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 他破天荒地牵了她的手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30本章字数:2085字

    林羽西很不甘地看向了顾西周。

    顾西周表情淡漠,什么都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无奈地,林羽西只有跟着付凯哥走了。

    默默地看着眼前发生的的一幕,欧晓灿原本已经平缓下来的心又一次激动了起来。

    她静静地凝视着付凯哥的背影,第一次意识到他的不普通。

    过去,她只以为付凯哥只是一个很彻底的富二代,任性,高傲,和顾西周一样自以为是。

    可是此刻她才意识到,这个富二代并非是个冷漠自私的富二代,他还非常的有正义感,且仗义。

    原来,他将自己送到这里来,然后将顾西周骗到停车场来,为的就是要让顾西周送她回家。

    甚至还替她在“三足鼎立”的状态下解了围。

    “如果你很忙的话,我可以自己坐车回去的……我是没有想到付凯哥会送我往这里来,不然我早就下车打的士回家去了。”

    暗吸了口气,欧晓灿努力的将所有委屈都小心藏起来,弯起唇,以淡淡的微笑着低声说。

    她不想勉强这个男人什么,对于这个男人,她基本不报任何希望了。

    他都已经把情妇带进办公室了;

    还对她这个顾太太没有半句解释;

    在众员工面前还表现得那么理所当然;

    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

    这叫她这个顾太太情何以堪?

    所以,没必要勉强他送她了。

    没必要勉强他为她做任何事了。

    毕竟都一年了,她从来都没有勉强过,以后也不需要勉强什么。

    想到此,她深深地吸了口气,籍以赶跑心中那深深的失望。

    “我送你回去吧!”他却说。

    话音虽然轻,但态度却是强硬的。

    送就送吧,不就是为了满足你的面子和征服欲吗?!

    欧晓灿又深吸了口气,默默地乖乖跟上。

    再说,有人送她回去就好,反正她也累了。

    “吃饭了吗?”坐到车上,顾西周第一句问。

    “没有。”欧晓灿简单地回答。

    低头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下午一点半钟了。

    大半天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无趣。

    “我们先去吃饭。”他皱了下眉头,低低的嗓子磁声而带着少许沙。

    这一把嗓音,在从前的她认为,这是性感。

    她记得当时他们第一次相见,就是因为他出口的声音将她的少女心蛊惑了的。

    她以为,她对那个叫顾西周的人一见钟情了!

    现在看来,一切都是错!

    什么一见钟情,都是自欺欺人的鬼话!

    童话就是骗人的,王子还是高贵的王子,灰姑娘还是卑微的灰姑娘。

    “我不饿。”她脱口而出。

    不是矫情,她是真的不饿,且毫无胃口。

    “我饿了。”他又皱了下眉。

    “好吧。”她淡淡地回答。

    顾太太陪顾先生用餐,天经地义。

    他开车带着她去了京市最繁华的地段。

    这个地方,他有很久不曾光临了。

    近八寸的高跟鞋先踏下车,乌黑的发丝随风扬起。

    欧晓灿抬头看向这处热闹的商圈。

    从各外墙的广告招牌可以看出这里主要是卖吃卖穿的,各式招牌也做得华美而夸张。

    重点是,这里人流很多。

    对了,这里是京市最著名的步行商业街。

    欧晓灿不仅有些纳闷了——

    正如付凯哥所说的,最近顾西周夫妇可是红得很,记者到处想要围堵他们夫妻做访问。

    可是,顾西周他怎么就要挑这种地方呢?不怕会被人盯上吗?

    犹豫着,欧晓灿转头看向那已经往她走近的男人,表情显得很有些牵强。

    相反,顾西周却正常多了。

    他沉静地走到她的面前,微低头与她对视了一下,目光移到了她的脚上。

    他剑眉皱了皱,旋即又舒开了,问到:“你怎么穿这么高的鞋子?”

    她怎么会想到他会带她到步行街来呢?

    最近她可是臭美得很,一直都在练习穿高跟鞋,跟越高越好。

    虽然穿着高跟鞋很累,但她却发现自己现在风情万种了不少。

    难道他不喜欢吗?

    “哦,我觉得穿起来好看。”低头看了眼高得有点过份的鞋子,欧晓灿咕噜着说了一句。

    这鞋子她也是昨天才添置的。

    小江化妆师说,女人要有女人的味道,高跟鞋,脂粉,香水,优雅的衣装,哪一种都不能少。

    “我记得你以前都不化妆,脸总是干干净净的。”他说。

    貌似他刚才也是点了一下头的,这是不是表示赞同呢?

    可是他又冒出了这样一句话来,不知又是什么意思?

    是褒还是贬?

    干净的脸你从不欣赏,外面的脂粉满脸你不是吻得很开怀吗?

    卧槽,我怎么老是围着他转呢?

    难道真如夏薇薇说的那样,她欧晓灿离了顾西周就活不下去了?

    欧晓灿闭着唇,不再说什么,心里想禁不住荡起了一股不服来——

    难道我就不能美吗?

    “想要吃什么?”走了几步,进入美食商场内。

    顾西周回过头来,伸手牵起了欧晓灿垂在一侧的手。

    这动作本是自然,可是在欧晓灿的感觉却是有点别扭。

    对了,不是有点别扭,而是非常别扭。

    顾西周何曾在公共场合牵过她的手?

    这该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他意欲何在?

    是对他与林羽西在办公室幽会被她发现了的忏悔?

    这样的忏悔她稀罕吗?

    或者他根本就是在众人面前做做样子,表明他顾西周还是有绅士风度的,并不是那种只知道在外面鬼混的男人,他也是很照顾家庭的!

    盯着那握在一起的手,欧晓灿先是一怔,随后五内杂陈。

    须臾才抬头,抱着无所谓的口吻,回答道:“随便。”

    随便?

    女人就喜欢说“随便”!

    顾西周皱了皱眉。

    “你就没有特别想要吃的吗?你的人生真的是什么都可以随便?没有目标?”冷冷的,他有点质问的感觉。

    意识到他语气里的不满,欧晓灿抬眸看了眼幕墙上的广告,随口说到:“澳门豆捞吧!”

    “嗯,走吧!”得到了女人的答案,那就得爽快答应,万一又反悔了呢!

    女人都是善变的动物。

    顾西周的手从欧晓灿的手中抽出,但却不是先走,而是搂上了她的腰。

    然后笔直地往着其中的一台商场电梯而去。

    他搂上了她的腰?

    有没有搞错?

    是的,没错!

    破天荒啊……

    他这是要搞哪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