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章 他俩肯定有一腿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31本章字数:2053字

    相反,那个叫顾西周的男人,本应该时时处处保护她的丈夫,却口口声声只以“顾家的声誉”来要求她,约束她!

    就算上次对记者的说话和秀恩爱,也不过是为了做戏而已。

    “我以生命担保她……”这是于飞扬刚才说出的话!

    不是为了讨好她,而仅仅只是一个老师出于对他的学生的保护!

    欧晓灿的眼睛有点涩涩的了。

    “于老师,不要跟他们说了,他们不会相信你的话,我们快走吧!”欧晓灿拉了一下于飞扬。

    于飞扬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了,可是他一直在护着她想闯出重围啊,但谈何容易?

    看来只得动粗了!

    于飞扬自小喜欢运动,平时除了弹琴之外,他还学过一些跆拳道之类的武术。

    于是,他将心一横,一掌打开两个紧紧纠缠在他身边的记者,趁着混乱之际,扯着欧晓灿便冲出了包围圈。

    “出租!”眼尖的欧晓灿一眼就瞅见了一辆靠在路边看热闹的出租车。

    他们快速朝那辆出租车跑去。

    随着他们的跑动,后面记者也跟着追上。

    幸运的是他们动作还算快,于飞扬挟带着她很快就上车了,用力的将车门关上,把记者挡在门外。

    “快开!”于飞扬厉吼一声。

    “给你钱!”欧晓灿已经飞快的从包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来,往司机的面前一晃。

    “好,起飞!”司机瞟了一眼钱,启动了出租车。

    三人配合得相当的完美。

    出租车启动了,稍稍晚了一步的记者也不敢去挡出租车了,只能对着出租车一阵狂拍,任则他们扬长而去。

    好一出街头惊魂啊!

    不过,这一次也足够这些“无良”去写去杜撰的了——

    “刚才那个男人叫顾太太作晓灿呢!”

    “是啊!看来关系真的不简单。”

    “还有什么可诋毁的?有图有真相,还有视频为证呢!刚才那男人可是为了顾太太拼命了。”

    “是了,是了!他俩若没有一腿,那个男的会拼死护着她?哈哈,这下有好戏看了,看那个顾公子是不是会无动于衷,看看他们夫妻还怎么玩下去!”

    被挨了于飞扬一掌的记者口吻里带着幸灾乐祸。

    “好好写一篇,看看这些豪门老爷太太如何收场!”一位记者揉了揉差点被于飞扬打歪的下巴,痛快地说。

    ……

    “小姐,要去哪?”的是司机问。

    “只管开,越远越好。”欧晓灿说。

    出租车开了许久,最后被喊停,在一间寂静而偏远的小餐厅门前停下。

    欧晓灿将几张百元钞票递给了的哥。

    的哥高兴地说了声“谢谢”。

    一下车,欧晓灿这才发现于飞扬脸上挂彩了。

    两道触目惊心的血痕横在他好看的右边脸上,就在靠近脸下方颈子和耳朵的地方。

    不,应该是五爪痕才对,因为旁边还有三道没有这两道显眼而已。

    很明显,他脸上的这把“五爪痕”是那个女记者发的功!

    幸好不是在正脸上,否则那就恐怖了。

    “你的脸!”欧晓灿低声惊呼。

    “没事。”于飞扬用手去挡。

    “不行!我得带你去医院处理一下。”欧晓灿说。

    “不用了,不痛的。”

    不痛才怪!

    他刚才没感觉,这时才觉得脸和颈子处火辣辣地痛。

    欧晓灿瞅见了一家诊所,估到把于飞扬拉进了诊所里。

    在诊所里简单地擦药处理了一下出来,于飞扬的脸上便多了几处创口贴。

    看着他的脸,欧晓灿咬了咬唇,很是抱歉地低语:“对不起,是我拖你下水了,还让你毁了容!对不起!今天记者肯定会将你写得很不堪的。对不起!”

    接连说了几个对不起,欧晓灿这心里真是愧疚得不要不要的。

    “没事,没事!我一个大男人的,怕什么呢!”于飞扬见她如此沮丧,忙安慰她道。

    “可是,那些记者的口……”

    “是啊,我是没事,男人嘛!不过是你可要遭受不白之冤了,就因为昨天晚上我送了你回家,还被记者拍了照片大肆宣传说我跟你的关系暧昧!我只担心会影响了你的声誉,我怕你老公会误会。”于飞扬说,眉头都皱起来了,往日的一脸阳光都跑光了。

    让这样简单阳光的男人遭受不白之冤,欧晓灿更觉内疚了。

    “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了,难道你就不觉得饿吗?我可是饿到不行了!”为了不让她思想负担太重,于飞扬脸上的笑容又现江湖。

    望着眼前这张简单而善良的脸,欧晓灿也弯起了笑来,转身先走:“我们进餐馆去找点吃的吧,真的都快饿坏了。”

    看着她转身的背影,于飞扬子啊心中感叹——

    她怎么还能笑?到底在她身上都发生的是什么事啊?她的老公真的像记者说的那样?她和她的老公的关系真的是那样不堪吗?

    他对她有点无奈,更是有点心疼。

    在他看来,欧晓灿只是一个沉静的小女人而已,她没有夏薇薇那样的聪明强捍,她总是那样的隐忍而善良。

    她是个需要男人保护的女人。

    “好吧,我们进里面去吧。”欧晓灿淡淡的弯起微笑,说。

    这个地方真的算是比较安全了,差不多快是城乡结合部了。

    进到餐厅里去,坐定,没人会认识她是谁。

    因为早就过了饭点时间,坐在店里看着韩剧的老板娘甚至连头都懒得抬一下地说:“师傅休息了,没人炒菜。”

    很明显,这是拒客了。

    那一边是围追堵截的火爆,这一边是不理不睬的冷寂,这感觉令欧晓灿不禁苦笑了一下。

    “老板娘,你能随便给我们弄点吃的来吗?”于飞扬问。

    “都跟你们说过了,师傅不在,我不会炒菜。”老板娘抬眼瞄了他们一眼,低头继续看韩剧。

    “那你给我们煮点面,烧点茶水什么的总可以吧?”欧晓灿无奈地说,并起身过去往老板娘桌上放了两百块钱。

    “我真不会做啊!”老板娘看着钱,笑说。

    “随便弄点什么都行,我们不嫌弃的,就图填饱肚子。这钱也不用找了,谢谢你了。”

    “好吧——”看在她如此诚恳的份上,老板娘起身往厨房去了。