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不属于我的婚房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27本章字数:1003字

    这会儿汤缘一直把我送上三楼的卧房,看着我脱得干干净净进浴缸了才准备放心离开。

    瞧着她被我气得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狼狈样,我把自己沉在浴缸里偷笑。

    真的好幸运,身边一直有汤缘。

    姚瑶可以拿走我的一切——唯有汤缘,她从来抢不去。

    汤缘今年快二十六,比我大一岁。是宏信银行S市分行前行长汤镇国的女儿,与姚家一直有不错的交情。

    所以我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像她那样娇生惯养众星捧月的小公主为什么会愿意跟我这种肮脏的私生女做朋友?

    而且是很铁很忠的很插刀的,不管我姐姐姚瑶用多少甜美笑容和漂亮礼物都换不走的那种。

    当年她甚至为了跟我在一所学校念设计,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她爸爸给她安排的商科学院。要不是她换男朋友跟换衣服似的,我还真以为她是个对我情有独钟的女同呢!

    我想,也许是她那看似大条的神经下,真的有一颗洞察人性的七窍玲珑心吧。

    一眼就能辨认出世人口中强奸过的真相——谁才是缺心眼的可怜虫,谁才是步步算计的心机婊。

    爬出浴缸,我换上了自己精心挑选的新婚内衣。大红色倒不显得很俗气,在我白皙曼妙的身体上勾勒出一丝诱人的朦胧感。

    裹上乳白色的浴袍,擦干柔顺的卷发。我倒了一杯柠檬水,独自打量着这没有经过我插手分毫的婚房布置。

    淡金色的主体装潢揉入典雅高贵。姚瑶说过,金色如果搭配的好,看起来只会高雅不会庸俗。

    轻盈的白色蕾丝点缀着床具平添了奢华和内秀。姚瑶说过,蕾丝是每个女孩的公主梦,一定要进口手工编织的才有品位。

    浓香的香水百合装饰着床前的空白。姚瑶说过,百合是她的命花,圣洁高雅。

    华丽的素色地毯铺就低调的路。姚瑶说过,地毯虽然清理起来繁琐,但有家的温馨质感。

    这婚房的布置,都是沈钦君亲手操办的。一角一落,我都能嗅到姚瑶的气息。

    最终,我把目光落在白橡木的精美梳妆台上。一块纯净的丝帕盖在处二十多公分高的小盒子上,遮盖得神秘又朦胧。

    我伸手揭开一个角落,就像变魔术一般慢慢拉提。打开下面的红盒子,里面的东西顿时叫我倒吸一口冷气——

    黑白的底色,肃穆的边框,照片上的姚瑶有着与乖顺精致的眉眼,永远停留在她的二十六岁。

    怔了大约十秒钟,我失控地把遗像反扣在梳妆台上。

    整整一天下来,我遇到的恶心人恶心事还不够多么?!

    姚瑶姚瑶姚瑶!这个名字就像噩梦一样纠缠着我快要衰弱的神经,为什么——就是死了都不放过我!

    我的力度大得失控又赌气,清脆的啪嗒一声,生生拍碎了相框玻璃!

    “你在干什么!”就在这时,沈钦君突然推门进来,眼前定格的一幕便是我摔着我姐遗像发酒疯的丑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