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以为,至少你会相信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27本章字数:1263字

    圣诞节前夕,S市下了一场百年难遇的大雪。

    大概是苍天有泪,故意为我姐姐的葬礼渲染如此悲悯的气氛。

    人行匆匆,闲语碎碎。每一句有意无意的恶意,源源不断地灌入我耳底——

    “唉,姚家大女儿死得真是太可惜了,花一样的年纪怎么就出那么惨的车祸?作孽啊。”

    “你说老天爷真是不长眼,这好人不长命,偏偏贱人活千年。”

    “可不是嘛!姚瑶那孩子温柔乖巧又善良,可不像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听说啊,那小女儿姚夕是她家一个女佣跟姚先生偷偷生的。不仅孤僻冷傲还放荡轻贱,居心叵测得很呢。依我看,她姐的死跟她脱不了关系。”

    “嘘,这话就别乱说了,警方都定性为意外了……”

    自我七岁那年被送回姚家起,就习惯了各式各样的诋毁流言,所以今天也不例外。

    我充耳不闻地保持着礼节的微笑,直到送走最后一个吊唁的宾客。终于,整个灵堂里就只剩下我和沈钦君两人。

    他站在前面,痴痴地看着姚瑶的遗像。我站在后面,痴痴地看着他——

    今天的沈钦君,西装黑,衬衫白,墨镜黑,脸色白。整个人看起来,仿佛死过一次那般黯然。

    近在咫尺的距离,我听得到他心痛的声音。

    我知道再过半年,就是他与我姐姚瑶的婚礼。可惜那场无情的车祸,却把他娇媚动人的未婚妻变成了几块难以辨认的焦黑骨质,孤零零地躺在骨灰盒里。

    这时,姚忠祥先生去而复返。他强打着精神,两鬓仿佛一夜间斑白了几许:“夕夕,爸要去医院看看你蒋姨,你要不要搭车顺路走?”

    蒋怀秀是我的继母,姚瑶的生母。从爱女出事后她就一病不起,姚家上下已经乱成一团粥。

    虽然我成年以后就不再与她们同住,但姚家出事,我心里同样不好受。

    “不了,我想再陪陪我姐。”我摇摇头。

    “夕夕,其实爸还有话想跟你说,不如我们路上——”

    “伯父,你回去吧,我跟姚夕说。”

    身后一声沙哑沉郁的话语,我怔了一下。

    沉默了整场葬礼,这是我今天听到沈钦君说的第一句话。

    姚忠祥先生点点头,叹口气,走了。而我木木然立在原地。

    “姚夕,”沈钦君背对着我:“我只问你一句。”

    我心跳如擂,呼吸凝促。好不容易才从鼻腔里挤出一声‘嗯’。

    而下一秒钟,沈钦君猛然转身。摘去墨镜的脸更显苍白,眸子里的光仿佛白日焰火般清冷又炽烈。

    他有着典型东方男子那样俊美的面容,五官的深度很低调,但精致柔和。既不会显得过于硬朗张弛,又不会阴柔造作。

    就是这样一张脸,一眼入我心扉,再眼入我深渊。让我躲在他们这对郎才女貌的背后,暗恋了整整十年。

    此时他向前,我后退。咚一声闷响,我被沈钦君重重推在墙壁上。纤弱的腰身正磕在礼台边缘,又疼又麻。

    压开了我的膝盖,他跻身进来——

    带着侵犯和审判的相对位置,在我眼里竟是梦寐以求的暧昧。

    虽然他的眼中,只有质难、怀疑和愤怒。

    “姚夕,回答我。姚瑶的死,究竟……跟你有没有关系?”他一字一句地问,掷地冰冷。

    我哑了哑声音,真的很想说没有。

    整整一个月过去了,我对爸爸和继母说过没有,我对警察和记者说过没有。我被怀疑,被调查,被议论,被诋毁——只是因为姚瑶开着冲下悬崖,爆炸焚毁的那辆车,是她前一天跟我借的。

    可是沈钦君,我以为至少你会相信我。至少还有你,不会问我这个问题!

    于是我挑起毫无血色的唇,笑了笑。然后轻吐两个字:“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