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是我不爱解释,还是没人相信?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27本章字数:1254字

    我眯着眼睛撑起身子,低头看着修长的腿上满是斑驳的血污,染得米白色的床铺一片凌乱。

    我明白他为什么惊讶,因为沈钦君一定从来没敢想过我会是第一次。

    这些年姚瑶给我介绍的男朋友能组成一个足球队。我不接受也不拒绝,有时也会跟人家成双入对地出去。但只有我自己清楚,就如同没有一个人能占据我的心一样,谁也没能拿走我最重要的东西。

    我守了沈钦君十年,在空穴来风的谩骂和诋毁中,为他守了十年。

    而今朝,却被他用这么血淋淋的方式划上屈辱的一笔。

    既然无爱,何须矫情。我挺了挺快要折断的身子,试着爬起身来。

    “别看了,我只是来例假了而已。像我这种不自重的下贱女人,怎么可能还是第一次,对吧?”面对着还在原地发呆的男人,我挑唇冷笑。

    不想去看他脸上的微表情,我准备去洗手间清洗一下。可双腿刚刚触地,半身撕裂的痛几乎叫我脱力呼出声。眼前骤然黑了下来,我双膝轻屈,凛然跌在沈钦君的臂弯里!

    “姚夕!”

    已经没有力气睁开眼睛的我就这么任由他摆布地被平放在大床中央,他用被子裹紧我,然后蹬蹬跑出房间。

    朦朦胧胧中,我听到他跟女佣的几句对话。大概是吩咐打扫地面的碎玻璃以及询问药箱之类的。

    后来我昏睡了,貌似有人用温热的毛巾帮我清洁着身体和伤处,动作挺笨挺生疏,而且一点不温柔。

    我不知道是不是沈钦君。

    第二天一早,睁眼时我发现沈钦君已经离开了。身下的床单和被褥似乎都被换了干净的,但枕头只有一只。

    我猜想他后来应该是睡到客房去了。大概是不愿意与我这幅肮脏的身体同床共枕吧。

    李嫂敲门进来,说沈先生去公司了。临走前吩咐她给我做点清淡的粥。

    但我没有胃口,只要了一杯水。

    李婶又用十分怪异的眼神欲言又止了几秒钟,然后问我要不要叫家庭医生来。

    我明白,一个常年服侍的资深女佣什么都懂,但什么都不会明说。

    “不用了,我没事。”我摇头。

    就算要看医生我也只会一个人匿名去妇科医院。我姚夕已经在圈里圈外身败名裂,难道还要沈钦君也被当成禽兽么?我终究,还是没有他狠心。

    瘫靠在床头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我抱着水杯默默地想:

    很多年前沈钦君就对我说过,我是个爱把话憋在肚子里的人,不像姚瑶那么爽朗阳光。

    你不说,别人就不懂,不懂就只能猜,猜就会出现真实的和虚假的两种判断——所以拒绝沟通的人,活该被误解。

    可是沈钦君,你让我说什么呢?

    说姚瑶是怎么把我骗去酒吧客人的身边,害我差点被关拘留所的。说姚瑶是怎么冒我的名字写邮件勾引导师换绩点,害我被学校处分的。说姚瑶是怎么用苦肉计烫伤自己,再泪眼汪汪恳求你们大家都不要怪我的。说姚瑶是怎么叫人把我堵在胡同里恐吓,威胁我不要对你存痴心妄想……

    她在日记里对我的诋毁,难道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让我坐实了恶名?

    你可知道,我姐姐意外横死。我的伤心是本能的,庆幸也是真实的。但我不是幸灾乐祸,而是……如释重负。

    我太害怕姚瑶了,只有我才知道她温柔如花的笑靥下有着什么样心机。仿佛无数根银针刺入我全身,却不会让人看到流血的伤口。

    可即便这样,我也从没想过要杀死她。充其量不过是悻悻地感叹一句,人在做天在看罢了。

    我的心肠,究竟是红的发蠢还是黑的发紫?沈钦君,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