍是无法忽视她。

    左承浦沉默,长久的沉默,让欧雪的心彻底的沉到了谷底,她一点一点将自己从他怀里抽离,那种痛犹如将她的心从身体里硬生生的撕开。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欧雪跑开,她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这比当初左承浦拒绝她,还要残忍。

    “雪儿,雪儿,”左承浦和冉柠同时叫出口,左承浦看了眼冉柠,紧跟着追了出去。

    在欧雪跑开的时候,左承浦只觉得胸口闷痛,仿佛被人咬了一口——

    “这该怎么办?为什么要变成这样?”冉柠也泪流满面。

    欧雪从左家出来一路狂跑,她觉得自己的世界一下子塌了,只剩下无边无际的黑暗。

    “雪儿……”左承浦追她。

    法国的街头,一男一女追逐,成了一道特别的风景,可是看风景的人却没有看到他们的眼泪。

    十字路口,红光亮起来,可对欧雪已经没有了任何约束力,她直直的冲过去——

    “雪儿危险,”左承浦的声音响起时,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嗞的划破天空——

    天地静成一片,所有的人都看着这惊险的一幕——

    “找死啊,”过了许久,那个被吓到的司机回过神来,非常生气的冲相拥在路中央的两个人大吼。

    可欧雪的耳边只有一个人咚、咚的心跳,这声音仿佛来自天籁,那么的不真实,却让她的世界一下子那么安宁,静的只有这个节奏。

    左承浦在看到车子向她冲过来的那一刻,他也冲了过去,将她紧紧的揽进怀里,当时他想,假如那是他们在世界上的最后一秒,他也要和她在一起。

    车辆从他们身边嗖嗖而过,甚至有好事的司机,还伸出头来吹口哨,左承浦只是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小人,唯恐她会再跑掉一般。

    “先生你们违反了交通规则,麻烦跟我到警察局走一趟,”值勤的警察拍了左承浦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