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他的下巴谁咬的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29本章字数:2059字

    没有最好!

    欧晓灿暗自舒乐口气,免得自己在面对她时不知该说什么话。

    她正心虚着顾姐夫偷情那件事呢!

    旋即,欧晓灿又觉得很好笑——我晕,又不是我偷情,我干嘛心虚呢?不就是偷窥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吗?你就当自己眼睛花了好了!

    “晓灿,你回来啦——”正在这时,顾老太太出现了。

    “嗯,奶奶我回来了。”欧晓灿忙应着迎去。

    “晓灿啊,我这眼睫毛又倒毛了,你来给我扒扒,我还就等着你来给我扒,其他人都是笨手笨脚的……”

    “好嘞。”

    到吃完饭的时候,顾西周也回来了。

    不过,貌似有什么不对的样子——他的下巴处贴了一块创可贴。

    “西周,你的下巴怎么啦?”顾老太太关切地问。

    顾西周淡漠地扫了欧晓灿一眼,淡淡地说:“不小心磕的。”

    “在哪里磕的哟?你这么大人了走路还摔跤啊?!”顾老太太不满地责怪说。

    “不会是被人咬的吧?”顾雨薇嘻嘻一笑,拿眼睛斜了欧晓灿一眼。

    这一眼,非常的意味深长。

    欧晓灿顿时心里就打鼓了——

    昨天晚上我只是打了他一巴掌而已,还不至于把他的脸打破吧?我又没练过铁砂掌!

    不过,顾西周并没有把她昨晚打了他一巴掌的事说出来,还算他是个好人,不然的话欧晓灿还不知该怎么解释呢。

    不过,他又因何将下巴磕破的呢?

    难道真如顾雨薇所说的“被人咬的”?

    那么,咬他的人是谁?

    林羽西?还是别的女人?

    他昨晚到底去哪里过夜了?

    这些,欧晓灿都不敢问,只能装在心里自我折磨,然后低着头一声不吭地吃饭,吃饭,吃饭。

    “姐夫今天怎么没回来?”顾西周突然问了一声。

    欧晓灿一惊,猛地抬起了头。

    “他出差去了。”顾雨薇不以为然地说。

    “哦。”

    “他好像很喜欢出差哈——”顾老太太接口道。

    “是啊,他又不是什么贵公子出生,一个凤凰男而已,不奋斗不努力的话还不被人嚼舌根说是吃软饭的啊!”顾雨薇那不屑的口气里透着满满的优越感。

    不知为什么,她今晚越是这样趾高气扬,欧晓灿就越觉得她好可怜可悲——

    老公都在外面“庄生晓梦迷蝴蝶”了,她还在这里宣扬她的高贵出生和傲娇。

    真不知道某一天她要知道自己的老公已经背叛她了,她还能如此趾高气扬吗?

    就她那霸道的性格,恐怕会来个玉石俱焚吧?

    艾玛,想想都可怕!

    看来我还是守口如瓶的好,希望那个男人偷情不要像顾西周那般高调!阿弥陀佛!

    当然,他是不能与顾西周相提并论的,顾西周是什么人?

    大总裁啊!

    “偷情”二字用在他身上就不是事,人家这叫“谈恋爱”!哪分什么婚前还是婚后!

    有钱有地位的人出轨养情人天经地义,你一个凤凰男养情人,那就是天理难容!

    好一丝嘲讽涌上了心头,欧晓灿不由自主地抬头偷瞄了一眼顾西周,那下巴上的创可贴此刻就像另外裂开的一张小嘴,正无情地对着她讥笑。

    “雨薇,在你男人面前还是要收敛一点你的脾气,这男人嘛都是好面子的。”顾老太太对顾雨薇说。

    “那得要看是什么样的男人。”顾雨薇从嘴里不以为然地咕噜了一句,“咱们家的女孩子,用得着向男人低三下四吗?!”

    满满都是优越感啊!

    欧晓灿心里真是瘆得慌——

    这位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啊,要是你知道你的老公此刻正在某某客栈里同别的女人滚床单,你还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吗?

    “哎——”顾老太太摇了摇头,道:“你这个要强的性格啊——要是你有晓灿那一丁点的好脾性就好了。”

    “她?切!”顾雨薇斜了欧晓灿一眼,嗤之以鼻。

    把欧晓灿同她相提并论,配吗?

    她都懒得多搭理一句。

    “你这什么态度!”顾老太太不满地说了她一句,也算是在维护欧晓灿吧。

    顾西周瞟了他姐姐一眼,眼神里有些不满——欧晓灿毕竟是他的妻子,她不可以这样当着他的面蔑视她吧!纵使他的姐姐也不能!

    “别不满!你这时候又在我面前装好人了!”顾雨薇白了顾西周一眼。

    真打量我不知道你那点破事吗?

    更难听的话虽然没有说出来,但犀利的眼神已经表露无遗。

    眼看着他俩姊妹用眼神斗嘴,欧晓灿只有讪笑的份。

    吃完饭,从顾氏家院出去,在回自己家的路上,欧晓灿和顾西周都一路沉默,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

    顾西周是一如既往的淡漠表情,坐在车里微眯着眼,像是在小憩。

    欧晓灿则望着窗外胡思乱想——他今晚会睡在家里吗?他若睡在家里,我是该为和他一起睡楼上呢,还是独自睡楼下客房?

    到家了,刚下车顾西周的助理兼司机马子强便悄悄叫住了她,对她说:“顾太太,麻烦你好好照顾顾总,顾总昨晚睡在办公室里,喝了一整瓶红酒,酒喝多了不小心把下巴都磕破了。”

    啊!敢情他的下巴不是被人咬了啊!

    欧晓灿分外震惊。

    在将她二人送进家门之后,马子强还不忘对欧晓灿说了声:“拜托了,顾太太。”

    洗漱完毕,欧晓灿陷入了“是该上楼睡还是在楼下睡”的纠结中……

    或许她应该主动地向他说声“对不起”,毕竟他的下巴磕了也是因为她……

    就在她犹豫着要怎样对他说出“对不起”那三个字的时候,她却眼睁睁地看着顾西周径直上楼去了。

    没有看她一眼,更没有对她吐出一个字,神情上没有邀请也没有拒绝,更没有解释。

    她的自尊心一下子就受到了打击了,在脑中回旋的那三字“对不起”也立马滚远了。

    一咬牙,一转身,她朝着客房而去。

    刚好走进房间躺下,她的手机便响了。

    拿起来一看,竟然是顾西周打来的。

    “限定你在五分钟之内上楼来,否者我就通知别的女人来睡你的位置了。”

    就如同平常说话一样,他平静的口气里却暗潮汹涌。

    这不是玩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