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这是激战还是那啥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30本章字数:2269字

    看她眼中那股不肯轻易投降的战斗意识,他不禁也要为这般顽强的她喝彩几声。

    真没想到,这个小女子还是有些个性嘛,并不是只知道逆来顺受的木头人嘛!

    是的,抛开她那青春俏丽的容颜不说,单就她的不屈的精神,就足以让任何一个有野心的男子,不肯轻易的放过。

    他是她的丈夫,他当然是更加不可能对这个本来就是他的女人放手了!

    好吧,既然她想耗的话,他倒是可以陪着她耗。

    这样想着,在他的心中便升起了一股更加邪恶的念头……

    虽然他的唇被她狠命的咬着,不过她的手却无法制止他的手。

    欧晓灿原本以为只要自己狠下心死咬着他的唇不放,他就会拿她没有办法。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她清楚地读出了他眼神中那股邪恶的念头。

    在她还没搞懂那是什么意思时,他邪恶的大手竟然开始攻城掠寨了……

    “不要!”

    顾得了左边又顾不了右边,顾得了上又顾不了下的尴尬,终于让她忍不住放过了他的唇,惊慌地呼叫出声。

    可是,他的欲念,让他根本就不想轻易地放过她。

    面对他这种恶意的侮辱行为,她却无法去遏制。悲哀啊!

    更可怕的还是,随着他的恶意捉弄,她竟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完蛋!要失控了!

    万能的上帝、纯洁的观世音菩萨、会念紧箍咒的唐僧、会七十二变的孙悟空、百变小魔女……

    统统赐给我力量吧!

    哦嘛哩嘛哩哄……

    洪荒之力来了!

    她下意识地用膝盖一顶——完美!

    他惨了!

    意外地遭受她这突然的攻击,他闪避得有几分狼狈。

    他的闪避,也同时让她挣开了他对她的束缚。

    欧晓灿马上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赶紧起身蹲到床的另一边,娇喘着与他对视。

    可恶!这个女人是否不懂得适度的示弱吗?

    刚刚她明明已经那啥了,可是她那莫名其妙的意志,却是那么的顽固地将一切化腐朽为轻烟。

    难道她非得要将夫妻间的正常“交流”搞成一场战争吗?

    一局败落的顾西周狠狠地咬了下牙。

    好吧,既然你这样的不听话,那就别怪我采取更加强硬的手段了。

    “好,你要玩比较不一样的是吧?那我就不客气的奉陪了!”

    最后的声音还没完全从他的口中结束,他的人已经飞快的起身一跃,仿如恶虎扑羊的直接扑往她的身上。

    原本在夏薇薇那里学了一点防身术的欧晓灿,面对他突如其来的攻击身影,巧妙地闪身一避,避开了他的第一波攻击。

    然后,面对他那连续不断的攻势,欧晓灿已经渐感不支。

    在一次闪避不及中,不小心让他成功地剥去了她的“神衣”。

    不过,一切都还在僵持之中,并未分出胜负来。

    这时,房间中对峙的两人,同样都有着自己的坚持。

    他要她,不只是在身体上的需要,他更要她的意志对他俯首称臣。

    此时他的眼中所表露的是绝对的灼热,对她所呈现在他眼前的美丽更是有着狂野的征服感。

    而她却是坚决地不肯屈服在他的“银”威之下。

    所以她严阵以待,努力的忽视这对自己绝对不利的状况,试着表现出坦然的态度,无言地跟他对峙着。

    忽而,她动作飞快地发动再一次的攻击——

    不过这一次,他却聪明的转而一手紧紧地抓住她一边的脚裸。

    顾西周这样意外的攻击行动,完全的出乎欧晓灿的意料之外。

    在她一时大意之下,被他从脚裸一拖,将她置于了被动的局面。

    虽然眼前的局面对她来说十分不利,但她依然不肯气馁。

    就算她全身的“武功”在他的遏制下完全不能发挥出来,可她依然努力地挣扎着,双手拼命的挥动着。

    她用尽“拼命三娘”的撒泼打法,挥动着双手狂舞,有好几次都幸运的击中他的身体、他的脸孔,甚至他的其他重要部位。

    “可恶!”他骂了一句。

    浑身的疼痛都是拜她所赐!这个恶婆娘!

    被打得非常狼狈的他,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只能奋力的拉出一根皮带来,再用全身的重量暂时将她压制住。

    跟着他将皮带紧紧地绑在她的手腕之上,然后将她拖向榻头的横杆,紧紧地打了个死结。

    就这样,她被他给绑在了大榻之上。

    哼哼!看你还怎么打我?!

    他洋洋得意地看着她。

    他胜利了。

    来之不易啊。

    “慢,如果你要对我那样,我有个条件。”虽然身子不能动了,但嘴巴还能动,她知道无法抵御他的侵犯了,索性提出了条件。

    “什么条件?”他感兴趣地问。

    “我困了,让我睡觉,明天咱们再来决胜负!”

    你在耍我吗?

    他心中大怒——这个可恶的女人,到这时了还敢与我谈条件!

    他往她身上狠狠一瞪,恨恨地说到:“不行!你没资格讲条件!”

    不过,想要战胜这女人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就算现在“绑架”告成,他也已经筋疲力尽的垂倒在她的身旁。

    “放开我!”她不相信这个男人竟会用这么卑劣的手段来绑住她。

    虽然她现在等于是完全的被他给制伏,但她依然不肯屈服的继续挣扎。

    “别再挣扎了,现在你只有两条路可行——第一条路,你可以完全放松你的神经,跟我一起徜徉在你情我爱的世界里,相信经验老道的我,定然可以满足你所有的需求;第二条路,你也可以继续努力挣扎,但这种结果只会把你全身弄得伤痕累累。”

    屁,这还叫什么选择?!

    ……

    如果不是紧咬着下唇,也许她在他这样恶意的进逼之下,还真能不由自主的声音出一点音乐来呢。

    “不错,你的忍功确实到家。”他就不放过她,而且更加过分。

    “顾西周,有种你放了我!”她对着他吼叫。

    放了?

    怎么可能?

    “放了你可以,不过有个条件——”他也开始学她。

    “什么条件?”

    “你得乖乖取悦我。”他坏笑。

    “你去死!”她怒骂。

    “我不能死!我若死了你就做寡妇了!”

    “你无耻!”

    “好吧,那我就无耻给你看!”他瞬间变脸。

    ……

    当激情退去,所有现实的情况让她意识到她不只投降于他的征服,且更加无耻地交出了自己身体语言的事实,这让她有种欲哭无泪的无奈。

    “可以放开我吗?请高抬贵手……”

    哽咽的声音,羞愧的语调,她紧闭双眼,让她免于看到顾西周脸上那种必然的自得。

    欧晓灿说话的语调,让顾西周本来十分畅快的身心霍地急转而下,甚至下到了落寞的地步——

    她到底还是不甘心啊!

    这样一想,胸中的怒意更是骤然升起,严重地损坏了他原本畅快的好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