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她不是来捉奸的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29本章字数:2056字

    虽然她的笑容看起来无谓而自然,她的头昂得高而笔直,但她的手心却在出汗……

    她在暗暗的咬紧牙,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在任何人的面前表现出颤抖的样子。

    她这是在害怕吗?

    她这是在心虚吗?

    卧槽,偷人的又不是她,她为何却如此心虚到害怕呢?

    是的,她真的很害怕,害怕自己受伤的心被窃视了,她害怕失尽尊严后自己将什么都不是。

    她害怕着,坚挺着,紧绷着……垂在两侧的手不自禁的微微掐着手指,强迫自己镇定,镇定,保持镇定。

    她怎么也想不通,昨天晚上他还跟自己在做那种事情,可是今天,他就如此光明正大地与那个女人混在一起了!

    他怎么可也这样厚颜无耻呢?

    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她以为,他不向她做任何的解释,那或许心里多少都有点内疚吧?

    他不做解释是因为他的大男子主义,是因为他的高傲的个性……

    可是,如此看来,他是真的一点都没把她当回事!

    顾西周,你怎么可能无情到如此地步呢?

    就算我们夫妻之间没有半丝爱情,但我至少是你明媒正娶的顾太太啊!

    你竟然薄情寡义到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啊!

    欧晓灿这心里的悲凉啊……

    “顾太太啊,不知道您会来,今天新鲜送到的黑松露都用完了,下次您要来的时候烦请您提早给我们打个电话说一声,好吗?”

    餐厅经理一脸媚笑地迎来了,笑得可亲切了,就像欧晓灿是他们家的亲人一样。

    当然了,这个城市里的大人物和名媛太太们,可都是上了他们的“黑”名单的,餐点的金主啊,不是亲人是什么?

    “没事,你给我点几个好吃的菜来吧,今天我要招待我的朋友。”欧晓灿礼貌地淡笑说。

    这个餐厅经理她还算认识吧,虽然她只陪顾老太太来过这里一次,但所受的礼遇那还是记忆犹新的。

    而这位餐厅经理,他若不能牢牢记得这位“顾少太太”,那他就简直是天下最不合格的餐厅经理。

    “哦,原来是顾太太的贵客,既然如此,不如请三位到外面的露台去坐如何?外面风景好而且空气好,大家吃起来也会更好胃口的。”经理温和的笑着,笑容仍是那么的灿烂。

    欧晓灿抬头看向露台外,能看到外面那限有的两张桌子都已经有客了,根本没有地方供他们坐,只能再布置一桌。

    这经理如此费心思的,显然不尽因为她是珍贵的“顾少太太”,而是因为那位更为金贵的“顾先生”正跟他的情人也在这里用餐。

    他这样安排是想要隔离开顾先生和顾太太,以免他们夫妻俩太尴尬。

    真可谓用心良苦啊。

    “不用麻烦了,你去安排上好的菜式即可。”

    欧晓灿淡淡地说:“还有给我们开一瓶上好的红酒,其他的不必操心。好吧,就这样。”

    你们顾大金主也不见得需要你这样用心吧!瞧他一副从容得就像什么都没看见似的样子!

    欧晓灿心里酸酸地想。

    餐厅经理一听,只好礼貌地笑着客套了几句便离开。

    “晓灿,你真的没事吗?不如我们真的换一个地方吃吧?”夏薇薇虽心里有气的,也无法代替欧晓灿擅作主张。

    可是眼看欧晓灿装得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她反倒是更担心了。

    她这样憋着,不会憋出心脏病来吧?

    “我没事,真的,绯闻都炒了三天了,我若有事今天哪里能出来?肯定早就怄倒在床上了。嘻嘻——你就别吓到江先生了,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认识,我可不想让他用餐都用得不愉快的。”

    “江先生,别见笑,咱们吃咱们的,什么事都没有。”欧晓灿微笑着将头转向化妆师小江,努力压制着自己不去注视在餐厅另一边的那对男女。

    她害怕,害怕自己的控制力有限,让自己的心虚暴露出来一点点。

    而她更怕,怕自己若有终于忍不住的时候,想发飙的时候却不知道该怎样发飙。

    与小三撕扯?

    扇耳光、扯头发、撕衣服?

    哦,不!那岂不是让围观的人看得拍手欢笑?

    最要命的是,她的那位丈夫,心早就偏向小三了,说不定她才刚扑上去,就会被他飞起一脚踢飞,然后就只有悲惨地趴在地上,满地找牙。

    哦,不!不!坚决不能冲动!

    当然,她很清楚,她是那种永远都无法冲上前去指着小三带哭怒骂的泼辣老婆。

    冲动对她来说只不过脑中一秒钟的想法而已。

    她最后能表现出来的行为最多就是暗暗的咬着牙,直至咬出了血也不要让人知道痛楚。

    ……

    “我们要不要换个地方?”修长的手指缓慢的将红酒杯放下,林羽西轻舔了一下唇角的红酒妩媚的向她面前的男人低问,低低且无谓的口吻暗藏着满满的战斗力。

    她也很意外,但更多的是惊喜。

    她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那个女人,毕竟她跟顾西周已经不是第一次到这里一起吃饭,可是从来都没有撞见过这女人,她以为这女人永远都不懂往这里来呢!

    而今天,她的忽然出现不禁让林羽西怀疑她是别有用心的。

    看来这个女人是想要还击了吗?她是想要来捉奸?还是想怎样?

    可是不管怎样,她林羽西都不怕,她最怕的就是这女人太淡定了,就如那天她找上门时一样。

    就像野狼嗅到了血腥味一样,她的内心开始抑制不住地激动起来,她太需要挑起这场战争了。

    只有胜利者才能成为顾太太,不是吗?

    “不用了,只是一顿饭,换来换去有意思吗?如果你很介意的话,可以先走。”顾西周垂头切割着他面前的牛扒,漫不经心的吐出一句来。

    “哦不,我只是担心你而已,若你不介怀,我怎么会在意别人怎么看我呢?我说过的,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林羽西巧声笑语,也低下头装着什么都没发生过的一样进食。

    她最怕的就是顾西周这种无关轻重的态度,这样的态度令她不知该如何向敌人挑起战火。

    她是想要战斗。

    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