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章 他在等着她醒来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31本章字数:2072字

    明知道时间一点一滴在过去,他已经迟到许久了,可是仍不想离开这床。

    他在等待。

    没错,他就是想等她醒来。

    他就是想知道她昨晚到底去哪里喝得这么醉了。

    不管如何,她可是他顾西周的妻子,是他们顾家的女人,怎么能在外面胡乱的喝这么多酒呢?

    最关键是,她都和谁在一起喝酒了?

    那个“于老师”究竟是谁?是男人还是女人?

    他一定要问清楚!

    这股气已经在他心里结了一晚上了,他怎么可能不解开呢?

    是的,他生气了,结婚一年之久,他第一次因为这个女人而生气。

    该死的,她若敢乱来,在外面毁了他们顾家的声誉,他就要让她不好看。

    他很清楚,这不关乎什么,只关乎于他作为男人的面子。

    就算这个妻子他不宠爱、也不在乎,却不代表别的男人可以碰她。

    “哎哟!”一股头痛让沉睡中的欧晓灿呻吟了一声,她缓慢地眨了眨眼,从酸涩的阳光中醒来。

    眼睛总算睁开了,很艰难的,她开始慢慢收拢涣散的意识……

    我……昨晚是不是喝醉了?

    想要翻身起来,却感觉浑身疲软,她又只得任由自己躺着。

    好像有双眼睛在看我……是夏薇薇吗?于飞扬……

    她的脑袋还有些迷糊,感觉自己是不是还在夏薇薇家的四合院里……

    欧晓灿缓缓转头,突然对上一束冰冷的目光……

    这束冰冷如刺刀的目光,令她狠狠地打了一个寒颤,脑子一下子就清醒了。

    顾西周!

    原来她躺在了自家的床上!

    别慌!别慌!你只是去了一趟薇薇家而已!

    深呼吸——

    一——二——三——

    咬了咬唇后,欧晓灿的心平静下来,开口道:“天亮了。”

    “不是天亮了,已经十点半了。”顾西周咬牙,冷冷地说。

    “哦,十点半?那你怎么去上班?”欧晓灿一愣,坐了起来,

    她又看了看墙上的钟,知道他没有骗她。

    回头一想,她又没搞懂了——都这么晚了,他为什么还不去上班呢?

    要知道他可不是那种浪费时间的人啊。

    在她的记忆里,他每天总是按时早起,很少有不上班的时候,就连周六周日都不例外。

    她因为不上班,常常会睡懒觉的,每当她醒来时,枕边一定是空空如也的。

    可是今天……他这是怎么了?

    她有些不解地望向他。

    “你就这么急着想我去上班吗?”顾西周语气生硬地问着她。

    我又怎么了?

    我哪里又惹着他了?

    难道是因为昨天我去参加聚会?

    可是我是事先给他说过的啊!

    欧晓灿睁着一双眼睛无辜地看着他——

    很不妙的,她感觉到明显的怒火在他的眼角凝聚。

    他生气了!好像还不轻!

    目光比往日更冰冷,更可怕。

    卧槽,不就是从顾家早走了一步吗,至于这样横眉冷对?

    “我昨天在小白楼就跟你打过报告了,我说晚一点有个约会的——”她定定地看着他说,头还有些痛,她伸手往头上拍了拍。

    “从奶奶那出来后,想着你可能在午休,所以没有打扰你——”

    欧晓灿的思路开始清晰了:“你知道的,我在那边也没人可说话的,便想着早点出去吧。刚好走到院里,付凯哥开着车出来了,我就顺便搭上了他的车,也就只搭了一段路,因为怕麻烦他,所以我上了公交车。”

    就这些,她觉得自己解释得已经很清楚了。

    可是,顾西周眼里的火气还是没有散去。

    至于吗?不就是早退了一步吗!

    “你认为这是重点吗?”他还是冰冷着嗓子反问。

    “还有什么重点?”欧晓灿挠了挠头,使劲地想——

    难道是不该搭乘公交车?

    对了,她是顾家太太,最近记者又盯着她,她跑去搭乘公交车是会造成一些麻烦的。

    “哦,是这样啊——”她仿似恍然大悟,“我是不该去搭公交车,可是京市的出租车是出了名的不好赶,打的就如同打仗一般。不过,还好,公交车上不会有记者,车上人多,不会有人有闲心瞿注意谁是谁的。”

    哼哼,这个女人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完全的避重就轻!

    顾西周冷哼了一声,沉声问到:“嗯,很好的理由!好吧,我问你,你跟谁约会了?和你一起喝酒的人都有哪些?”

    这才是他指的重点!

    重点是,她到底去了哪里?跟谁喝的酒?为什么需要关机避开他?

    无缘无故关机正常吗?

    哦,原来他是因为这个生气啊。

    欧晓灿这才搞明白过来。

    不过,她也就是去了一趟夏薇薇家,参加了一场一共只有六个人、还包括夏薇薇家人的所谓聚会,而已!

    这有什么值得他生气的呢?

    说醉酒是吧?

    她才只是第一次喝酒,而且喝的还只是啤酒呢!

    值得他生这么大气吗?

    那他夜夜笙歌,常常酒醉,她岂不是要气到口吐白沫而死?然后还要气到坟头冒烟?

    好吧,就算他是领导当惯了,喜欢查岗训人吧,我再解释一遍。

    “我……”

    欧晓灿呼了口气刚想解释,低头猛一瞅自己身上的昨天的长裙还穿着,而且已经被一夜的辗转反侧搞得皱巴巴的了。

    她伸手扯了扯裙子,却惊讶地发现,她居然没穿内裤。

    摸着光溜溜的两条腿,就像瞅见了鬼一样,眼睛都瞪圆了。

    她的内裤不见了!

    难道是顾西周昨晚趁着她醉得睡着了之际,对她图谋不轨了……

    看她疑惑的瞪着自己,顾西周也瞪着眼看着她,不说话。

    他才不会承认昨晚他因为想多了,半夜检查她内库的丑事呢!

    “瞪着我干嘛!”他恶狠狠地说,企图遮天蔽日。

    “我的裤子?”欧晓灿疑惑地皱眉,在努力的回想着自己昨天有没有做什么坏事……

    她记得她昨天一直撑到回家的,虽然头很晕,可是一直努力咬牙忍着。

    那么,就肯定没有在外面做什么坏事啦!

    说是顾西周干的吧?

    可他为什么只替她脱掉那个,却不脱掉她的衣服?

    奇怪!

    “你昨天自己蹬掉的。”顾西周怒吼。

    因为欧晓灿还在瞪着他。

    经他这么理直气壮的一吼,欧晓灿只好收回了疑惑,低头去寻她的内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