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我把他打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29本章字数:2065字

    “我……”被他如此直接的质问,欧晓灿却禁不住语窒,说不出一个字来。

    她不知道,因为她从来没敢想往那方面想。

    不过现在想想也不迟——

    他还会有做不出来的吗?

    若他真要那么做,她还能怎样?

    她总不会涎着脸求他别那样对待她吗?

    貌似……她做不到。

    所以,她只能用沉默来回答他。

    这样算是反抗?或者说是不屑?

    当然,在她这里算作反抗,但在他的认为却是不屑了。

    “嗯?”很不满意她用沉默来藐视他,他哼声,继续追问。

    此刻,他已经走到她的跟前了。

    面对顾西周的咄咄逼人,欧晓灿忽然有种莫明其妙的委屈感,想不明白出轨的人明明是他,可是为什么被质问的却是她自己呢?

    “若你们需要这床,那就拿去吧!反正这是你的家,你说了算。”不知是赌气还是委屈,欧晓灿拿这话顶了回去,不再向他示弱了。

    虽然,她从小到大一直以来都是个乖乖女,但那仅仅只是外表的表象而已,其实她自己非常明白,她有一颗倔强的心。

    而这颗倔强的心,常常在有些不确定的时间里,令她表现出超乎常人预想的顽强来。

    这是不是就是俗话说的“外柔内刚”?

    好像此刻这样的“外柔内刚”就忍无可忍地表现出来了。

    这可是她嫁进顾家一年来,第一次如此不畏惧不退让的对这个霸道男人说话。

    她貌似已经不管不顾了,管他爽不爽,反正她已经很不爽很不爽了。

    因为——

    他的绯闻发生到现在,她是最不开心最难堪也最狼狈的那个人,可是他凭什么没有解释,也没有收敛,却还要处处迫问为难她呢?

    这床有什么稀罕?

    那女人若喜欢,拿去便是!

    他要干什么,也尽管说,这样不阴不阳地,谁受得了啊?!

    不被逼疯才怪!

    “你睡吧,我下楼去睡客房。”她强忍住心里的气,淡漠地说。

    “啊!”

    才刚转身,她却被人扯了回去。

    “我告诉你,别给我耍顾太太脾气!别以为我在外面有了女人,你就可以依仗道理胡乱妄为,你是我们顾家的女人,做事就要顾全我们顾家的面子。”

    顾西周好像被彻底惹怒了,一改平时惯有的淡漠,朝着他发起脾气来。

    是的,看她要走的那一刻,他真是生气极了。

    这个女人完全就没把他当回事啊!而且,她竟然还敢顶撞他!

    还有,今天在餐厅洗手间她说的那些话,字字都向钉子一样钉向他,令他分外的不爽。

    “我没有耍脾气,也没那资格耍脾气——”欧晓灿冷冷地说,“我很安分,我也非常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既然顾总要我放弃这张床,我遵命便是。”

    “欧晓灿!”顾西周简直快要炸了。

    她这是什么态度?

    她这口口声声的“顾总”是什么意思?听起来为什么这样刺耳?

    可是“顾总”二字不是他当初要求她这么叫的吗?怎么现在听着就刺耳了呢?

    欧晓灿禁不住嘴角扯起一抹冷笑来——因为心中的不满实在已经到了满溢的地步了。

    她需要发泄,她需要反抗。

    好吧,女人不都是任性的吗?虽然她在他心中实在算不上是有分量的女人,但是好歹也是他的顾太太吧,就让她小小任性一下吧。

    当然,他的骄傲是不容许他为了一个自己不重视的小女人而生气的。

    他有必要去生气吗?

    他收起了那些怒气,淡漠的表情又布上了脸。

    “你去给我倒杯水来!”他以命令的口吻说到,然后不紧不慢地倒在了沙发上。

    她盯了他一眼,沉默,并没有立马应命而去。

    “去给我倒杯水!”见她站着没动,他又命令了一声。

    “对不起,我不是你的佣人!”欧晓灿冷冷地说。

    本来她是准备要去为他倒水的,但是他的第二句命令却彻底激发了她体内的叛逆情绪。

    她这是要造反了么?

    他霍地一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你不是要让出这张床吗?你既不睡这张床,又不想做佣人的事,那你想干嘛?”

    是啊,我想干什么?

    欧晓灿一怔,随即咬了咬牙,转身去为他倒了杯水来。

    “我可以走了吗,顾总?”把水往他面前一放,她冷冷地问。

    “你要去哪?”

    “去楼下,佣人该睡的地方啊!”

    顾西周将水杯往几上一摆,伸手一把将她扯入怀,猛地往沙发上压倒。

    “你——”欧晓灿出于挣扎的本能,扬手就是一巴掌打了过去,“啪”地一声打在了他的脸上。

    他一愣,随即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他顾西周,长这么大以来还是头一次挨人一个巴掌,而且还是女人的巴掌!

    虽然这一巴掌打得并不重,也不够响亮,但毕竟也是挨打!

    他顺手手便一把攫住了她的小小下巴,目光狠狠,道:“欧晓灿,你记住,只此一次!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说完,他猛地起身,离了欧晓灿,毅然决然地摔门而去。

    “蹬蹬瞪”,是下楼的声音。

    紧接着,“砰”地一声,是楼下摔门的声音。

    他走了。

    欧晓灿呆呆地望着自己那只打了顾西周一巴掌的手,迟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打了顾西周一巴掌!

    我打了顾西周一巴掌!

    我居然打了顾西周!

    “欧晓灿,你记住,只此一次!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顾西周冷冷狠狠的声音在耳旁回荡……

    天啦!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究竟怎么了?

    我居然打了大总裁顾西周,他从此不会让我好过了!

    天啦!

    ……

    久久地,欧晓灿脑子里都是一片空白。

    ……

    算了,算了,不去想!

    她往床上直挺挺地一躺——

    快睡!快睡!

    睡一觉醒来便什么事都过去了,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在危难之中,欧晓灿的脑中总会蹦出这一套专属于她的“自我安慰法”。

    就像《乱世佳人》里的女主角郝思嘉一样,她也拥有这样一套自我疗伤法——睡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明天太阳还会照旧升起的,一切都会好的。

    欧晓灿一把扯过被子来,将整个发抖的身体全都裹进了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