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谁闹自杀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29本章字数:2077字

    原来这条裙子是顾西周让她为她挑的啊!

    这个丑算是丢大了!

    欧晓灿的眼光忍无可忍地瞪向了顾西周——

    敢情你们俩就是设好了一个圈套让我钻啊!让我出丑,让我屈辱,这就是你们想要达到的目的?

    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欧晓灿拼了好大的内力才没让眼泪花流出来。

    不过,她再也不愿意待在此地受辱了,她要马上逃离这个地方,逃回属于她的角落去独自添伤。

    就在她要转身离去之际,顾西周却伸手大力地搂住了她的腰,耳朵凑在她耳边,低声警告道:“不许走!”

    欧晓灿就这样僵住了。

    “你怎么来了?”顾西周眉头一皱,目光清冷地射向了林羽西,低沉但很严厉地问到。

    “我是受邀来的啊。”林羽西轻声一笑,道:“是倾城公司的李总邀请我来的,你难道忘了我在为他们公司的产品代言吗?”

    是了,她在为倾城公司的某款化妆品代言,被人邀请来这里也是无可厚非的一件事。

    顾西周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沉默地盯了她一眼,然后搂着欧晓灿的腰肢,将她强硬地带离开了。

    无趣!

    这个酒会无趣得紧!

    欧晓灿就像个木偶一样被顾西周牵制着应付地走完该走的过场,然后顾西周带着她早早地退了场。

    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

    一回到家里,顾西周便扔给了她一句:“你是不会笑还是没有笑细胞啊?”

    整个晚上的应酬都见她像个木头人一样,顾西周简直后悔今晚带她去参加酒会了,她在他身边简直就是笑话般的存在。

    “你觉得那样的场合我还能笑得出来吗?”欧晓灿反问。

    “为什么笑不出?人家怎么又笑得出?”

    人家?

    他指的不就是林羽西吗?

    “她是个戏子,她当然笑得出!可惜我不是,我不会演戏!”欧晓灿当即反唇相讥。

    本来肚子里就窝了一肚的窝囊气,因此她此刻说话的语气也定是好不到哪去的。

    “当了顾太太,你就得学会演戏。”他盯着她,沉沉地说,“你得学会变通,什么样的场合你都得适应。”

    “对不起,我没那变色龙的本事。”

    “铃——”

    就在此刻,清脆的电话铃声响起。

    这是顾西周的手机在响,也打破了这马上就要爆发起来的紧张局势。

    “喂?妈。”

    得知是顾西周妈妈打来了,欧晓灿立马就放软了下来,转身欲往浴室走,想要清洗入睡。

    她其实是不习惯吵架的,还真害怕与他吵起来。

    刚才也确实是忍无可忍了。

    再说,顾西周的妈妈,她是有些怕的,就像全天下所有的小媳妇一样,对婆婆有着天然的抗拒。

    若是那位婆婆大人在电话里听到他们在争吵的话,绝壁是要拎着欧晓灿进行一番教育的。

    就拿婆婆大人的话来说:“我们顾家可不是什么小户人家,我们顾家人是向来讲究规矩的,我们顾家的女人虽说不上是三从四德,但也向来就非常尊敬长辈和自家老公的……”

    每每婆婆大人说这些话时,欧晓灿便都像个小学生似的低头受教,心中却忍不住嗤之以鼻——

    “你确定顾家人真的很尊敬长辈吗?作为嫂子,你的那位顾大小姐怎么就从不尊敬我呢?”

    当然,无可厚非,婆婆大人也是很尊崇顾西周的爸爸的,因为顾爸爸长期在国外,所以她也夫唱妇随,长期住在国外。

    这不,婆婆大人才回国来几天吧,便要来查儿子媳妇的岗来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的?好,我们现在立即过来,在哪医院里?”

    顾西周稍有紧张的口吻让欧晓灿顿住了脚步,当听到“医院”二字时,她不禁也跟着担忧起来。

    “好。”

    她转身时,顾西周已经断线了,只是神情少有的阴沉。

    她可是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不开心的模样,他一向都是那么的威风凛凛,好像所有事尽都在他的掌控中一样,遇事从来都是气定神闲的样子。

    可是今天,这是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喃喃的,她忍不住开口问。

    “走吧!我们去一趟医院。”

    他的剑眉仍紧锁着,转身去拿起刚才那套西装。

    见此,欧晓灿也只好无奈的跟上,但心里却在猜测着到底是谁出事了——

    顾家太多人了,她首先想到的是最年老的顾老太太。

    不会是她吧?

    欧晓灿心里一紧——在顾家,最疼自己的就是顾老太太了,当初硬要娶她过门的也是顾老太太。

    可以说,在这毫无感情可言的顾家,顾老太太是她唯一的靠山。

    顾老太太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在顾家还能呆得住吗?

    先甭说那个永远都看她不上眼的婆婆大人,还有那位对着她永远是鼻孔朝天的、顾西周的姐姐顾雨薇,就是这个对她毫无爱情的顾西周,她也是无法再在顾家呆下去的。

    所以,欧晓灿心里跟明镜似的,若是顾老太太去了,那么她和顾西周的婚姻肯定就走到尽头了。

    那样的结果真是她愿意的吗?

    当然不是。

    还来不及收拾一下自己,欧晓灿便跟着顾西周匆匆地赶往医院。

    守在手术室的门外,顾家的人几乎全到了,竟然也能将这医院的走廊塞得满满的。

    欧晓灿沉默的跟在顾西周的背后,选择漠视那些奇奇怪怪的目光,笔直的走到手术室外,眼看着易顾家的老奶奶也在这里,她这才松了口气。

    看来出事的是另有其人。

    “奶奶,妈。”顾西周停下后先开口。

    欧晓灿跟在身边,抬头对上顾家的长辈们,脸带微笑的冲大家点头,才开口:“奶奶,妈,二叔二婶,三叔三婶,姑姑,姑爷。”

    对所有的长辈打完招呼后,欧晓灿以淡淡的微笑再对其他跟她同辈的人,只是稍稍的点头算是统一打招呼。

    顾家就是太大的家族了,每次聚会都这么多人,都是她最心烦的,所以她也才更庆幸自己跟顾西周是搬出顾家大宅园居住。

    “妈,怎么会这样的?昨天我还跟姐见过面,她来找我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今晚会忽然闹自杀啊?”顾西周没有理会那些旁人,冲着自己的妈妈就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